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朱宅

金兰结 项玉环 2174 2019.12.08 21:41

  “哈!哈!哈!”

  春光明媚,正是踏青游玩的好光景。然而城东的朱宅里,朱浩却只能看着天上的风筝干瞪眼,继续苦逼的苦练武功。

  “手上用力!没吃饭吗?身子蹲下去点,下盘要稳!”

  朱夫人手中拿着根教鞭,不时指指点点,纠正朱浩的错误。

  “夫人,休息一会儿吧,小少爷已经练了一上午,该歇歇了。”

  珠儿端着茶水、点心走了过来。

  “好,先练到这儿吧。”朱夫人看看天色,决定放过朱浩。

  “唔……”一听休息,朱浩原本绷得紧紧的身子,立即挎了下来,没骨头般拖着剑,摊在了院中的石凳上。

  “娘啊,姐她什么时候回来?我都好多天没见到她,好想她啊……”

  “想你姐?我看是想你姐带你出去玩吧!”朱夫人白了朱浩一眼,“等你姐回来你自己问她吧。我只怕啊,她在外面忙得连家都忘了吧!”

  “娘,姐她在外面忙什么啊?居然让你同意不学那些什么什么小姐教程?”朱浩好奇的问。

  “这我怎么知道。”朱夫人噎了一下,“如今啊,我也看开了,照你姐那性子,肯学那么多已经很是难道了。剩下的我想让她学也不成,她人都跑了,让我打哪儿把她抓回来?”

  “娘,你要抓谁啊?是谁跑了?”

  母子俩正说着话呢,突然墙头上冒出一颗人头来。却是朱慧想起好久没回过家,躺了两天,觉得伤势无碍,便回家来看看了。

  “姐!你可回来了!我好想你!”朱浩亲热的凑上前,搂着朱慧的腰,使出了他们朱家祖传的撒娇大法。

  “切!是想我带你出门玩吧!我才不信你这个小鬼头!”做为同样精通撒娇大法的朱氏一员,朱慧才不会被朱浩的糖衣炮弹打倒。

  她嫌弃的揪着朱浩的衣领,把他拎到了一边,然后自己亲热的拉住了朱夫人的胳膊,左右摇摆,

  “娘,慧儿好想你呀,想得晚上都睡不着了……”

  “我信你才怪!”

  朱夫人气上心来,挥起手里的教鞭披头往朱慧身上抽去,久经朱慧姐弟洗礼,朱夫人对这撒娇大法免疫力很高,

  “说!这么长时间不回家,野哪儿去了?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吗?居然连个信息也不递,我看你是翅膀硬了,连家都不想要了吗?!”

  “娘!娘!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这不是……不小心忘了吗……哎呀!”

  朱慧连忙躲闪,却因身上伤还未好,不小心被朱夫人一鞭子抽在背上那道未愈合的伤口上,不由的痛呼出声。

  “姐,你怎么了?”朱浩奇怪的问。通常他姐和他娘要这样你追我打好一会儿,才会分出胜负,这次怎么这么快了?

  朱夫人也停下动作,看了看手中的鞭子,疑惑的望着朱慧。

  “没事没事,不过是昨晚没睡好,咯着背了。”

  朱慧扭扭脖子,做出一付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将一个小包袱丢在朱浩怀里,

  “给,这是姐给你带的玩具,拿去玩吧!看姐对你多够意思!”

  “哎!谢谢姐,你可是我亲姐!”见着玩具,朱浩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娘,我回屋去了!”

  “去吧。”朱夫人点点头,一把拉住朱慧的手,“跟我来,我有话问你。”

  进了屋,朱夫人将朱慧按在凳子上,二话不说翻开她的衣襟。朱慧没料到自己娘居然这么彪悍,一时不防,让朱夫人看到了自己身上的伤。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朱夫人面沉似水,脸色黑如锅底。

  朱慧看瞒不过去,便只好把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讲了一遍。

  朱夫人心疼的看着朱慧,想伸手抱抱她,又怕碰着伤口:“慧儿啊,你救人助人,娘都不反对,可是自己的安全一定要保护好!伤在儿身,疼在娘心!”

  “娘,你放心,你女儿机灵着呢!”朱慧拽着朱夫人的手,继续撒娇大法。

  “机灵个屁!”朱夫人甩开朱慧的手,恨恨道,“我还不了解你?一冲动起来,就不管不顾只管闷头往前冲!这次要不是那位莫衍大侠,你死哪儿了娘都不知道呢!”朱夫人越说越气,手指狠狠的点在朱慧头上。

  “娘,女儿这不是情况紧急,再不出手,那张小姐恐怕真要自尽了嘛……”朱慧拉着朱夫人的手指,嘟起嘴继续撒娇。

  朱夫人看着朱慧这赖皮脸的样子,却拿她没办法。这女儿是他们自己教成这样的,还能塞回去不成?

  朱夫人再次甩开朱慧的手,背过身坐到一边:“你不是说要帮万家报仇吗?报得怎么样了?”

  朱慧闻言,心虚的低下头:“还……没呢……快了,快了……”

  “嗯?”朱夫人疑惑的回头看向朱慧,“不过是一个小赌坊而已,照你的手段,放火闹事、甚至去把那个赌坊赢到你自己手上都不是问题。怎么到现在还没解决?”

  “是这样的,我和莫衍发现,这赌坊背后还有人,准备把那背后之人一块拿掉。要不然这个赌坊开不成,他们还会开另一个,徒劳无益。”

  “说的有理。”朱夫人点点头,“那你们现在进行到哪儿了?要不要娘帮你们一把?”

  “不用不用,我们已经拿到了证据,莫大哥说他会解决的。”看到朱夫人语气和缓,朱慧忙凑了上去,“娘,女儿还有一件事想跟您说……”

  ——————

  张府门外,一个身穿青色士子服的身影徘徊了好一会儿,终于走上前,叩响了张府的大门。

  “这位公子,您有什么事吗?”

  张府的门房都是久经锻炼的人精,不管来访的是什么人,他们都会彬彬有礼做好张府的门面。至于那些嚣张跋扈、口无遮拦之辈,早被张丞相给刷下去了。

  “我是贵府二公子张宏杰的好友秦武,知道二公子刚刚春闱归来,特意前来拜访的。”

  秦峼压下心中的急躁,一派云淡风清的文人风范。

  “公子可有拜贴?”门房问道。

  “这个……并无……哎!等等!等等!”眼前张府的大门就要关上,秦峼也顾不得矜持了,“你去跟你们二公子说一下,就说秦武上门拜访,他一定会见我的!要是今天我见不了贵府二公子,回头你们公子怪罪下来,可别怪我事先没跟你们说!”

  那门房隔着门缝仔细打量了秦峼一遍,觉得这人衣着不凡,身上气质也不像是那种冒名上门打秋风、攀关系的,便丢下一句“等着”回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