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花神会

金兰结 项玉环 3285 2019.11.25 12:05

  张思雪第一次逛街,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有趣,想买。

  然而从没买过东西的她,居然没想到出门要带钱,身上连个钱包都没有。幸好她不是一个人,任劳任怨的二哥张宏杰在后面给她一家家付银子。

  “谢谢二哥,回去我就把你想要的那根络子送给你。”

  张思雪又拿起摊上的一张面具,开心的说道。

  张思雪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女红管家也都不错。然而她女红虽好,却不轻易出手,偶尔兴致来了,打几根络子自娱。因她心思灵巧,打出的络子别致精细,俱是外间从未见过的新奇样式,在家里很受欢迎。

  “谢了,你要是现在就跟我回家,那就更好了!”

  张宏杰翻了个白眼,不知道一向文静淑女的妹妹,为什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好啊,那二哥你再帮我把这个面具买了吧。”

  兄妹俩正说着话,突然一个男人从旁边飞了出来,在地上滚了几圈,狼狈的叫了起来,

  “救命啊!杀人了!快来人帮帮忙啊!”

  “叫啊!你叫破喉咙都没有用的!”

  一个男子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思雪眼睛一亮,连忙看去,果然见上元节救她的那位蓝衣公子,正挑起门帘,从那旁边一间挑着“赌”字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蓝衣公子,也就是男装朱慧,刚走出赌坊便看到了男装的张思雪。凭心而论,张思雪男装还是不错的,若是不认识的人看到,也只会觉得,这位公子长得真是太俊俏了,跟个女孩子似的。然而如果有人见过张思雪女装的话,很容易就能看出,这个男人是女孩子假扮的。

  没想到她居然真听了我的话,女扮男装了。

  朱慧不由的冲张思雪笑了一下。

  看到朱慧的笑容,张思雪不由的觉得脸有点发烫。她拿起面具想挡住自己的脸,忽又想起手上的面具是上元那夜蓝衣公子的同款,忙又藏到身后,想起自己现在男装,便努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朱慧走到被打男人身前,亮出一沓摁着手印的欠条来,

  “怎么,愿赌服输,万元,你欠了我一百两银子,是不准备还了吗?”

  “你……你出老千!是你故意设局害我!我……我没欠那么多银子!”

  名叫万元的赌徒躺地上瑟瑟发抖,突然爬起来,想把欠条抢走。

  “没欠那么多?那要不要我们一张一张慢慢数数啊!”

  朱慧手一扬,躲过万元,又伸出一脚将他踹了个倒仰,

  “怎么?前两天赢我钱赢得挺开心的,怎么不说我出老千?今个儿输红眼了,就开始嚷嚷了?你想得美!当老子的钱是那么好赢的吗?”

  说着又是几脚踢过去,把万元踢成了滚地葫芦。

  “这位公子……还请住手吧!”

  看着万元被打的可怜样子,张思雪想了想还是站了出来,

  “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不过是欠你一百两罢了,又没说不给,你让他回去拿钱就是了。”

  “哦?不过一百两银子,让他回去拿就行了?”

  朱慧见张思雪挺身而出,有点意外,

  “你还是问问他,身上有没有那么多钱再说吧!前天,他欠了我十两银子,说昨天还。昨天又欠了五十两,说今天还。今天欠到一百两了,还说明天还。你当我傻啊!”

  说着扭身一脚,又把万元踢出好几丈外,

  “明明没钱还来赌,妄想哪天赢钱了翻本,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啊!我叫你赌!叫你赌!欠了一屁股债了,饭都吃不起,儿子都要病死了,还他妈天天来赌坊赌钱,你怎么不死了算了呢!”

  张思雪没想到朱慧打人居然还有这般内情。她闭上嘴,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多事了。

  “饶命!饶命!好汉饶命啊!我回去就想办法借钱,明天就把好汉的钱还了!好汉饶我一条狗命吧!”

  万元抱着头在地上翻滚着躲避朱慧的拳脚,痛哭流涕道。

  朱慧正要再补上几脚,万娘子却冲了出来,扑在了万元身上,

  “好汉手下留情,饶了我相公一命吧!我们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他要死了,我们娘仨该怎么活啊!”

  “你们活不活的,关我什么事?”

  朱慧抱起胳膊,满不在乎道,

  “我只知道,你相公欠了我一百两银子,现在一文钱都还不起!怎么,你现在要还么?”

  “一百两?!欠这么多,你怎么不去死啊!”

  万娘子愣住了,回过神,举起拳头朝万元捶去,她崩溃大哭起来,

  “家里值钱的东西早被你卖完了!我辛辛苦苦帮别人缝补浆洗,一个月也赚不到一两银子。前几天儿子生病,儿子的救命钱都被你拿来赌了,我一文钱都没有,儿子差点都病死了!最后,还是医馆看我们娘俩儿可怜,才帮忙治病的。为什么?为什么家里刚有点希望,你又欠了一百两了?!你这样,叫我们怎么活啊!”

  这逼的会不会有点狠了?

  朱慧摸了摸鼻子,不说话。

  “娘子,我也不想啊!”

  万元一边躲着万娘子的拳头,一边哭道,

  “我赌钱,也不过是想赢点钱,让你过过好日子。开始确实是赢钱了,可不知什么时候,慢慢的居然输了那么多钱。前两天那钱,我知道是给儿子救命的,不该拿。可我想到儿子病了,你要照顾儿子,不能洗衣服挣钱了,全家人吃喝怎么办?没办法,我只好拿着那钱来赌两把,只要赢了,儿子治病的钱有了,咱们家生活的钱也有了啊!只是我没想到,赢了的钱又给输出去了啊!”

  “你怎么这么傻啊!你赌了那么多回,怎么还不明白,就算你赢了钱,人家也不可能让你走的啊!”

  “娘子,我明白了,可是已经晚了……欠了这么多钱,我已经收不了手了啊!”

  夫妻俩抱头痛哭着,张思雪看得恻隐之心大起,

  “公子,我看他们夫妻二个真的很可怜,你不如放他们一马吧。”

  “放他们一马?那他欠我的钱怎么办?”

  朱慧挑了挑眉。

  “他欠你的钱……就由我来还吧……”

  张思雪脸颊微红道。

  “你还?”

  朱慧上下打量了张思雪一番,摇摇头,对万元夫妻说

  “这样吧,看在这位公子的面子上呢,我也不急着让你们还钱了。这一百两,就先欠着,等你们什么时候攒够了再还也行。不过呢,万元你给我记着了,要是哪天再让你大爷我发现你又赌钱了,别怪我不客气,打断你的狗腿,让你再赌不了钱!”

  万元与万娘子喜出望外,二人对视一番,忽然反应过来,忙对着朱慧嗑起头来,

  “谢谢好汉大恩大德,万元以后再不赌了,一定洗心革面好好过日子!”

  “好!那我就等着!”

  朱慧抬脚,垫起万元磕下的头,

  “还不快滚!别让我在赌坊里再看到你!”

  看着万元与万娘子离去的身影,朱慧心里很是得意,不愧她这几天天天偷溜出来给万元下套,有这一百两巨债压着,这万元应该真不敢出来赌了吧。

  她回过头,见张思雪正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她。

  这眼神她很熟,不少边关少女,都用这种崇拜羡慕的眼神看过她呢。

  “原来公子这么做,是为了帮人戒赌,公子真是侠义心肠!”

  张思雪右手向后一甩,若无其事的打掉张宏杰拽她衣服的手,

  “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小弟张思轩,钦慕公子侠气,想与公子结识一番,还请公子赏脸。”

  “哈哈!好说好说!在下玉面小白龙朱辉是也!”

  朱慧哈哈大笑着说道,

  “江湖中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应该的,结识就不必了。萍水相逢,日后有缘再聚吧!”

  说着,一个跟斗,跃上墙头不见了。

  张思雪毕竟见过女装的朱慧,虽然朱慧对自己男装很有信心,保险起见,接触还是越少越好,早点走了算了。

  张思雪看着朱慧远去的身影,心胸激荡,果然不愧是她看上的人!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这是真正的侠士啊!

  “思雪你胆子真大,看到那当街逞凶斗恶的莽夫都不怕,还敢跟他说话。你不怕人家一言不合对你出手吗?”

  张宏杰有些后怕的说道,

  “走,回家!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你逛了!”

  “哦哦……”

  张思雪一边应着,一边又忍不住回头看看朱慧跳走的墙头,感觉好像下一刻,那个蓝衣少年,又会像他来时那样,又突然的出现在她面前了。

  “嘻嘻……嘿嘿嘿……”

  完了,自家小姐又犯傻了。

  梅香翻了个白眼。

  自从哪天小姐女扮男装回来后,就时不时的发呆,动不动还红着脸笑个不停,书也不看了,诗也不做了,画倒是画了不少,全是蓝衣公子的样子。

  梅香有些发愁。

  她知道小姐这次出门又遇到蓝衣公子了,看这样子,肯定是喜欢上了。可以小姐的身份,跟那公子是不可能的。

  按理来说,小姐有了心上人,做为丫环,她应该把这事禀报主母才对,以免将来事发,小姐处境艰难。

  但她与小姐相伴多年,和小姐的感情早已超出了普通的主仆之情,比亲生姐妹还要亲厚。她了解小姐的为人,也同情小姐这看似风光无限、令人羡慕,实则如笼中鸟雀,没有自由的生活。

  算了,小姐想怎样就怎样吧,大不了到时她陪着便是。

  这样想着,她走上前,将一套精致漂亮的衣服递到张思雪眼前,

  “小姐,这是夫人特意让人做的衣服,让你在花神会上穿的,你试试合不合身,若有哪里不妥,就让人改改。”

  “花神会啊……”

  张思雪回过神,看着梅香手上的衣服,想了想道,

  “梅香,你帮我送张帖子吧,我要邀城东柳树巷朱府朱慧小姐一起参加花神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