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惊喜

金兰结 项玉环 2266 2019.12.31 23:39

  “见你二哥?”宁馨先是一喜,然后摇了摇头,“不行,男女授受不清,私会外男,有违闺训。”

  “那宁姐姐现在可有婚约在身?”张思雪问道。

  “这个……还不曾听家中提起……”宁馨害羞的低下了头。

  “既然如此,我二哥现在也未定下婚事。我们两家门当户对,若你二人结为夫妻,我二哥便不是外男了。”张思雪道,“宁姐姐,上次杏花会时,我二哥曾有缘见你一面,自此便对你魂牵梦萦,决定非你不娶。今日你不妨见他一见,若觉得他还可以,我便让父亲、母亲去御史府提亲。放心,今日之事,你知我知,决不会传出去影响你的声誉。”

  “这……”宁馨蹙着眉,犹豫不决的想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红着脸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

  张思雪松了口气,喊了声“二哥”,只见不远处假山后面走出一个青衣公子来,相貌端正,举止斯文,行动间透着大家公子的气度涵养来,正是张思雪的二哥张宏杰。

  “宁姐姐,我帮你们看着点,你们慢慢聊。”张思雪向张宏杰使了个眼色,走到了一旁。两人的丫环早被她以说私房话的借口支开老远,这会儿附近就她一人守着了。

  张思雪一边查看四周动静,一边远远看着两人举动。只见两个呆头鹅先是不约而同对看了一眼,又都羞红着脸低下了头,好一会儿才开始说话,却还是宁馨先开的口。

  唉,要是没我这个妹妹从中牵线,恐怕这两个人这辈子都要错过了吧。张思雪叹道,自己这个二哥什么都好,就是君子过头了,很多时候事情还没开始做,就担心给别人带来麻烦,自己先退了一步。做为妹妹,她也只能替哥哥多操点心了。

  “张公子,你说的话可是真的?”猛然听到张宏杰对自己有意,宁馨惊喜之余还有些不信。

  京中出众的公子不多,张宏杰的大名,在闺阁中早有流传。再加上今科状元盛誉在身,宁馨又曾在状元游街那天见过张宏杰的风采,其实心中也是偷偷想过,若能成为状元夫人,会是何等快意。只是,想是一回事,美梦成真,又让人觉得太不真实。

  “我说得,自然是真的。”张宏杰鼓起勇气,从袖中拿出一块玉佩来,“那日杏花会上,宁小姐在杏林中游玩,我读书累了,便在书房附近转了一下。隔着竹林溪水,我见到了小姐的身影,还听到了小姐所作的诗篇。自那时起,小姐的身影便印入了我的心中,从未忘怀。

  这块玉佩,是你那日遗落的,自我捡到后,时刻带在身上,不曾离身。宁小姐,我是真心求娶你的,若你应我,我愿终身不纳二色,只与你琴瑟合鸣,共度余生。”

  “你……你这人说话好生无礼……”宁馨脸色通红,背过身去,“这种事情……你问我有什么用?自古女子出嫁,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哪有这样私订终生的……”

  “宁小姐放心,我对你敬重有加,决不会唐突冒犯。这不是私订终生,是我……是我想先见小姐一面,探察一下小姐心意。如果小姐无意,此事自然不提。若小姐也对我有心,觉得我还是个值得托付终生之人,我自然要请父母正式上门提亲,名正言顺的与你做一对夫妻。”张宏杰急急回道。

  “这事……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只听命于父母……”宁馨听得耳朵都红了,抬起袖子挡住自己的脸,向张思雪跑去。

  看着两人没说多久,就分开了,宁馨还一付不敢见人的样子,张思雪便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张宏杰。

  张宏杰一脸开心的招手把张思雪叫了过去,从腰上解下自己雕着青竹的贴身玉佩递了过来,“这事成了,思雪,请你帮我把这块玉佩送给宁小姐,当是我拿她玉佩的赔偿。”

  “放心吧,玉佩我会送去,不过二哥可别开心得太早,晚上父亲那里才是硬仗,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张思雪收下玉佩,应了下来。

  张思雪与张宏杰二人吃过晚饭,一直等到戌时,天色都黑透了,才等到张丞相回府。

  听说儿子、女儿有事相见,张丞相把他们叫到了书房。

  “说吧,是什么事,让你们急得等到现在?”张丞相坐在书桌后,将手中文书放到桌上,抬起头问道。

  张思雪与张宏杰对视一眼,张思雪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张宏杰鼓起勇气,一撩衣袍,在张丞相面前跪了下来,

  “父亲,儿子对宁府小姐有意,想娶其为妻,求父亲大人成全。”

  张丞相直起身,捋着胡须,靠在了椅子后背上,“宏杰,这事你上次提过,我当时跟你说得话,你没听明白吗?”

  “儿子听明白了。”张宏杰直起身道,“父亲的意思是,我们张府身为保皇一党,应该只与同派系联姻,以免陷入夺嫡党争之中,惹来杀身之祸。”

  “既知道,为何还要娶宁小姐为妻?你不怕连累全家了吗?”张丞相沉声问道。

  “父亲大人不要吓我。”张宏杰抬眼看着张丞相道,“虽然宁府与张府政见不同,但朝中局势还远不到因党争而不相往来的地步。九卿之一的郎中令吴大人,掌管宫中警卫,也是保皇党一员,他的女儿还是太子侧妃,却也未曾听闻陛下因此对吴大人起疑。

  更何况宁大人只是追随太子,宁小姐与太子并无关系。张府与宁府联姻,或许会有影响,但不可能因此动摇我们张府十几年来在陛下心中的地位。

  父亲,您不想我娶宁小姐,恐怕只是嫌麻烦,不想为儿子冒这个险吧。”

  “呵呵,说得不错。”张丞相笑了,“不过,我不是不想为你冒险,只是想看看,你值不值得我为你冒这个险。”

  见张宏杰皱眉不解,张丞相耐心解释道,“不管怎么说,你毕竟是我儿子,我也想让你活得幸福快乐。然而你始终年轻,少年心性,我怕你对宁小姐只是一时情热,若将来感情淡去,终是不值。因此,我拖着你的婚事,便是想看看你的表现,若你对宁小姐真的情深意重,宁愿为此违逆父母之命,我也会成全你们的。”

  “谢谢父亲大人成全!”听了张丞相的话,张宏杰又惊又喜,弯下腰给张丞相磕了个头,才站起身来。

  看着张宏杰惊喜之余,还记得感谢父亲,张丞相捋着胡须笑着点了点头。不过看到一边站着的张思雪,他又不禁叹了口气,

  “宏杰,你的性子,父亲一向清楚,有时候顾虑太多,有些优柔寡断。刚才那些话,不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吧,是你妹妹帮你分析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