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五皇子

金兰结 项玉环 2328 2019.12.01 12:05

  “大人救命!这里有匪徒杀人抢劫啊!”

  原本委委缩缩生怕被注意到的老鸨喜出望外,大声呼喊起来,

  “咱们欢宜阁老老实实做生意,本本分分纳银子,从来和气生财不与人结怨的。今天不知打哪儿来了个大爷,二话不说就把我们给毒打一顿,还把楼子里刚来的新人给带走了。求大人做主!这人是我们真金白银买来的,也没说不让走,可这一文钱不给,还把我们给打成这样,这可得给我们个交待才行!”

  “交待?你想要什么交待?”

  朱慧看着老鸨冷冷道,

  “你们逼良为娼,生生逼死一条人命,没让你们拿命来偿,这个交待还不够满意吗?”

  “大人救命!这小子还敢当着你的面威胁我们,这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啊!”

  “呵!还真是胆大包天,弟兄们,都给我拿下了!”

  带头的巡城司校尉手一挥,那群巡城司的兵士们便跑步上前,刀剑出鞘,将朱慧等人围了起来。

  “小姐……怎么办啊……”梅香拽着张思雪的袖子,害怕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啊?”张思雪也害怕起来。第一次看到刀光剑影的打斗,第一次看到有人死在自己面前,现在还要第一次被官兵当匪徒给抓了……她不后悔挺身而出,尽自己所能的帮朱辉,但她害怕自己一旦被抓,让家里知道自己偷偷女扮男装上街,还参与进不法事件当中,会让家里蒙羞,对家里不好交待。

  “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们出去的!”

  朱慧将万娘子放下,让万宝儿扶着,自己长剑出鞘,将张思雪等人护在身后,准备带着她们冲杀出去。

  “好小子,居然还敢反抗?给我上!”

  “是!”

  “住手!”

  眼看一场血战在所难免,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打断了所有人的动作。

  “秦兄?!怎么是你?”

  张思雪惊喜的叫道。

  来人正是秦峼。

  他今日心中烦闷,便独自一人出宫散心。突然看到一队巡城司官兵出动,便好奇跟了上来,没想到居然看到了男装的张思雪。

  “你是谁?居然敢阻挠巡城司办案!把他给我一起拿下!”

  “我看谁敢!”

  秦峼拿下腰间一枚玉佩举在空中,

  “当朝五皇子在此,你们要连我一起抓吗?”

  巡城司的士兵们被五皇子的名头所摄,一时不敢上前。那带头的巡城司校尉打量着秦峼手中的玉佩,见那玉质温润通透很是名贵,玉佩上雕的龙鳞爪细致雕工精湛,玉佩中间还有个楷体的“浩”字。

  他虽然不知道代表当朝皇子身份的玉佩是何式样,但看这玉佩的质地,做工,也不似做假。宁可被骗,也不能得罪大佬!

  巡城校尉瞬间做出判断,单膝跪了下来,

  “巡城司校尉余庆见过五皇子殿下!请恕卑职职责在身,未能恭迎殿下!”

  “免礼,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秦峼收起玉佩问道。

  “卑职接到报案,有一匪徒来欢宜阁闹事,便带人抓拿匪徒。”

  “胡说!他们才是匪徒呢!”

  见到认识的人,张思雪的胆子大了起来,

  “是他们逼良为娼,把万娘子母女卖到了这里,朱公子要带万娘子走,他们不让,就逼死了万娘子。这都是我亲眼所见,秦兄,你不要被他们蒙骗了!”

  “冤枉啊大人!我们欢宜阁可没有逼良为娼,只是买了两个人而已!人也不是我们逼死的,是她自己撞墙死的,我们可没说不放人啊!”

  看事情不妙,欢宜阁的老鸨连忙叫起屈来。

  “这么说,这里没有什么匪徒闹事了?”秦峼问道。

  “这个……”老鸨看看余庆,只得不甘心道,“的确没什么匪徒,只是误会而已……”

  秦峼看看余庆,余庆识趣道:“既然只是误会,没什么事儿,那卑职就告退了。”

  朱慧抱着万娘子,带着万宝儿回了万家。此时万家院子里已摆好了一口薄皮棺材,万元的尸体已经被邻人放进了棺材。

  万宝儿抱着万元的棺材嚎啕大哭,万娘子死了,她很伤心,没想到万元居然也死了,一夜之间,她就成了没爹没娘的孤儿了。

  朱慧请邻人帮忙再买一口棺材,问了万贝儿没回过家,看着万宝儿悲恸的身影,想安慰,却说不出一句话来。这种时候,好像什么安慰的话都是多余吧。

  “朱公子,宝儿姑娘……唉,宝儿姑娘的事,你就不要再自责了,你已经尽力了。”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张思雪怎么可能离开?她一路跟着朱慧来到了万家,看朱慧面色悲痛,便开口安慰。

  “不,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做到最好。”朱慧闭了闭眼,“我想要帮万娘子,我觉得自己已经做到了,却没想到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实际上一点用都没有。要是我当时再想多一点,帮万元把赌坊的债也给解决了,万娘子她就不用死了……”

  “可公子你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事事周全,做到完美?”张思雪劝道,“那你怎么不想想,如果没有你,万元烂赌成性,万娘子和宝儿还不是要被卖掉?无论如何,现在宝儿姑娘已经被你救出来了不是?”

  “是,你说的对,是我钻牛角尖了。”朱慧从悲痛中回过神来,不管怎么说,她做的这一切都还是有意义的。“不过我只救得了宝儿一人,却没能救万娘子。这世上,不知还有多少像万娘子一样可怜的人,恐怕都等不到人来救。”

  “朱公子,你不是神仙,就不要太苛求自己了。”张思雪柔声道,“这世间有很多不平事,我们只要尽力而为,问心无愧就行了。”

  朱慧笑了笑,张思雪的话让她放下了心中的负罪感,也让她放下了心中的一道枷锁。

  “对了张兄,天时不早,你是不是应该回家去了?”

  “哎呀遭了!”张思雪抬头望望,太阳西斜,再不回去就晚了。

  “朱公子,那我告辞了,再次再来看看宝儿。”

  张思雪带着梅香匆匆离去,一直跟着他们没有离开的秦峼也告别了。

  “朱公子侠气宁人心折,秦某也告辞了,下次有缘再聚。”

  “朱某谢五皇子今日救助之恩……”

  朱慧抱拳行礼,话还未完,就见秦峼也走人了。

  所以说,这个五皇子一直跟着她们准备干啥呢?

  院子里,除了痛哭的万宝儿,还有白衣剑客。

  按白衣剑客一贯的做法,巡城司的人走后,危机解除了,他也该拂身而去。

  但他没有,一直跟到了现在。

  可朱慧现在也没有心情询问他的名字了。

  他若愿意,等他自己说吧。

  “大侠,我还有事要离开一下,请你帮我照顾一下宝儿,我一会儿就回。”

  今天一天发生了很多事,万娘子死了,却把万宝儿留给了她,朱慧觉得万宝儿的安置问题必须解决。

  白衣剑客点头,虽无言,却表达了自己的支持。

  朱慧便放心的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