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六皇子

金兰结 项玉环 2136 2019.12.05 19:37

  “不行!你不能嫁给我!”朱慧打了个激灵,失神叫道。

  “为什么?”张思雪满腔热情被泼了瓢冷水,不死心的问道。

  “我……总之,你不能嫁给我,我一会保你安全无忧的!”

  朱慧不敢看张思雪眼神,手中长剑一扬,便与络腮胡等人打做一团,誓要带着张思雪回家。她本是女儿身,不知什么时候撩动了张思雪的芳心,让她堂堂丞相千金,宁愿自毁声誉也要下嫁于她。可她又怎么娶得成呢?为今之计,只有尽快将张思雪送回,保全她的名声,才能挽回自己无意中惹下的这段情债了。

  “朱公子,你又何必反抗呢?美人情重,可千万不要辜负啊!”

  络腮胡带着人围攻朱慧,准备将她拿下,逼迫她和张思雪成就好事。

  “朱公子小心!”张思雪站在树下,虽然被朱慧拒绝却仍心向于她。根据几次与朱辉的接触,她觉得朱辉是个侠肝义胆、古道热肠,还对女子十分尊重、温柔的正人君子,拒绝她定是为她着想,不想坏她清誉。

  几个人正打得激烈,却突然从林子里又冲出一群人来。

  “杀啊!”

  来人均是一色做工精良的青色劲装,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精干护卫。他们一出场,二话不说便举剑杀来,把络腮胡一行人砍倒在地,朱慧连忙挥剑自保,张思雪也急得大叫:

  “住手!住手!不要伤害朱公子!”

  “大家小心些,莫要惊了张小姐!”

  一个声音传来,围攻朱慧的护卫便放缓了攻势,只团团围着朱慧和张思雪。

  朱慧趁机歇了口气,连场恶斗,她的体力消耗不小。

  只见从茂密的树林里走出一位骑着白马的锦衣公子来。只见他身着天青色襦服,上锈银色暗纹,剑眉星眸,气质儒雅,在那暗纹反射的林间光线下,整个人都似拢在一团白色光晕之中,似神人下凡一般。

  朱慧皱了下眉,总觉得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

  “张小姐有礼,本宫来迟,令小姐受惊了。”

  来人下了马,彬彬有礼的向张思雪拱了拱手以示歉意,张思雪还礼道谢:“小女子谢公子援手相助。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小女子定会禀告父亲,以答谢公子之恩。”

  青衣公子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自有下人接道:“这是当朝六皇子殿下。殿下正在栖霞庄长公主处做客,听闻张小姐有难便来相助。殿下仁厚,扶危济困从不求报,张小姐不必如此。”

  六皇子秦崄缓步相前,双手扶起张思雪:“令尊张丞相为我蔡国尽心尽力、劳苦功高,本宫此举自是应当。就算不是张小姐,是其它我蔡国之民遇险,本宫也是要出手相助的。”

  张思雪感动,又结结实实行了一礼:“臣女眼拙,不识六殿下真身,请殿下再受臣女一拜,以谢殿下仁人爱民之心!”

  朱慧看着秦崄的动作,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对不起,这位……六殿下,我们以前见过面吗?我怎么总觉得你有点眼熟?”

  “大胆刁民!六殿下还未封王开府,平日深居皇宫之内,岂是你等可以冒犯?殿下,此獠挟持丞相之女,为殿下安全起见,臣等请示将其格杀!”

  说话的护卫不等秦崄回话,便呼喝一声,带着所有人挺剑而上,招招狠毒,专攻朱慧要害,明显是不想留下活口了。

  朱慧左支右绌,她先是跟踪络腮胡一行,再又接连与络腮胡斗了两场,体力还未回复。再加上这些护卫都是宫中出来的好手,功夫比络腮胡这等江湖好手低一些,却比他的手下要高,还足足有十几人一起上,不一会儿,朱慧险象环生,身上便多了好几道伤口。

  “殿下!快叫他们住手啊!朱公子是好人!是来救我的啊!”

  张思雪看得心急如焚,惊叫连连,不住为朱慧出言相求。

  “张小姐,你一遇险遭贼人劫持,这位朱公子便出现相救。此人行迹可疑,定是贼人一伙的。为免后患,还是就地格杀的好。张小姐,张夫人还是栖霞寺等你平安的消息,本宫送你回寺吧。”

  六皇子秦崄一边强拉着张思雪离开战圈,一边对着周围掠阵的护卫使了个眼色,又一批护卫加入战圈,看来是不把朱慧杀死不罢休了。

  “对了!我想起来你是谁了!”

  电光火石间,朱慧心头一闪念,忆起了秦崄的身份,

  “原来你就是上元夜想骗婚的那位白衣公子!我说你的出场方式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又想来骗婚这一套了!”

  说话间分了心,朱慧没防备,被一剑砍伤了后背。

  “朱公子说的可是真的?”张思雪睁大了眼,看着秦崄,不由心中害怕,挣脱了他的手,后退了几步,“你真是上元节那晚的白衣公子吗?”

  “贼人的话还有可信之处吗?”

  秦崄脸色铁青,右手使劲一甩背在身后,

  “之前就说过,本宫还未封王开府,宫中规矩森严,怎可能随意行走于宫外?更何况上元节宫中举行宫宴,难道本宫还会分身之术吗?”

  张思雪听秦崄说得有道理,不由脸色稍缓,放下几分对他的惧意。

  而秦崄却是恨意更深。为了避免被张思雪认出,他特意改了自己一贯的装束,连折扇都没拿,还足足过了二个多月才重新出现,却没想到还是被朱慧给揭穿了。

  “给我杀!此人挑拨离间,意图毁坏本宫清誉,定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六殿下住手!朱公子不能杀啊!”

  就在朱慧面对着几十把同时袭来的长剑无力抵抗,眼看就要毙于剑下之时,突然十几把飞刀飞来,精准的扎在围攻之人的手上。一个白衣身影从树梢飞身而下,迅如闪电一般绕场一周,伴着一道白色的剑光,围攻朱慧的护卫便倒了一片。

  “莫衍!”朱慧喜出望外,“你怎么来了?”

  “滚!”

  莫衍仍是一贯冷漠的风格。

  “你是谁?居然敢阻挠六皇子办事,不想活了吗?!”护卫头子捂着手色厉内荏道。

  莫衍没有说话,长剑抬起,直指秦崄,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殿下,此人武功高强,属下等不是对手。为策安全,还请殿下撤退。”护卫头子后退到秦崄身前,对他说道。

  “不行!今天不杀了这个姓朱的我决不罢休!”秦崄恨声咬牙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