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储秀宫

金兰结 项玉环 2134 2019.12.07 18:05

  储秀宫里处处轻纱软账,布置得十分精致典雅。雕琢成莲台形状的香炉里,飘着袅袅的轻烟,那清新淡雅的香气久久不散。

  杜贵斜躺在贵妃榻上的美人,伸着十根如玉般细腻白嫩的手指,任由宫人们将那染着寇丹的指甲再打磨得更加精致唯美。

  “儿臣拜见母妃。母妃今日安否?”

  秦崄由宫外大步进来,向杜贵妃行了一礼。

  “安。”

  杜贵妃懒懒起身,身边的宫女们忙伸手扶持,早有识眼色的,已端过一张锦墩放在秦崄身后。

  “坐吧。”杜贵妃随意伸了伸手,示意秦崄坐下。纤纤玉手收回时,自有宫人将温度正好的茶盏递上。

  “我儿今日做什么去了?怎么这么大的火气?”杜贵妃瞄了秦崄一眼,端着茶盏抿了一口问道。

  “哼!还不是那个张思雪……”

  “啪!”

  杜贵妃忽然放下手中的茶盖,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阻止了秦崄未尽的话。

  周围的宫人都是经杜贵妃调教多年,听到声音,便弯腰行了一礼,识趣的都退下了。

  待宫人都退出后,杜贵妃才颔首示意秦崄继续。

  “母妃,儿臣得到消息,今日张相之女张思雪欲往栖霞寺上香,大哥想派人劫持张小姐,坏她名节,让她不能嫁给三哥做太子妃,以破坏三哥与张相的联盟。于是儿臣想从中渔利,从大哥手上救下张思雪,之后以救命之恩相挟,必能得张相支持。这样儿臣得一助力,夺嫡就有望了。”

  “计划很好。然后呢?”杜贵妃却不为所动,媚眼一扫,似笑非笑。

  “哼!没想到遇到了个搅局的!”秦崄恨恨的拍了下桌子,“那个姓朱的小子,上元灯会上便搅了我的好事,没想到这次居然还敢出现!要不是他,那张思雪便跟着我走了!”

  “所以,你忙乎这么一场,什么结果都没捞到?”杜贵妃嗤笑一声,继续品了口手中的茶。

  “怎么没有?我……我回去便将那张思雪宁愿跟着一江湖草莽私奔也不要张家的事好好渲扬了一番。有了这等好名声,那张小姐宁是做不成太子妃了!”秦崄咬牙道。

  “呵,你想得太简单了。”杜贵妃摇摇头,冷笑道,“那张家小姐已经安全归家了。至于你所说的私奔一事,无凭无据,谁会信你?即便张小姐真的心有所属,只要她一日是张相之女,太子也要娶她为妃。而你,做了这么些事,甚至不顾自己皇家的体面,上元夜亲自设局哄骗张小姐,今日更是直接对张夫人出言不逊,除了让自己惹了满身骚,得罪了张府上下,你又得到了什么?”

  “母妃……你……都知道了?”秦崄讪讪道。

  “不止我,恐怕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杜贵妃横了秦崄一眼,“你道上元灯会张小姐遇险之事为何没有下文?张相为何不再追究?那就是因为人家已经猜出是你了!你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呢!”

  “那……那我现在怎么办……”秦崄有点脸红,“这事……不会所有人都知道了吧……”

  “现在知道不对了?做时怎么不多想想自己的身份!”杜贵妃一指戳在秦崄额头上,有些恨铁不成钢。

  她这个儿子,相貌才学人品都有,可就喜欢投机取巧,做什么事情,都想有个捷径小道。却不知小道走多终遇险,不如大道堂堂正正得人心。

  “母妃……”秦崄拽着杜贵妃胳膊撒起了娇。

  “好了好了,”杜贵妃无奈,终归是自己最宠爱的儿子,总要由她来扫尾,“除了我,恐怕就张相猜到了,其它人都不知道。这下不用担心在兄弟面前丢脸了吧!”

  “是!儿臣谢母妃援手之恩!”秦崄夸张的向杜贵妃行了个大礼。

  杜贵妃摇摇头,拿这个儿子没办法。

  “不过这次你行事太过鲁莽,已经得罪了张相,恐怕不好办了。”杜贵妃叹道。

  “那……儿臣现在该怎么办?”秦崄回忆了一下自己的作为,不禁脸红了起来。不管因为何故,在张夫人面前说她女儿张思雪的坏话,哪个当父母的还对他有好感?

  “母妃,张相那边,还能挽回吗?”秦崄问道。

  “不过流言诽语,还伤不到张相这个老狐狸,日后慢慢弥补罢了。不管怎么说,你救了张小姐也是事实,过几天找个机会,你向张相道个歉,把话圆过去就行了。”

  对于秦崄的担心,杜贵妃并不在意。

  “不过你大哥怎么突然对张小姐出手,这其中有什么内情吗?”杜贵妃问道。

  “哦,大哥那里暗线传来消息,说是他手下一个武官被三哥策反了,大哥想报复,就有人出了这主意。”

  “呵,这出主意的人真有意思,到底是想帮他呢,还是想害他?”杜贵妃笑了。

  ——————

  “老爷!”

  张府书房里,张夫人正对着老神在在的张丞相发脾气。

  “今日思雪受了这般大的委屈,还要被那六皇子如此诋毁,要不是后来找到了她,那六皇子的阴谋就成了真。到时思雪的名声没了,你堂堂相爷的面子也没了,你怎么还一点都不着急啊?那可是你亲生女儿!”

  “急,我怎么不急?家里的家丁、护卫不都去栖霞山找那群匪徒的踪迹了?我还交待过武安府尹,不但要将人捉拿归案,其家属亲眷也要重罚。你放心,我不会让思雪受委屈的。”张丞相拈着颔下那缕细细的胡须回道。

  “那六皇子呢?他那么败坏思雪的名誉,就这么算了?”张夫人不甘。

  “放心,六皇子年轻气盛受不了委屈,一时失言而已。贵妃是个明白人,要不了多久六皇子会来道歉的。”张丞相微微一笑。

  “那这流言……会不会让皇后不喜?”张夫人最担心这个,“要是万一让太子听到了,咱们思雪还怎么做太子妃啊!”

  “早着呢!”张丞相放下拈须的手,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不着痕迹的白了张夫人一眼,“陛下龙体强健,各皇子日渐长成,未来归属还未定,思雪的终身你还是别太早操心了。”

  “你……”张夫人气结,但拿张丞相没办法。

  她是个妇道人家,眼光有限,只知道如今太子地位稳固,将来登基十拿九稳,不趁早占住太子妃的位置,以后就难再出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