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清平殿

金兰结 项玉环 2694 2019.11.28 12:05

  栖霞山上,除了秦崄、梁泰平,还有人伸长了脖子,眼巴巴的望着山下发呆。

  “张兄,在看哪家闺秀啊?”

  一个巴掌突然拍在肩上,把张宏杰手里的扇子都吓掉了。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前两日,在状元楼遇到的那两兄弟。

  “你是……”

  这兄弟俩,张宏杰不曾有机会与他们交流,因此不知他们叫什么名字。不过秦武、秦玖那天去的早,见过张宏杰与人打招呼,因此知道他姓张。

  “在下秦武,这是舍弟秦玖,我们与令弟思轩公子结识过,因此冒昧打扰了。”

  秦武与弟弟秦玖行过礼,解释了自己来意,兴冲冲的凑起了热闹。

  “没……没看什么……”

  张宏杰红着脸,捡起地上扇子,掩饰道,

  “只是在看妹妹而已……”

  “哦?不知令妹是哪一位啊?”

  秦武好奇的跟着望了过去,秦玖笑嘻嘻的说道,

  “张兄,快指给我们看看,若你家妹妹长得好,不如拿来给我当嫂子吧!”

  “不行!”

  张宏杰突然回了神,

  “婚姻之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舍妹婚事,怎可如此随便!”

  “不行就不行嘛,随便说说而已,又没当真。”

  秦玖撇了撇嘴,冲张宏杰翻了个白眼,眼神却被张宏杰手上的扇子吸引住了,

  “哎,张兄,你这个扇络子挺别致的,哪儿来的?也给我一条,让我挂剑上怎么样?”

  “不行,这是我妹妹给我的……”

  秦玖与张宏杰两人纠缠起来,而秦武此时已顺着张宏杰的视线,找到了张思雪和宁馨的身影。

  看着那花丛中比花还娇美的面容,秦武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张兄,忘了问了,不知贵府何处,怎么称呼?”

  “哦,我家就在朱雀街上,叫我宏杰就行。你们呢?”

  “朱雀街张府?”

  秦玖惊讶的叫了起来,上下打量了张宏杰一遍,看了哥哥秦武一眼,

  “莫非阁下是当朝张丞相之子?”

  “渐愧,宏杰无能,愧对家父教导。”

  张宏杰摆摆手道。

  “张兄谦虚了,你的名声,我们兄弟都是听过的,只是没想到会这般情况下结识。秦某失礼了。”

  秦武一直挂在脸角若有若无的微笑渐渐消失了,他对张宏杰态度微妙起来,不再同之前那般亲近了。

  张宏杰察觉到了,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想到对方可能是因为自己父亲的身份而起了变化,便不再放在心上了。这般因对方家世好便心生不平,故意冷落他,以显自己不事权贵、品性高洁之人,他又不是没见过。对方不愿深交,正好,他也不稀罕。

  因此,再随随便便聊了一会儿,张宏杰便找借口离开了。

  “哥,这花神会看也看过了,咱回去吧。”

  秦玖,不,当朝九皇子秦峥无聊的转着手上的剑道,

  “现在时间还早,咱们还能抽时间在街上逛一逛。好不容易出宫一趟,时间都浪费在这无聊的花神会上,多可惜啊!”

  “好,我们一会儿就走。”

  化名秦武的当朝五皇子秦峼说着,眼睛又忍不住向山下的张思雪看去。

  今日花神会,长公主安排她这些弟弟们来,用意昭然若揭。

  秦峼本来不放在心上。

  他生母宁妃不是有野心之辈,也没什么权势,凭着与御史大夫宁大人那点七弯八拐的亲戚关系,在后宫明哲保身,于皇后、贵妃两派中求得一息之地。因此,低调、不惹人注意、不参与进任何派系之争,是他一向的处世之道。

  这次的花神会,虽然是他相看未来皇妃的大好机会,可他早想过了,稳妥起见,他的皇妃到时就请皇帝赐婚就行。皇帝给他什么样皇妃,他受着就是。自已相看,谁知道那家闺秀身后牵连着什么势力,会不会带来麻烦。

  因此,他便带着宫中同为小透明的九弟秦峥一起出来游玩。他这个九弟比他还可怜,生母早逝,若没他带着,平日连宫门都出不了一步。

  只是秦峼没想到,原本以为无聊的花神会上,居然有了意外收获。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了花神会结束,朱慧跟着张思雪一起在栖凤庄门口与宁馨告别,梁红忆已跟着梁泰平先一步回京了。

  “思雪妹妹,此次一别,再次相见,怕是要等到春闱之后了吧。”

  宁馨拉着张思雪的手依依不舍。

  她长着一张圆圆的小脸,眉色稍浓,肤色也不如其他闺秀白晳,然而她双目湛然有神,浑身洋溢着浓浓的书香气质,娴静淑雅,腹有读书气自华,与张思雪皆是京中有名的才女,两人因诗文结谊,私交最好。

  “嗯,春闱将近,恐怕近来京中都不会再办什么聚会了。”张思雪叹了口气。

  “你二哥才学出众,此次春闱必能高中,我还等着喝你们张府的喜酒了。”宁馨拍拍张思雪的手。

  “好,那我就等着与姐姐相见了。”

  张思雪笑着点点头。

  宁馨临行前冲旁边等妹妹的张宏杰点点头,笑了一下,便算打过招呼告辞了。

  男女有别,就算她与张思雪私交再好,也没和张宏杰说过一句话。

  她没发现,但张思雪留意到了,张宏杰看着她的背影,手伸进了袖口,似乎想拿什么东西出来,但又放弃了。

  张府的马车辚辚而去,路边一辆不起眼的马车上,秦峼也放下了手中的车帘。

  “哥,原来你磨蹭到这时候,就为了看张小姐一眼啊。”

  马车里正坐着秦峼、秦峥两兄弟。

  “真没想到,那天状元楼无意认识的张公子,居然是张小姐假扮的,这张小姐跟还真非同一般啊!”秦峥啧啧赞道。

  “非同一般又如何,她又不是你我可肖想的。”秦峼叹了一声。

  “怎么,想想又不是真要娶她,有什么好怕的。”

  秦峥撇了撇嘴,眼睛一转,又快活起来,

  “不过想想,要是能娶这样的女子当老婆,那日子过得,应该很有意思吧!”

  秦峼狠狠拍了一下秦峥的狗头,

  “再有意思,也轮不到你!再乱说,以后不带你出宫玩了。”

  “别呀,我不说还不成么……”

  蔡国皇宫自开国百余年来不断修葺完善,宫内殿舍众多,谁都不知道具体有多少间。

  不过大致分下,以康平帝日常起居的紫宸殿为界,加上前面的勤政殿、含元殿,为前朝。

  紫宸殿后,是御花园,坤宁宫、储秀宫、慈宁宫呈品字形,分布在御花园周围,为后宫。

  后宫三大殿,分别由皇后、贵妃、太后居住。宫中大小妃嫔,也按其势力不同,居住在这三大殿旁边。

  代表中立的太后系之一,宁妃宁雅柔便住在慈宁宫附近的清平殿。虽说离紫宸殿最远,平日里很难见皇帝一面,但宁妃儿子都长大了,并不追求这些。做为母亲而言,她如今最关心的是儿子的终生大事。

  “峼儿,今日花神会上,可有中意女子?”

  宁妃入宫时年纪不大,现在儿子马上18了,还未满40,仍是风韵犹存。

  “中意女子没有,儿臣准备由父皇指婚,因此哪家闺秀都无所谓了。”

  秦峼回道。

  “话虽这样说,但若你父皇指的正妃,你能提前认识一下,也是不错的。”

  宁妃对未来的儿媳妇还是有些期待的。

  秦峼犹豫了一下,试探道,

  “母妃,今日花神会,儿子看张府小姐倒是挺不错的。”

  “张府?哪个张府?不会是张丞相府上吧!”

  见秦峼点头,宁妃皱起了眉,

  “想都不要想!张丞相位高权重,他的女儿早被皇后盯上。太子一直未娶正妃,就是为了等张府小姐长大。就算没有太子,贵妃也不会放过拉拢张相的机会,张府小姐是不可能的。吾儿,我们不是早商量过了吗?除非你父皇指婚,否则你的正妃决不在一、二品高官家选取!”

  “儿子明白。”秦峼叹了口气,“夺嫡凶险,儿子不会涉足其中的。”

  “那就好。”宁妃点点头,松了口气,“母妃不求别的,只要你平平安安,就是母妃最大的愿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