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贾爷

金兰结 项玉环 2232 2019.12.02 12:05

  “怎么会呢?妹妹待我的心意,姐姐我一定铭记于心呢。”

  张思雪笑了笑,借着与张思萱的对话,平复了一下心情,走到张夫人身前行了个礼,

  “女儿给母亲请安。今日女儿在园子里赏花,一时兴起,忘了用饭,让母亲担心了,是女儿的错。”

  “你今日真的只是在张园赏花,没别的事吗?”

  张夫人沉着脸问道。

  “母亲,女儿平日便经常在园子里游玩,这次不过是时间久了点而已,母亲认为女儿能有什么事?”张思雪抵死不认。

  “那可不一定。”张思萱撇了撇嘴,“说是在园子里,谁看到了?便是与人私会,也是可能的。”

  “慎言!”张夫人拍着坐椅扶手,冷冷的看了张思萱一眼。

  “母亲息怒,是女儿说错了。”张思萱低下头,仍不甘道,“不过姐姐无缘无故在园子里失踪好几个时辰,这里面一定有蹊跷。姐姐不说,母亲把梅香好好审一遍,一定能问出话来!”

  “如何行事,无需你来过问。”张夫人摆了摆手,“你下去吧。”

  待张思萱等人都退下后,张夫人才叫张思雪起了身:“思雪,告诉母亲,你今天到底做什么去了?”

  “母亲,我今天真的就在园子里,哪儿也没去,什么事都没做啊!”张思雪眨眨眼,“母亲,难道你宁愿相信二妹,也不相信我吗?”

  “胡说什么,母亲最疼的不是你吗?”张夫人爱怜着摸了摸张思雪的头,“不过,思雪你要知道,你的身份不同一般,未来前程大好,千万不能做有损闺誉之事,不然将来,影响的不止是你一人,还有我们全家!”

  “是……女儿知道了……”张思雪闷闷道。

  “别不开心了。”张夫人伸手刮了刮张思雪的鼻子,“母亲知道,你自小便心高气傲,想要个如意郎君。只是,思雪,生在咱们这种家族,什么时候婚嫁都不可是由自已做主的。看母亲和你父亲,不也是过了这许多年?”

  “那母亲你过得开心吗?”张思雪问道,“看着父亲后院里的那些姨娘、孩子,母亲你一点都不生气?”

  “生气?有什么气好生?”张夫人笑了笑,那笑意却未达眼底,“做为女子,为夫君纳妾,帮夫君开枝散叶,不都是应该的吗?若不做,那便是失去了做妻子的本分。”

  张夫人看着张思雪,语气严厉起来:“思雪,你要记着,你未来的夫家,是天底下最有权势的人家,你未来的夫君,也不可能只有你一个人。你要贤惠大度,拿出你世家贵女的气度来,不要纠结在情情爱爱之中。要不然,那个位子,你是守不住的。”

  “是……女儿知道了……”张思雪低头应道。

  “今日的事,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就算你真做了什么,只要没闹出来,母亲都会帮你压着。不过再有下次,母亲不会对你怎么样,但你边那个丫环,母亲是不会留着她了!”

  “你好自为之吧。”张夫人起身走了几步,回过头道,“你年岁渐大,许多事情都要开始准备了。我请了几个宫中出来的教养嬷嬷,她们会教导你一些宫中的礼仪和情况,你一定要好好学。那些诗词歌赋什么的,该放一放了。”

  “女儿知道了,谢母亲教导。”

  张思雪行礼送别了张夫人,胸中一阵憋闷,像被关进了一个黑漆漆的牢笼,什么都做不了。

  刚刚体会到了自由的感觉,这么快就要失去了吗?

  朱慧带着买来的晚饭回到了万家,顺道叫来了她刚收的那群小弟。

  在小弟们的帮助下,万家终于有了点办丧事的样子,把灵堂给摆了起来。

  好不容易劝着万宝儿吃了点东西,朱慧望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在想什么?”不知什么时候,白衣剑客来到了她身边。

  “我在想宝儿。”朱慧叹了口气,“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多少个宝儿,不知道会不会也有人帮她们一把。”

  “没用。”白衣剑客道,“帮了这个,还有下个,你帮不过来。”

  “你说的对。”朱慧裂开嘴,笑了一下,“能帮一个是一个,尽力吧。”

  “有更好的办法。”

  “什么?”

  “把赌坊和青楼都关了。”

  “咦?你说的对!”朱慧眼睛亮了起来,“没了赌坊,就不会有人去赌钱了,没了青楼,就不会有人再逼良为娼了。好,我们这就去把赌坊和青楼给烧了!”

  白衣剑客淡淡的看了朱慧一眼:“烧了还会再开。”

  “呃……是哦……那你说怎么办?”朱慧讪讪的摸了摸头。

  “让他开不成。”

  “好主意!那我们要怎么做?”

  “跟我来。”

  白衣剑客跳上了房顶,朱慧忙交待了钱发一声,跟着白衣剑客来到了赌坊。

  白天被朱慧闹得一地狼藉的赌坊已经重新整理好继续营业了。

  朱慧和白衣剑客扒在房顶,直等到半夜,终于见赌坊的管事李二拎着一个礼盒,悄悄的离开赌坊了。

  “走!”

  朱慧与白衣剑客对视一眼,便跟了上去。

  京城武安是有宵禁的。

  此时夜已深,街上黑漆漆一片,除了偶尔一队巡城司巡逻的队伍经过,再没有其它人了。

  只见李二一路沿着僻静无人的小巷子而行,不时还回头看看,目标明确,显然不是第一次出门了。

  朱慧跟着他来到城南的一条巷子,看着他敲开门走了进去,便蹑手蹑脚的跳上了那户人家的房顶,悄悄的揭开屋顶的瓦片,偷听起来。

  “今日不是对账的时候,你怎么来了?”

  屋子里除了李二,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他身上的衣服异常干净整洁,言语行动也很拘谨有礼。朱慧判断他应该是个有一定地位,但地位不高的人。

  “贾爷,我来自然是有事相求。”李二说着,递了两张银票上去。

  那贾爷接过银票看了看,收进了袖子:“有什么事说吧,能帮的我自会帮你。”

  “哎!李二先谢谢贾爷了。”李二做了个揖,喜道,“其实啊,也不是什么大事,是今天小的那里被人给砸了场子。那人武功高强,小的们不是对手,便想请贾爷在爷面前说说好话,想法子把人给做了。要不然,李二我丢面子事小,咱们爷的面子给丢了,就是大事了。”

  说着,李二将手里的礼盒打开,里面放着一尊精致的观音雕像。

  “哦?难道巡城司的人你没去叫吗?”

  “叫了,那人还去欢宜阁闹了,被巡城司给抓了个正着。只可惜遇上了微服的五皇子,就把人给放了。”

  “五皇子?”那贾爷皱了皱眉,“他是五皇子手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