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东时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相见

东时明月 亾不易 1824 2019.03.16 06:51

  春花落地飘满空,青城百姓人挤拥;

  时而梦里能相见,故人一见已不同。

  坐在悠闲的茶楼,望着下边拥挤的人潮,决明将门窗稍微收掩,回头望着眼前的长孙元香,不言不语。

  长孙元香甚是聪慧,见到了司徒问兰之后便知晓了决明的心思,但是她分寸且沉默,弄起了五香茶。她克制,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言语道:真的要是想见见,还是去吧!

  这话让凌姝甚是好奇,粗鲁打开窗口往外探去,便感叹道:“真是绝世美女!”

  决明克制不住,便好奇张望,结果落空,知晓是凌姝的玩闹,便是回了他一个威力的眼神。

  “什么小姐能美过长孙姑娘,让宗主这般失礼!”凌姝调侃道。

  “滚!”决明微怒!

  “那姑娘可不一般,厉害勇敢,敢为唐宗主上刀山下火海,甚至救了唐宗主一命,哪像元香只知深宅绣花鸟!”这一句甚是醋味十足,引得旁人偷笑。长孙元香向来理智大方,从未这般失态,倒是显得万分可爱。

  决明长叹口气,任由他们嗤笑,没有阻拦,后便将桌上的茶囫囵咽下,却烫伤了自己的咽喉,便咳嗽了几下,便被长孙元香数落:“心急吃不掉豆腐!”

  其他人更是嚣张偷笑,引得决明不满,但是他还是克制了一下。

  今日的气氛甚是微妙,没想到他们这般调侃自己!决明不语,没有任何辩解,正襟危坐,强硬克制自己的心性,好显得大方通达。

  “咱们唐宗主可是英气逼人,要是走大街上,被其她女子调戏了,长孙姑娘,你将如何!”

  凌姝得寸进尺地说道。吴明倒是理智,阻拦了凌姝的继续放肆且得到了朱礼的帮助。长孙元香倒是不客气,说道:“任由他痛苦被调戏!”

  哈哈哈——

  周围人控制不住且出了声,惹得决明尴尬万分!

  他起身,说是为了方便,便借机逃离去了。

  司徒问兰跟随父亲来到三世城,不料这里的官员甚是礼数过当,这般高调招待了他们!她已经变得美丽大方,跟之前有所不一样,有着超越性别的威严。她俨然成了名副其实的女将,身骑白马,手持长枪,身披银甲,眼神凌厉,棱角坚毅,甚是一个女中豪杰之相。

  她在刹那间见到了熟悉的面孔,很是惊讶,但还是克制了,最近江湖已经没有赤焰狂魔灵决明的流言,但是为了保护决明,她不能举动过当,只能克制自己的情绪让马儿继续往前。

  “父亲,我方才见到了决明!”她靠近司徒青云,说道。

  “在哪?”司徒青云四下张望,无果,便问道。

  “也是一闪而过!”司徒问兰说道。

  “那可能是你的错觉!”司徒青云说道。

  “但愿!”她动了马鞭,让马儿加快了速度。

  就在几人快要进入城东门时,前方射来的冷箭,朝司徒二人飞来。他们身手了得,必然躲过这偷袭,但是身边的百姓,倒是吓得乱糟糟的且让马儿半仰嘶鸣,弄得司徒问兰乱了阵脚。

  身边的侍卫赶紧上来守护,就在这时,屋顶的黑衣人落荒而逃。司徒青云让人追了上去且让人势必将那歹徒抓住!三世城的官员惊恐万状,毕竟害得镇国大将军这般狼狈,他们赶紧上前辩解,并赶紧让司徒青云进屋歇息。

  城中的闹乱,惊动了离心门的人。决明赶紧让人去追查那黑衣人的身份。

  “在这青天白日,居然这般嚣张!”吴明说道。

  “明显不是一般毛贼!”凌姝抱着剑,说道。这样子显得成熟,也许只有在作战状态,凌姝才能找回自己的聪明和理智。

  众人看着决明,想要听决明的意见和命令。决明思索片刻,没有言语,而是让众人退回了唐宅!黑衣人这般举动,有两种情况:一是无知,二是故意!

  前者只是愣头愣脑的江湖白人的胡闹,后者则是有所预谋!

  那如果是后者,那到底在预谋什么呢?

  如果在这时候冲动,那必然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出来,所以决明只能安排吴明去调查一下情况,让其他人呆在唐宅按兵不动。

  到了晚上,吴明回来,并且带回了线索。

  “草丛找到落下的弓弩,是陈家的东西!”吴明说道。

  “可是陈家不傻,为什么要在弓弩上面弄上自家的符号!”凌姝说道。

  “明显是陷害!”长孙元香说道。

  决明坐在旁边给吴明倒茶,没有说话。

  “宗主,您没有什么要说的吗?”朱礼问道。

  “难下定论。”他喝下一口茶,便说道。明显目标不是司徒家!决明思索道。

  他让朱礼去调查司徒青云来三世城的原因,便让其他人离开了。长孙元香通情达理,便让决明去看司徒问兰。决明摇头,没有去。

  当下,他不清楚那人是针对他还是针对其它事情,所以他不能这般冲动!他早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躺在床上!他清楚司徒问兰终究拿自己当弟弟看待,他也不能这般胡思乱想。他身转反侧,没有入眠。

  灵决明感知他的情绪,便化成青烟显现在决明的身边,说道:“想去就去呗!”

  “不去!”决明说道。

  “这脾气,倔得?”灵决明也学会调侃了决明。

  决明长叹一口气,没有回答,假装睡去,任由灵决明在那里聒噪。

  难解,难解!不是相思愁,便是心中忧,奈何无处去,心中幽幽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