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民告官

金兰结 项玉环 2031 2019.12.09 23:57

  “梅香见过五……五爷……”

  梅香心里叫苦,拱手做了个揖。

  刚刚习惯性就行了女子礼仪,若是不认得的就罢了,偏是个认识的。要是因此知道了自家小姐女扮男装的事,传出什么话来,那就糟了。

  “梅香,你怎么在这里?你家……思轩公子怎么好久不见了?她最近怎么样?”秦峼问道。

  “我家公子……最近病了,对,因此出不了门,我才出来帮她探望一下万家。”梅香低下头,心虚道,“那天万家出事,我们公子一直挂念着,所以让我来看看宝儿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哦?那你们公子现在病情如何?可否方便我上门一探?”秦峼急切的问道。

  “不用了不用了,”梅香连连摆手,“公子只是普通的风寒,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五爷不用探望……”

  “哦……”秦峼很是失望。

  梅香已是不敢再跟秦峼谈下去了,匆匆丢下一句还要回府照顾公子便离开了,徒留下想多打听一些“思轩公子”近况的秦峼。

  望着梅香的身影叹了口气,秦峼继续向万家走去。

  能在这里遇到张思雪的贴身丫环,说明他守着万家是对的,张思雪对万宝儿有怜悯之心。唉,这样善良美好、怜贫惜弱的女子,太少见了……

  ——————

  武安府大堂上,赌坊案的一干被告也都到了。

  鲁文耀先请贾延在堂下坐了,再向众人解释道,

  “今日尔等状告贾大人诸多罪名,然而如今案情还未理清,贾大人仍是官身,可列席旁听。

  贾大人,如今有武安百姓告你徇私枉法、纵容下人私设赌场等罪,因此请你到案问询,还请贾大人配合调查。如贾大人罪名落实,便请恕本官国法难容了!”

  说到最后,鲁文耀脸色一板,一身正气。

  “哼!本官为官多年,一向为国为民尽心尽力,小节或许有亏,但决不会有鲁大人所说之事发生!”

  贾延端坐在椅上,也是义正辞严,

  “若鲁大人查出本官有任何违反国法之事,尽管处置便是。但若是本官被人所诬告……鲁大人,也请依国法,按反坐之罪从严论处吧!”

  “威~~武~~”

  “咄咄咄咄!”

  衙役唱班,杀威棒响后,鲁文耀再次升堂了。

  看着那贾延老神在在的样子,朱慧心里涌起了一详的预感。

  “上次我们在贾府拿证据你交上去了吗?那个应该能定贾延的罪吧!”朱慧悄声在莫衍耳边问道。

  “证据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莫衍回答。

  朱慧稍稍放心,继续看武安府尹断案。

  此时因抓获了李二、贾管事,衙役们还顺带搜出了一堆账本呈在堂上。

  “贾大人,如今人证、物证俱全,这李二借你贾大人之威,开设赌场,聚众赌博,设局诱骗赌徒钱财,迫得堂下赵老四、孙婆婆、刘寡妇等家破人亡。得来的钱财代借你府上贾管事之手送给你,同时李二也借着你的官威,恐吓赵老四等不敢报官。这私设赌场、徇私枉法、搜刮民脂民膏等罪名,你可抵赖不得了!”

  “哼!鲁大人说的罪名,本官一律不认。”贾延依旧面色如常,抱拳向鲁文耀道,“本官为官一直兢兢业业,从来不敢徇私。大人若不信,尽可去我府上搜查一番,看我府中财物与我官职可有不符之处?今日在这里,我只认一条理家不严之罪。”

  贾延狠狠拍了椅子扶手一下,盯着跪在地上的贾管事道,

  “好你个贾福!因我官务繁忙,无心打理府中琐事,念在你跟我多年的份上,将我贾府外务交予你来打理。你是如何欺上瞒下,背着我和那李二勾结,开设赌场,做尽那丧天良之事的,还不给我快快道来?!若再有一丝隐瞒,你全家上下别想安全离开我贾府!”

  “大人!小的招啊!这事儿都是我一个人猪油蒙了心,瞒着我家大人做的,与我家大人无关啊!”

  那贾管事伏在地上痛哭起来,很快便将自己与李二的来往都交待了出来。在他的话里,他是因为养了一个外室,花消巨大,为了钱财,才与李二联手开设赌坊的。

  因为贾管事顶下了所有的罪名,这个案子自然与贾延无关。因此贾延只认了个家门不严的罪过,被罚了银子交给原告做为赔偿。然而作为原告的赵老四、孙婆婆等人,却因为诬告了朝廷命官,被押入了大牢,只等刑部批文过后,便要被发配边关了。

  “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一定能把那个贾延给拿下的!现在怎么成这样了?”

  武安府外,围观的群众渐渐散去,对着案情议论纷纷,有的认为贾大人真的是被冤的,有的认为此案还有内情。普通来说,对武安府尹的表现没有恶感,就算是认为还有内情的,也觉得府尹大人被那个姓贾的贪官给蒙骗了,希望鲁大人能早日查清真象。

  而朱慧怒气冲冲,不待人群散尽,便拉着莫衍愤怒的问道,

  “那贾管事明明是受贾延所指使,每次收的银子都交给了贾延,贾延自己还有另一本账做证。你为什么不把证据拿出来?非要让那些无辜百姓受牢狱之灾?他们可是你让钱发一个个找来的!是听说可以为报仇才鼓起勇气告上来的!赵老爹还为此受了二十棍刑,差点连命都搭上了!你就是这么回报他们的信任的?莫衍,你真让我失望!”

  钱发也眼巴巴看着莫衍,心中满是疑惑。旁边站着的万宝儿,若不是早被莫衍点了穴道,这会儿恐怕会直接冲上去揪着莫衍问了。

  “你以为以民告官是这么容易告下来的吗?”莫衍面色仍是一片冰冷,“我跟你说过,会为万家报仇,让贾延自食其果,就一定会做到。现在,只是一个开端而已。要拿下贾延,就要把这事闹大,让他背后之人保不得他。如今,我们只要再找一个有身份地位之人,把证据给他,让他把这件案子再往上捅,最好能上达天听,那就行了。”

  “上达天听?有身份之人?”朱慧半信半疑,“那你的计划是什么?”

  “朱公子,莫大侠,宝儿姑娘家的案子审完了吗?那赌坊是不是被关了?”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朱慧看向来人,眼睛突的亮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