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杏花会

金兰结 项玉环 2265 2019.11.22 22:46

  二月的阳光带着些暖意,照在树枝上刚萌出的绿芽上,昭告了春的来临。

  朱慧顶着本厚厚的《女诫》,挂着矜持而又优雅的微笑,捏着手绢,从院子里缓缓走过,脚步优雅又从容。

  “不错,不错,”

  朱夫人满意的点点头,

  “果然不愧是京城闻名的教养嬷嬷,这才几天的时间,已经调教成这般模样了。珠儿,去把我房里最好的那条狐狸皮子拿来,我要好好谢谢李嬷嬷。”

  “哪里哪里,这也是令千金资质好,乖巧懂事的缘故,算不得老身功劳。”

  李嬷嬷乐开了花,

  “不过老身这些只是些小手段,应应急罢了。真正的大家小姐,可都是自小教养,那些礼仪章法早已融入骨血,举手投足莫不仪态万方。令千金平日里还要多加练习才是。”

  “哈哈哈!姐,你还是我姐吗?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我叫你平日里欺负我,看,你也有落我手上的一天啊!”

  朱浩不知打哪儿钻了出来,围着朱慧转了又转,一会儿拽拽朱慧手中的手绢,一会儿戳戳她头顶的书本,弯下腰,又想掀开裙子,看看裙里有什么玄机。

  朱慧忙抬起手,闪开朱浩的猪爪,又扶住头上书本,免得被碰掉,最后一把把想偷窥女孩子裙底的小流珉掀了个屁股墩。

  “娘!你看姐她不好好训练,又在欺负我!”

  朱浩直接躺地上告状。

  “别打扰你姐,我送嬷嬷出门。”

  朱夫人豪不在意的挥挥手,和李嬷嬷一起出了院门。

  朱慧一瞧好机会,嘴巴一张,一口含了很久带着温热的茶水滋了朱浩满脸,再把手一伸,从裙底拽出条麻绳来,照着朱浩就抽了起来,

  “好啊!臭小子,你老姐的笑话也敢看?我看你是又皮痒欠教训了!”

  鸡飞狗跳,啊,这才是朱家正常的打开方式啊。

  日常与弟弟相亲相爱后,朱夫人回来叫住了朱慧,

  “乖女儿,这段时间可要抓紧训练啊!过几天丞相府要办一场杏花会,你娘我好不容易弄了张贴子,到时候可要好好表现,能不能嫁出去,就看你能不能开个好头了!”

  “啊!”

  朱慧猝。

  做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女汉子,朱慧十五年来从没当过一天女孩子,没拿过针,没动过线,洗衣做饭,裁剪刺绣更不用说,连个发髻都不会挽,这几天被李嬷嬷调教,才第一次拿起脂粉眉笔。她觉得这几天绑着腿小碎步,含着水扮矜持,顶着书装端庄都已经够可怜了,没想到还能更可怜。

  为了能在几天后杏花会上过关,朱夫人与李嬷嬷使尽了洪荒之力,什么含着水说话,顶着书行礼,绑着腿行走坐卧,还针对会上可能出现的情况做了预演,让朱慧做出几种标准应对方案牢记在心,准备塑造一个害羞内向的闺阁形象,哪怕被当成呆子傻子,也不能有一点被人发现端倪的风险。

  为此,朱夫人不惜做出重大让步,只要朱慧表面功夫装的好,可以时不时放放风,让她男装浪一浪,只要别被人拆穿就行。

  对此,朱慧表示还可以接受。

  终于,到了杏花会这天,朱慧松了口气,打扮一新,跟着朱夫人出发了。

  张府的花园名字也一如张府的风格,就叫张园。园中按不同时节植有四时花卉,今日杏花会便在杏林中举行。

  杏林位于张府涤心池旁,通过池边的九曲回廊与清心堂相连。各家夫人坐在清心堂,与杏林隔水相望,一边打着机锋拉家常,一边暗自打量着各家千金,心中是何盘算,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杏林里,张思雪早已摆好了数张桌案,有的放着笔墨纸砚,有的摆着水果点心,还有的放着闺阁女子喜爱的摆件玩意儿,再配上细颈长瓶里疏落有致的杏花枝,林间飘散的杏花瓣,又雅致,又照顾到了所有人的喜好。

  “宁姐姐,今日杏花会,妹妹可盼着你一展长才,拜读大作呢。”

  “哪里,妹妹的才气姐姐一向钦佩,今日是姐姐有幸才是。”

  “梁姐姐,杏林里风光怡人,正适合与朋友赏玩,这里点心香茗、玩器把件都有,还望姐姐尽兴。”

  “不错,你忙去吧,我自便即可。”

  “哼!”

  看着张思雪忙碌的身影,张思萱很是不满,

  “同是丞相之女,凭什么你接待的都是朝中重臣家的千金,而我尽是些没名没姓的角色。”

  然而这些话,她只能在心里发发牢骚,发完了还是得扬起笑脸招待下一位闺秀,

  “骆小姐,这边请……”

  朱慧进入杏林时,领路的丫环将起一路带到张思萱身边,悄声介绍后便退场了。

  “朱小姐这边请。”

  张思萱的笑容僵了僵,眼珠一转,笑着带着朱慧进了杏林,领到张思雪身边,

  “姐姐,这是朱小姐,听了姐姐才名,很是钦慕,特来请教呢。”

  张思萱捂着嘴笑道,

  “姐姐,人家才刚进京,你可要好好招待招待呢。”

  张思雪正拿着支笔,望着杏林出神,闻言低下头,只看见一个黑鸦鸦的头顶,便笑道,

  “朱小姐不必紧张,来这里的都是好人家女子,大家都很和善,你当朋友般相处就是。”

  “谢……谢谢姐姐提点。”

  朱慧细声细气的回答。她嘴里一直含着一口水,说话声又缓又慢,很有些女子的娇弱之态。

  “之前集会未曾见过朱小姐,不知朱小姐令尊是哪位?”

  张思雪觉得自家妹妹随便介绍两句就走人的举动有些不妥,保险起见,先问问眼前朱小姐家世。

  “家父乃曹州武卫将军,姓朱讳振。”

  朱振?曹州将军?

  曹州位于边关,当地武官最高不过四品,三品以上的都在京城,让堂堂一品丞相家以文才扬名的自己,来招待一个最高不过四品武官之女,张思萱她是想干嘛呢?!

  张思雪皱了下眉,意识是自家庶妹又在弄些小手段来恶心她了。

  心里虽然念头转的快,觉得张思萱又好笑又好气,却不耽误她带着朱慧来到一处闺秀聚集地,将朱慧介绍了一番,便回到书案前。那处的闺秀大多武官出身,想必能与朱慧有共同语言,她还要继续之前的构思。这次来的宁姐姐是御史大夫之女,文才与她不相上下,她虽对身外之名不甚在意,但也不想屈居人下。

  在她身后,朱慧悄悄抬起头松了口气。

  好险!虽然她对自己男装很有信心,毕竟男装了十几年,在边关无人识破,但终归是同一个人,生怕张思雪从她女装扮相上察觉到什么。风险能少一点,还是少一点的好!

  朱慧在心里点点头,准备一会儿悄悄溜到杏林深处人少的地方,熬到时间差不多了,就找个机会走人。

  好容易招待完参加杏花会的所有小姐,张思雪漫步杏林,揣摸着刚匆匆写就的诗篇还应做什么修改,蓦然回首,看到杏林深处一个女子身影呆住了。

  那女子身着浅蓝衣衫,插了几枝淡雅花簪,明眸皓齿,笑意融融,随手舞着枝摘下的杏花,从容自得,眉目前与上元节救她的蓝衣公子颇有几分相像。

  张思雪不由心中火热,走上前去,见女子形容打扮,忆起是之前见过的曹州武卫将军之女。

  “朱小姐好雅兴,看来今日杏花会,思雪不曾失礼了。”

  朱慧挥舞杏花的动作僵住了,她忙收起笑容低下头,两膝并拢,双手置于腰侧礼了个礼。

  “妹妹见过姐姐。谢过姐姐的招待。”

  “妹妹不用客气,”

  张思雪拉着朱慧的手,将她扶了起来,

  “刚才匆匆一晤,姐姐忙于俗务,对妹妹招待不周,心中颇为遗憾,希望妹妹不要怪罪姐姐。”

  “姐姐客气了,妹妹没有怪罪。”朱慧忙缩回手,头又往下低了一些。

  “既然妹妹没有怪罪,为何对姐姐这般模样?”

  张思雪笑眯眯的挽住了朱慧的胳膊。

  “妹妹……妹妹生性如此,姐姐不要怪罪……”

  朱慧只得由着张思雪亲近,心里不断念叨着,顶住!顶住!想想老娘许下的诺言,撑过这会儿就溜!一般人不会想到她会女扮男装,只要维持住淑女人设就行!

  “是吗?妹妹没有怪我唐突就好。妹妹来自边关,不知边关是何模样,可否为姐姐介绍一番?”

  “边关……与京城也无太大不同,除了房子矮点,树少点,风沙大点,都差不多。”

  “是吗?”

  张思雪悠悠一叹,拿出十二分的演技,

  “可怜我自小长在深闺,除眼前这方天地,不曾见过外面风景,恐怕一辈子都没机会见识那边关羌笛杨柳、大漠孤烟了。”

  瞧了瞧朱慧神色,捏起帕子揩了揩眼角,

  “不怕妹妹笑话,姐姐连这京城都没看过呢。前几日上元节,姐姐与家人相伴观灯,却不想被人群冲散,路遇歹人,险些被人蒙骗……恐怕以后,姐姐更是连家门都出不得了……”

  “是吗?真可怜?”

  朱慧愣住了,没想到那日上元节救的这个丞相之女,居然这么可怜,第一次出门就被人盯上了,恐怕以后真的连门都出不了了。她抬头看着张思雪梨花带雨的愁容,不由的劝慰道,

  “女孩子出门在外容易被盯上,你要是扮成男孩不就好了?”

  “什么?”

  张思雪揩泪的手不由的止住了,她扭头看着朱慧,心中诧异。她本意不过是想卖可怜,跟朱慧拉拉关系,探探她家中情况,毕竟从长像看,那日救她的蓝衣公子很可能和朱慧有血缘关系,说不定朱慧是她未来小姑,然而她却没想到得到这个答案。

  朱慧话一出口,便觉不妥,明明决定装淑女蒙混过关,为什么还要这么冲动,生怕自己女扮男装不被人发现么?

  想到这里,她觉得这杏花会犹如龙潭虎穴,一刻也不能呆了。

  “姐姐,妹妹身子不适,先告退了。”

  “唉?妹妹等等……”

  张思雪还没回过神呢,就见朱慧迈着小碎步,飞快的消失在杏林里了。

  我还没问到你家里情况呢……

  张思雪失望的叹了口气,又打起精神,鼓励自己,没关系,下次再邀,只要在京城,总能见到面,不急,不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