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蓬莱安云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告别

蓬莱安云录 张克卿先生 2012 2020.06.30 11:53

  白启不奢求什么,林卿若若跟着自己流浪,那就等于背叛了北安。

  安武帝的怒火,恐怕无人可以承受。

  白启挣扎着站起来,最后看一眼林卿若,他握紧手中的箭,转身一步一步向外走去。

  裴冬儿快步跟上也没再敢搀扶他,至少在林卿若的视野里她不敢。

  两人都没有再回头,白启任由林卿若在后面看着自己的背影,看着那相思小箭,伤心欲绝。

  其实林卿若知道,两人最后很难走到一起,但她抛下一切陪白启走了一段没有结果的路,到头来,也足够满意了。

  既落江湖内,便是薄命人啊。

  决心不爱一个人了,要用多久才能忘记呢?其实林卿若也没有要求什么,她想起那晚军营白启来见她,想起安庆城内,一人一马八百里,给一个拥抱就够了。

  在轩辕境的日子里是最开心的日子,但出来后的离别,终究逃不过。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其实相比之下,白启也算不上文武双全,很多时候还会冲动,远远比不上太子那种永远处变不惊的态度,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对他念念不忘呢?

  以前没他的日子,自己一样快乐。

  想到太子为了自己宁愿放弃安庆大局,宁愿不顾赵爽的打压执意来到这州月小城,林卿若也觉得自责。

  那就此别了吧,我的启弟弟。

  红尘里难断情,一旦被情所动,终身为情所困。

  李城主和萧连山收队,州月城事了,所有人都应该各司其职回到自己的岗位了,除了萧连山。

  他留下来不仅仅是继续探寻州月城的秘密,他还为了一个人,一个消失了有些日子的人。

  薛尚熙。

  白启和裴冬儿一路出城,鲜血滴满长街。

  林卿若默许了白启的离开,但白启的重伤仍是无人问津。

  经过了李克斌的酒馆,李克斌在门口等着,他在屋里摆好了酒菜,抱着翠松剑倚在门前。

  白启摇头拒绝:“我不想给你惹麻烦,倘若有缘再见,我请你喝酒。”

  李克斌拉住白启:“你我兄弟一场,你坐下,拿我当哥哥就坐下,在这一亩三分地我还没怕过谁。”

  拗不过李克斌,也抵不住兄弟情深,白启坐下和李克斌干杯,酒混合着鲜血饮下去,裴冬儿在一旁一边给白启处理伤口,一边给两人倒酒,

  知道是别离,知道不知何时再见,两人都没什么话,都是默默地喝酒。

  还能说什么呢?家国阵营的对立,爱恨情仇的选择,两人都是那么身不由己。

  李克斌不能走,薛尚熙还没有音讯。

  喝完最后一杯酒,裴冬儿也给他包扎好了伤口,白启起身说要走,李克斌没再挽留,就此别过。

  男人之间不需要什么话语,一个拥抱足矣。

  看着两人渐行渐远,李克斌叹了口气,回到酒馆里,默默地关好了门。

  白启和裴冬儿牵着通人出了城,一路前往许阳城再寻许蕊卉。

  白启和裴冬儿走了,但林卿若还站在院子里。

  林卿若没走,瓦坤和王萃也不会走,林卿若伤心,两人陪着她伤心。

  脚步声从背后传来,瓦坤和王萃对着来者行礼。

  “军祭酒大人。”

  不是别人,来者正是营天南。

  “你们先去收拾收拾吧,明日启程返回安庆。”营天南折扇轻舞。

  瓦坤和王萃面面相觑,又看了眼独自黯然神伤的林卿若。

  营天南冲二人点了点头,示意没事两人才缓缓离去。

  营天南少有的叹了口气,他走近林卿若,和她并肩而站,锐利的眼眸没有看林卿若而是坚定地盯着院外。

  “是你告诉萧连山的吗?”林卿若也没转头,青白相间的长衫随风飘扬,她的声音微微颤抖,在月光的照耀下看到,她哭了。

  “他不能和你在一起,至少现在不能。”营天南承认了。

  “你差点害死他。”林卿若转头看着营天南冷冷地说道。

  并非她无情无义,也不是刻意抵触营天南,就是一旦牵扯到了白启,她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切事情都以白启的生死喜怒为第一。

  “他若连这些细小之事也扛不过去,那又何必把宝压在他身上。”营天南没有生气,他也转头看着林卿若,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庞。

  “你要的我已经帮你找到了,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林卿若说道。

  营天南答非所问:“天色已晚,林副阁早些休息,明日还要启程返回安庆。”

  看着营天南头也不回的离开,林卿若不由得想到了那晚和营天南的交谈,又不由得想到了那晚白启八百里奔袭。

  眼泪再次滑落。

  ........................

  入夜的云都很安静,临近五月天的夜风还吹得人很凉,但刘晨曦感受不到。

  他手中玄武棍比这寒风更凉。

  刚刚从云都高官府中走出来的他仰起头,感受着夜风吹打脸颊,这些天云都被自己搅得鸡犬不宁,吴深对此也毫无办法,这不是自己的强项,他只能期待情报第一人司乐荣能快快赶到云都。

  呼。刘晨曦长舒一口气,他想到了胡筵婷,那个和慕霜一眉眼有几分相像的姑娘,自从上次自己夺门而出便再也没去见她了。

  想到这,他左右环顾了一下方向,朝着胡筵婷所在的酒馆走去。

  半夜的酒馆零零散散还有几个酒鬼在扶桌呓语,刘晨曦闻着味道皱了皱眉,他询问小二,问在哪能找到胡筵婷。

  “如果是她的话,那她可能正在客栈陪同曹毅曹公子过夜。”小二把知道的说出来。

  刘晨曦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骨子里的冰冷散发出来:“哪家客栈?”

  小二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刘晨曦掏出几两碎银扔在了桌子上,小二仍然摇头说不知道。

  刘晨曦摸出腰间经过张九龄加工后散发着微微红光的玄武棍,他把玄武棍架在了小二的脖子上,冰冷的气质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同...同福客栈。”小二颤抖着回答。

  下一秒钟,刘晨曦已经消失在了原地,空中隐约看得到他的残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