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和好

金兰结 项玉环 1069 2020.01.07 23:54

  “铃儿!”莫衍回过头,瞪了铃儿一眼,但他耳后那一丝红晕出卖了他的内心。

  “怎么了?为什么不要我说?!”铃儿回过头,也凶狠的瞪了莫衍一眼,“大师兄,你都二十多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很多事情,不要光做不说好不好?你还真想半身一辈子吗?”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莫衍冷哼着,背过身,脸更红了。

  “朱姐姐,我大师兄人很好的,就是冷冰冰不会说话。你不要生他气了。”铃儿眨巴着眼睛说道。

  “我……我没有生他气,”朱慧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我只是……只是暂时还不想考虑这些问题……”

  “可是……朱夫人不是一直盼着你出嫁的吗?”铃儿问道。

  “这个……我娘是这个说啦,但我可不想老早就嫁了人,然后呆后院里相夫教子过一辈子。我自小当男孩养大,也想像男人一样,做点什么成绩出来。”朱慧脸上一红,有些不自在的回道。

  自从莫衍叫破她的身份,那么知道她家的事也很正常。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觉得自己的隐私被人侵犯了。

  “哦……”铃儿有些失望,“那朱姐姐想做出什么样的成绩?”

  “不知道。”这个朱慧回的很快,“反正,我不要像其它女人一样,嫁了人,就再也不能出门,然后一生就被锁在了后院。我要像其他男人一样,他们能做的,我也要做,还要做得不比他们差就行!”

  “哦……”铃儿懵懵懂懂的点点头,扭头看了莫衍一眼。在她的思想里,女孩子不都要是嫁人的吗?为什么朱姐姐说要和男人一样?不是很奇怪吗?

  “你的想法很好。”莫衍却点了点头支持道,“虽然男女之间天生存在差别,但我从不认为,女人就要低男人一等。真正能区别人不同的,在于品格和性情。”

  说道这里,莫衍很难得的赞赏的看着朱慧。

  “是吗?哈哈,那我就不客气的当你在夸我了!”朱慧摸着头,不好意思的呵呵笑了起来。

  从这时起,两人又恢复成朋友的关系了。

  尽管对莫衍的身份,还有做法还有些不赞同,但难道遇到一个知道自己身份,还对自己颇为赞同的人,朱慧按下心中那一点不舒服,选择对莫衍的行为不发表看法。而莫衍也不再提让朱慧回家待嫁的事了,两人都默契的维护起这段来之不易的友谊。

  至于遇端午节需要女装的时候,朱慧的第一反应不是自己的手下钱发来充数(可怜的钱发,至今还不知道自己老大是女的),却是让莫衍来帮忙,里面有没有其它意思……

  朱慧表示,这怎么可能?明明是莫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由他出面,不用担心身份被拆穿才选的嘛!

  莫衍很爽快答应了,铃儿也要求同行,理由是不想一个人孤零零呆家里,还想随便看一下真正的宝儿是什么样的。

  朱慧也答应了。她觉得,宝儿和铃儿年龄相近,却因为家里的变故,没有铃儿这样机灵活泼。如果有铃儿这样的朋友,宝儿应该会很开心吧。

  ——————————

  到了端午节这天,朱夫人一大早,就带着朱慧、万宝儿、朱浩出了门。

  高罗河沿岸,早有人事先搭好了各种彩棚,提供租赁业务,供京中百姓游玩之用。这些彩棚,自龙舟赛起始点到终点,沿着高罗河绵延分布的上十里。离终点近的好位置,自然是被京中的贵人们占据了,其他人只能从起点开始,看自己荷包的多寡来选择观赛地点了。

  沿河的道路两旁,还有很多看准商机的小生意人,趁机贩售各种应节的商品,什么艾草、菖蒲、五彩线、香囊等应有尽有,看得人琳琅满目。

  莫衍早已经订好位置,在整个赛程中后段的地方,虽不是终点,但也很看到比赛最激烈之处,很是抢手。

  马车由莫衍派人领路,很顺利的抵达预订位置。

  朱慧探头看了看彩棚四周的把守之人,才慢慢有了莫衍不是单枪匹马,也算一方势力首领的概念。

  说是彩棚,其实都很简陋,不过几根柱子搭成,四周围上布幔,弄个顶棚,里面再放上桌椅即可。即用即拆,方便的很,反正一年也用不了几次。

  不过看这个彩棚的柱子粗细,布幔的用料讲究,这个棚子不像是随便搭起来的,与朱夫人一开始打算的随便租一间,只讲实惠看下热闹的目的好像有点不符?

  朱慧瞄了朱夫人一眼,默不作声的扶着朱夫人下了马车。

  为了今日与思雪的相见,朱慧难得一大早好好打扮了一下。修好了眉,抹白了脸,画了花钿,上了胭脂,涂了唇脂,头发也不再是平日里的马尾,挽成了京中女子时兴的样式,插上了花钗和步摇,身上穿的是一件浅蓝色长裙,外罩一层薄如蝉翼的纱衣。

  这样看起来亭亭玉立,娴静淡雅的模样,真是好一个让人见之忘俗的名门闺秀,决不会让人联想到她还是个能叉腰翘脚、满口脏语,流连于于市井之间的假小子!

  莫衍和铃儿等在门口,初看到朱慧这模样时,就有些愣住了。铃儿连问了领路之人好几声,才确定没有接错人。而朱慧却借着面纱的遮掩,冲他们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时下男女之防虽严,却主要是高门大户讲究的多。对那些日夜为生计操劳的百姓来说,吃到嘴里的饭,比那些所谓的名声要实际。因此,虽然少,但街上还是有女人出现。只不过家有余力的人家,基本上都不会让家中女眷抛头露面,即便出门,也都要用面纱、幕离、帷帽等物遮掩容貌,还会由家中男性陪同。

  今日出门,朱慧便系了条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莫衍正在发呆,被朱慧白眼一翻,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下,走上前来,

  “朱夫人,朱小姐,在下莫衍,是朱兄的朋友,今日就由我代朱兄招待各位了。”

  “那就有劳莫公子了。”朱夫人眯起眼,上下打量了莫衍好几遍,才笑眯眯的放过了他,“我那儿子不成器,整日飞扬跳脱没个正形,有莫公之这样的人才为友,我就放心多了。”

  “娘!”朱慧扭着身子不依。自从和朱夫人说起今日由莫衍招待他们一家时,朱夫人便一个劲儿打听莫衍的情况,那样子恨不得马上把她给嫁出去得了,让朱慧感觉很是不爽,好像自己没人要似的。

  “好了好了,都进去吧,别在这儿挤着了。”朱夫人敷衍的拍拍朱慧的手,扭头招呼万宝儿和朱浩下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