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义结金兰

金兰结 项玉环 2223 2019.12.21 20:05

  “不过是晚了一天而已,一天!万家就已家破人亡!”朱慧的眼里泛起了晶莹的泪花,

  “我紧赶慢赶,赶到了欢宜阁,救出了万娘子和万宝儿,我以为自己还能弥补,却没想到万娘子居然这般刚烈,当场就……”

  朱慧闭了闭眼,继续道,“幸好宝儿年纪还小,欢宜阁还想着培养一下,才让她逃过一劫。

  思雪,我一直知道,女子生活于世,比男子要艰难得多。但因为我一直以男子形象在外行走,对这些从来没有什么概念。是万娘子的死,让我真正认识到了女子的人生,会有多么的悲惨。

  无论在家时有多受父母宠爱,只要一旦嫁为人妇,便要以夫为尊,守着那个小院,生儿育女,将一身荣辱兴衰都放在一个人身上。一旦失了贞,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只有死路一条,要以死来保清白。那清白,比我们自己的命,都要重要。

  思雪,我害怕,自己成为那样的人。我也害怕,身边再出现那样的人。”

  朱慧睁开眼睛,认真的对张思雪说,“我很高兴,那日在栖霞寺,保住了你的清白,让你不必面对万娘子的困境。因此,那怕暴露了我的身份,让你对我怨恨至此,我也不悔。”

  张思雪沉默的低下头,良久说道,“对不起,其实真正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

  张思雪抬起头,看着朱慧道,“那日在栖霞寺,是你再一次救了我,没有你,我不知自己会落到什么境地,已经做好了自戕以保贞洁的准备。

  其实你根本不欠我什么,你从来都没有故意撩拨我,欺骗我的感情。是我自己傻,没发现你女扮男装不说,还私自将自己的情意寄托在你的身上。当我的这份感情没有得到你的回应时,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理由,我都不闻不问,只沉浸在自己所托非人的痛苦里。

  这世上之人那么多,完美的爱情,哪里有呢?我的父亲、母亲,不也是相敬如宾过了这么些年吗?

  是我太自私了,没有勇气反抗这个对女子不公的世道,也没有勇气反抗家里的安排,只把希望寄托在一个臆想中的完美夫君身上,被现实教训,是早晚的事。没有你,也会有其他人。”

  “不,尽管是无心的,欺骗了你的感情,还是我不对。”朱慧摇头。

  “感情?这世间真情难寻,难道没有了爱情,我张思雪就活不下去了吗?”张思雪挑眉,难得的意气奋发。

  “那你准备怎么办?要听从家里安排,嫁给太子吗?我听说太子后院里好多女人,连孩子都已经有了。”朱慧担心道。

  “不,我决不认命。”张思雪高傲的扬起头,“尽管难寻,但我还是想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夫君,与之相伴一生。人生已经这么艰难了,我为什么还要为难自己呢?”

  张思雪说着,看向朱慧,“那么,慧姐姐呢?你不可能这样一辈子不嫁人,一直女扮男装下去吧?”

  “有何不可?”朱慧也挑了挑眉,睥睨万分道,“难道女子一生就只能依附男人而活吗?那我宁愿这辈子永不嫁人,也要做出一番事业来,告诉世人,女儿家,不比男人差!”

  张思雪吃惊的看着朱慧,好一会儿才回神道,“慧姐姐,我果然不如你。在我还纠结于这些情情爱爱的小道时,你已经胸怀大志,想着为天下女子张目了。”

  朱慧郝然一笑,难得的红了脸,“思雪你说笑了,我哪有你说得那样好,只不过也是不甘心嫁人后被困于家中,便决定这样肆意一生罢了。”

  “即使这样,也很难得了。”张思雪羡慕道,“这世间女子,大多都被困于这方寸宅院之中,有多少能看到那院外的风景呢?更何况,还要与男儿相争,做出一番事业来。慧姐姐,你若是我亲姐姐该多好,我盼着,能有你这样的姐姐,我以你为荣。”

  “想要这样还不简单?”朱慧呵呵一笑,豪情顿起,“我向来在男人堆里混,知道他们男人意气相投时,便会结为金兰兄弟,也是寻常。我还时常羡慕,在心中想着,既然这些男人们可以结拜,为什么我们女人不可以呢?

  思雪妹妹,今日和你说了这么多话,我觉得我们两个性情相近,志趣相投,都不甘心于这后院,做一个普通的女人。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学学那些男人们,也义结金兰,做一对异姓姐妹如何?”

  “好!慧姐姐的提议正合我意!”张思雪目泛异彩,为朱慧的想法叫绝,“只不知这结拜可要什么仪式?挑哪个良辰吉日?”

  “不用挑,我看今天就是个好日子。也不用什么仪式,咱们姐妹结拜唯心而已,心意到了就行,那所谓仪式,不要也罢。咱们就对着这皇天后土,由这大好春光做证,今日,就结为金兰姐妹了!”

  朱慧说着,拉着张思雪在亭中跪了下来,二人并肩对着头顶太阳郑重磕了三个响头,一起念出祷词:

  “我朱慧、张思雪,今日结为异姓姐妹,此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福祸相依,患难相助。天地为证,日月为盟,皇天后土,共鉴此心!”

  待两人又磕了一个头,相互扶持着站起了身,再看彼此时,觉得有一种异样的情绪油然而生。

  “姐姐!”

  “妹妹!”

  “这世道对女子再艰难,一想到还有姐姐与我一般与这世俗偏见相抗衡,妹妹心中就不再害怕了。”张思雪拉着朱慧的手,激动的说道。

  “是啊,我不想嫁人,想要女扮男装一生的想法,连我娘都没敢说,只敢自己偷偷想一想。今天想到妹妹也和我一样,不愿被困于这后宅之中,我就觉得自己有勇气继续做下去了。”朱慧回握着张思雪的手,也激动的回道。

  “哎!你们两个,是不是又和好了?不闹别扭了?”远远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朱慧和张思雪扭头一看,不由的羞红了脸。

  原来张思雪为了不被人听见,选了湖心亭谈话,还让梅香远远的把风。她们的话是没人听见了,可湖心亭四面俱无遮拦,两人在亭中的动作皆被人瞧了个正着。

  那会儿激情上头,没有注意,这阵儿回过神,扭头四顾,涤心池四周花树、游廊下,正聚了不少闺秀们,正对着两人指指点点。

  刚说话的,便是担心两人跟了过来,被梅香拦在廊外的宁馨了。

  朱慧和张思雪对视一眼,不由的松开两人握着的手,面红耳赤,努力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现的样子向宁馨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