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金兰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答疑

金兰结 项玉环 2083 2020.02.09 20:05

  “若真有那一天就好了,那样,我也不须像现在这样,遮遮掩掩的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听着张思雪的话,朱慧也不由的畅想起了那一天。

  “对了慧姐姐,那日在金钱帮,我走得比较匆忙,还没来得及向慧姐姐道谢。”张思雪脸颊微红的向朱慧说道。

  “举手之劳而已,不值当什么。倒是你能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那才是我最高兴的。”张思雪的话惊醒了朱慧,对张思雪的道谢,她摆摆手并不在意。

  “慧姐姐,那你呢?我知道你有大志向,想和男子一样做一番事业出来,可若有机会,能得一知心之人相伴到也不错。我记得之前有个莫大侠,好像对你不错。你们现在怎么样了?”

  恋爱中的人,看什么都是美好的,总忍不住也想给自己身边的人配上对。张思雪如今找到了如意郎君,便操心起了朱慧的终身。她想起了自已还不知道朱慧的身份时,有一个莫大侠常跟在她身边,几次救她于危难,就问了起来。

  “他呀……唉,不提也罢。”朱慧叹了口气。

  “怎么了?”张思雪问道,“我记得那时在栖霞山,你告诉我自己女子的身份之时,那位莫大侠并无意外之举,应是早就知道了。他既然知道你女子的身份,还愿意在六皇子围攻下出手相救,应该也对你有好感。难道你们之间出了什么事吗?”

  “我不知道。”朱慧苦笑着摇摇头,“莫衍他……说对我没意思吧,他又从不拒绝我的接近,还暗地里为我做了很多事。说他有意思吧,可他又从不明确表达自己感情,就让我一个人在那里猜,那里想。有时我都感觉,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应该不至于如此吧……”张思雪惊讶道,“是不是莫大侠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哼,若真有难言之隐,他也该和我说明白,让我和他一起面对。”朱慧冷哼一声,“可他什么都不说,也不愿勇敢向前一步。我都和他说了,只要他愿意,我可以跟着他一起浪迹天涯。可他连屁都不放一个。懦夫!”

  “哦……”张思雪蹙起了眉,“那姐姐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二条腿的人到处都是。大不了当一辈子的男人而已,没有家事拖累,反而更轻松!”朱慧恨恨道。

  张思雪斜了朱慧一眼,“看样子姐姐对莫大侠还是有感情的嘛。即如此,不如去找他好好谈谈,看看莫大侠到底有什么顾虑。”

  张思雪劝道,“慧姐姐,我认识的你可不是那种拖泥带水,轻言放弃的人。你还是再试一试,我觉得你和莫大侠还是蛮配的,就此错过,真的很可惜。”

  朱慧听了,觉得有理。

  她心里其实也是不甘的,想她朱慧纵横情场这么多年,博取了多少少女芳心,如今好不容易对一个男子有了好感,却总是得不到回应,难道我朱慧就这么差劲么?再试一次,若这次还是无缘,就把他放下,还是安心干我的事业吧!

  ————————

  “公子请!”

  伺候张丞相的小厮将秦峼迎进书房,自己转身退下了。

  虽然秦峼曾以五皇子的身份,赴过张府为庆祝张宏杰考中状元而举办的喜宴,但他这次是以张宏杰好友秦武的身份而来的,因此张府下人还是称他为公子,而不是殿下。

  “老臣参见五皇子殿下,不是殿下今日上门,可有何要事?”

  见秦峼到来,原本悠闲看书的张丞相站起身,上前迎接。

  “张相客气了,我今日来不是以皇子的身份拜见相爷,而是以普通人的身份,来拜见自己好友的家长。还请张相不必多礼。”

  秦峼连忙上前,扶住了张丞相的胳膊,阻止他向自己行礼。

  张丞相暗自点头,呵呵一笑,便随秦峼之意,分了主客坐下。

  “秦公子身份尊贵,已经身居高位,听说圣上已经在准备为公子择妃了,不知公子对未来王妃有何要求?”

  落座之后,张丞相和秦峼先寒暄了几句,然后出奇不意,就聊起了娶妻纳妃的话题。

  秦峼刚放松的心,立马又高高提起。他正了正脸上神色,双手抱拳,认真的对张丞相说道,

  “张相明鉴,秦某素无大志,唯求能得一知心人相伴终身,逍遥度日而已。因此对于未来王妃并无其他要求,只一条,须是我心仪之人才行。”

  秦峼炯炯有神的看着张丞相,然而张丞相却呵呵笑着抿了口茶,不动声色的问道,

  “哦,若如此,倒也是人生一大幸事。不过公子身份尊贵,世俗、规矩如此,不知公子娶妻之后,府中何时再进人呢?”

  “张相,既然是我心仪之人,我必不会让她受一丝委屈。就算世俗规矩不允许,我也要坚持只她一人,不让第三人有插足的机会。”

  “那怕她真实面目与你想象不同,庸俗、世侩、爱慕虚荣,还小心眼喜欢算计,你也愿意?”

  “我愿意。”秦峼答道,“爱一个就该爱她全部。那怕她真如你所说,我也只会欣喜,原来她身上还有那么多,我不曾知道的一面。张丞相,我心仪令媛已久,愿为她终身不娶,请张丞相应允,我必会好好照顾令媛一生,让她永远开心快乐,没有一日忧愁。”

  秦峼起身,郑重的向张丞相行了一礼。

  张丞相捋着胡须,没有动作,任秦峼将礼行完。

  “秦公子,我那女儿,我是知道的。你别看她表面一付知书达理、温柔顺从的样子,其实内里执拗的很,爱耍小性子,还有些太过天真单纯。可偏偏她从小机敏过人,心眼多,想得多,主意也多。你若做她夫君,可不容易,要想好了,再做决定。”

  “张丞相,你说得这些,我都知道,我今日即向你提亲,就是经过深思熟虑了的。”秦峼答道。

  “好,你既然做好了准备,那我先问你个问题。”张丞相问道,“我那女儿到和你一样,也是个痴情种子,想找一个一心人厮守一生。然而你的身份,注定了你不可能只娶一人,这个问题,你准备怎么解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