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决定

金兰结 项玉环 2138 2019.12.26 12:05

  张丞相事务繁忙,经常夜半才回,张府众人又都有自己独立的院落,因此都是各自用餐,需要时才聚在一起。

  张思雪在净心阁里陪着张宏杰,直到用过晚餐,才等到了张丞相回府的消息。这还是因为今日张府有事,为张二公子中状元举办喜宴,康平帝特意嘱咐,让张丞相早日回家的。

  “二哥加油!”

  在张思雪的鼓励下,张宏志鼓起勇气去找父亲。

  张思雪关心结果,便一直待在净心阁里等张宏杰的消息,没有回自己的醉心楼。

  “二哥,你和父亲谈得如何?”

  看到张宏杰回来,张思雪连忙迎上去问道。

  “思雪,我和宁小姐怕是无望了……”张宏杰失魂落魄的走进门,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玉佩来,玉质细腻通透,上面雕了枝小巧的素馨花。

  “思雪,麻烦你将这块玉佩还给宁小姐吧……我与她既然今生无缘,就不要留着这东西,给她惹麻烦了……”张宏杰不舍的将玉佩摩挲了几下,才递到张思雪身前。

  “二哥,还玉佩的事不急,你到底是怎么和父亲说的?你和宁姐姐门当户对,为何父亲不同意你们婚事?如果是怕有欺君之嫌,只要两家事先对好说辞,不就行了吗?”张思雪关心的问道。

  这两个,一个是她关系亲密的哥哥,一个是她志趣相投的闺中好友,俩人若能成就好事,她十分乐意。

  “思雪,事情哪有我们想得这样简单啊,我的婚事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还关系着我们张家的未来。”张宏杰沮丧的摇着头。

  “这怎么说?”张思雪疑惑道,“二哥,父亲说了什么,你快告诉我吧!”

  张宏杰抬起头,张丞相的话好像又回响在他耳边,

  “父亲说,如今皇上年老日衰,众皇子日渐长成,朝中势力大致分为四部分。一派以太子为首,占着太子名份,追随者众多,势力最为强大;一派以六皇子为首,有着贵妃多年经营,势力次之;第三派,便是以父亲为首的保皇党,只效忠于皇上;最后一派,便是包括大皇子等在内的中间派,这些人因为各种原因暂时不在这三派之内,虽然高官不多,却基本上包括了大部分的中低层官员。”

  “那御史大夫宁大人是属于哪一派的?”张思雪问道。

  “太子一派。”张宏杰苦笑道。

  “派系不同,便不能婚嫁吗?”张思雪皱起了眉。

  “父亲没说不行,他只说,我若娶了宁家小姐,便代表着我们张家转投向了太子。若陛下追究起来,父亲这相位便要坐不稳了,到时我们全家,恐怕都要受牵连了……”张宏杰低下头,长叹了口气。

  “咦?不对啊!母亲不是一直暗示,太子要纳我为正妃的吗?”张思雪蹙起了眉,“家里传了这么久,怎么父亲从未说过有任何不妥呢?”

  “我也问了父亲此事,”张宏杰抬头看向张思雪,“父亲说,正因为陛下不可能让太子党与保皇党联合,所以你的婚事一直只是传闻,从未确定下来。要不然那怕你年龄再小,皇后也会请动圣旨,先将你的婚事给定下来了。”

  “那皇后娘娘三天两头给我赏赐,还弄两个嬷嬷放我身边……”

  “那只是皇后一厢情愿,她这样做,是为了提前声明你的归属,让其他人不敢事先定下你的亲事。待时机成熟之时,再借由你的婚事,拉拢父亲及保皇一派。皇后对你虎视眈眈,那怕让你嫁不出去,也不会让你有嫁给别人的可能。”

  “碰”张思雪一掌拍在桌上,“我明天就跟母亲说,把这两个嬷嬷送回宫里去!”

  目光一转,张思雪又看向张宏杰,“那,二哥,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呢?就这么放弃了吗?你决定遵从从父母,娶杜小姐为妻了吗?”

  “不然要怎么办?父亲他没有答应啊!”张宏杰抱头痛苦道,“父亲不可能将我们张家的未来都败在我的手上!”

  “可父亲也没拒绝吧……”张思雪窥着张宏杰神色问道,“至少父亲没有明确的说,你不能娶宁小姐为妻吧……”

  看着张宏杰皱眉思索的样子,张思雪心里更有把握了,

  “二哥,从你刚才说起父亲的话,我便觉得有些奇怪。好好的,父亲为什么要提起朝中局势?不过是一对小儿女的婚事罢了,就算其中一个是相府公子,一个是御史千金,在父亲眼里,正就能上升到我们张府生死存亡的高度吗?

  父亲执掌相位十几年,不知经历了多少的风风雨雨,我不相信他连这点危机都应付不了。他将事情说得这么严重,却又不完全定死,恐怕,还有考验二哥的意思吧。”

  张思雪说着说着,点了点头,“二哥,我相信父亲这十几年来对我们的疼爱是真实的,我想,在他的眼里,自己儿子的幸福还是很重要的。

  不过若二哥你对宁小姐的感情,只是一时情热,遇到点阻力便能放手的那种,那二哥还是就此放弃了吧,免得误人误已。”

  张宏杰听着张思雪的分析,不由的皱着眉头细细思索起来。好一会儿之后,他眉目舒展,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思雪,你说得对,我向父亲表明对宁小姐的心意时,父亲并没有说我能不能娶宁小姐为妻,而是向我讲解了朝中的局势,还说要我自己决定娶是不娶。我想父亲的意思,应该和你说的一样。而我……”

  张宏杰低头看向手中的玉佩,

  “我心中实有不甘。那位杜小姐,我虽未曾见过,但想来,身为礼部尚书之女,她也应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吧。只可惜,自我那日杏花林中对宁小姐惊鸿一瞥之后,我心中便已放不下她了。

  人这一辈子,遇见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我不想和父亲、母亲一样,守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就此相敬如宾的过一生。

  我想为自己的幸福努力一把,那怕最后还是不能和宁小姐在一起,也好过像个懦夫一样,什么都不做,就此抱憾终生。”

  “说得好!”张思雪鼓起了掌,“二哥,我支持你!若我们事事都听长辈的安排,那我们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我才不要做别人的提线木偶,我想过我自己的生活,为我自己的未来而奋斗!

  二哥,我会帮你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