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宁小姐

金兰结 项玉环 2232 2019.12.23 12:05

  “那五公子想让我怎么回报你今日大恩呢?”张宏杰笑着问道。

  “我开玩笑的,张兄不必当真。”秦峼这样说着,眼睛却瞄到了张宏杰的手上,“不过我觉得张兄手上这把折扇不错,如果一定要谢,那不如将这把扇子送给我吧。”

  “这把扇子并非什么名家所做,是我自己画的扇面,送给五公子,恐怕太过寒酸了。”张宏杰看着手上的扇子,犹豫了一下。

  “你我兄弟之间,还在乎这些吗?”秦峼笑着,将扇子从张宏杰手里抽走,“若是你自己所作,那就更好了,新科状元爷的喜气,别人想沾都沾不到呢。”

  秦峼的动作让张宏杰有点吃惊,不过想到自己的扇子能得到秦峼的重视,心里还是蛮高兴的。他笑着道,

  “五公子不嫌弃拙作粗陋,是我的荣幸。”

  “怎么会呢?你这把扇子,我求之不得。”秦峼哈哈笑着,将扇子拿在手里把玩,把扇下挂着的络子紧紧攥在了手里。自花神会上,发现张思雪女装心动时,张宏杰在他面前炫耀扇络子是自己妹妹亲手打的时候,他就已经掂记上这把扇子了。

  “二哥,你在吗?我有急事找你!”

  二人正在书房里聊着天,突然听到外面有女子的声音传来。

  秦峼精神一振,悄悄的改变了一下坐姿,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文尔雅,眼睛已经飞快的向门口望去。

  随着一阵环佩声响,书房门口走进来一位妙龄少女来。鹅蛋脸,柳叶眉,杏仁眼,目似繁星,唇若涂丹,十指芊芊如春笋,身姿曼妙如抚柳,一身杏色长裙,外罩浅粉色纱衣,清新淡雅,端庄秀丽,正是刚和张夫人告别了的张思雪。

  “思雪,你怎么来了?”张宏杰连忙迎了上去,将张思雪拉到了一边,“我这里有客人呢,这会儿不方便。”

  此时张思雪已经看见了秦峼,也认出了他是当初在玉枝巷里救过自己的五皇子。不过与五皇子相识,还勉强可以算作朋友的是张思轩,做为张思雪来说,她不该,也不应认识五皇子的。

  “不知这位是?”秦峼贪婪的看着张思雪,面上还要装作不知的问一下,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正式与张思雪见面。

  此时见面,张小姐气质又有所不同了,好像变得沉凝、稳重了一些,不如前几次活泼、张扬,怕是上次栖霞寺之事,给她带来的影响不小吧。

  秦峼的心里松了口气。自那日在上书房听到六皇子秦崄说了张思雪栖霞寺遇险之事后,他便一直无法安心呆在宫里,一有机会便会出宫,去万家、张府,或是在街上闲逛,以期哪天能好运见她一面。

  为此,他还抛弃了一向明哲保身的做法,主动参与进大理寺一案中,就为了和张宏杰拉上关系,好名正言顺进张府大门。还好,他的努力没的白费,今日终于心愿得逞了。

  “这是舍妹张思雪。”张宏杰没想太多,简单了做了下介绍,“思雪,这位是秦武公子。”张宏杰知道,妹妹曾以张思轩的身份认识了化名秦武的秦峼,不过作为张思雪,她应该是不认识秦武的。

  “思雪见过秦公子。不知有贵客在此,思雪失礼之处还请秦公子见谅。”张思雪低头行了一礼,“既然哥哥这里有客人,那我晚点再来找你。”

  “不用了。”眼看张思雪要走,秦峼连忙阻止,“我今日来是为张兄贺喜的,喜宴已毕,也早该告辞了。张小姐还请稍待,决不会耽误你的。”

  说着,秦峼向张宏杰抱拳行了个礼,“张兄,今日叨扰你许久,我也该告辞了。若下次有空,还请张兄带我一游,贵府花园,我是仰慕已久了。”

  “五公子客气了,能得五公子青眼,是我张府的荣幸。”张宏杰忙抬起秦峼胳膊,阻止他行礼,“今日匆忙,招待不周请五公子不要见怪。来,我送五公子出府。”

  两人出门时路过花园,被花园里的张思萱看见。

  “去,打听一下,和二哥在一起那人是谁,怎么现在还没走?”

  张思萱随口吩咐道,她的丫环领命而去。

  她因今日宴会上与张思雪口角了一番,宴后便有嬷嬷前来训斥,说她言行无状、目无长姐,丢了相府的脸面,罚了她和姨娘女红作为赔罪。她心中烦闷,便来花园里走走,没想到正好遇见张宏杰送秦峼出府。

  ——————

  “思雪,发生什么事了,让你这么急着来找我?”送完秦峼回来,张宏杰松了口气,倒了杯茶润喉。

  “事关你的终身大事,你若不急,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张思雪哼了一声。

  “我的终身大事?”张宏杰愣了一下,然后红了脸,“好妹妹,你都知道些什么?快告诉我!”

  “不急,不急,我刚从母亲那里过来,连茶都没喝一口呢,先让我歇歇了再说。”张思雪悄悄翻了个白眼。

  “来来来,妹妹快请坐,茶在这里。”张宏杰忙殷勤的将张思雪拉到桌边坐下,又递上一杯茶,

  “好妹妹,你可是在母亲那里听到了什么消息?快告诉二哥,二哥平日可待你不薄,连你上次偷溜出府的事都帮你瞒着呢!”

  “那二哥,我先问你,你没在五皇子面前把我女扮男装的事给捅出来吧?”张思雪问道。

  “没有,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不过你怎么知道秦武就是五皇子的?”张宏杰问道。

  “这你就别管了。”张思雪一句话带过,“你还想不想知道母亲准备给你选哪家小姐当媳妇了?”

  “想!”张宏杰有些兴奋,“是哪家小姐?”

  “告诉你之前,我还要问你,你是不是对御史大夫宁大人家宁馨儿小姐有好感?”张思雪问道。

  “是,”张宏杰的脸红了起来,人突然变得有些扭捏,“不过这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只偷偷见了她几面,连话都还不曾说过呢。”

  “我不止知道这个,我还知道,宁小姐在二月杏花会上丢了一块玉佩,那块玉佩是被你给捡去的。”张思雪鄙视的看着张宏杰,“在花神会上,我还故意拉着宁姐姐说话,让你与宁姐姐打了照面,只可惜你胆子太小,连跟人家说句话的勇气都没有。”

  “这毕竟……毕竟是男女有别,我怕……唐突了宁小姐……”张宏杰的脸更红了,“好妹妹,之前说好,待我春闱之后再定婚事。如今我已中了今科状元,这婚事……也该准备上了。宁小姐秀外慧中、德才兼备,家世也与我家相当,正好门当户对。母亲她选中的……可是宁小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