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落叶飞花又满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 合欢之夜

落叶飞花又满天 山旮人 3027 2020.07.16 18:24

    从秋咕家出来,张来弟就将要敛藏行迹、以免被诸葛碧儿察觉到的意思委婉的讲了。

  “今天晚上这顿请酒,是秋咕惠来依俗表示的隆重欢迎之意,也花了他们很久的积蓄,是他们的一番好心好意!不过你也说得对,小心没有错,尽管隔着万里,但是这诸葛碧儿的嗅觉是很灵敏的,狗鼻子一样!好的,咱们要注意了。”

  秋月张来弟回到嘎西家,嘎西还没有睡,在黑暗里等着他们回来。

  嘎西说:“你们第一天晚上在家里住,我已经将岱面的楼上用清水又洗了两遍,又擦了两遍,点了香,请了吉祥神,

  放心吧,是干净的;灶塘里有烧的一锅艾蒿菖蒲汤,你们用来洗澡吧。”

  秋月忙点了灯,屋子里亮起来,嘎西坐在堂屋里,换了节日里才穿的天西之国的盛装。

  秋月说:“嘎西,都什么时候了,快去休息了吧!”去搀扶嘎西去休息。

  嘎西也有意要秋月搀扶了她去——在今天晚上,她有母亲要对女儿讲的私房话。

  “你到我房间来,我有话要说的。”

  秋月搀扶着嘎西进去,点了灯,关了门,窗纸上面映着两个剪影,俩人就在嘎西的屋子里又絮絮叨叨的低语了很久。

  张来弟听不清她们讲些什么,而且飘出来的话又多是这地方的方言俚语,尽管张拉弟学习了不少天西之国的语言,但是,他们的一些本地方言俚语他还是听不明白。

  但张来弟可以肯定的是俩人有在讲他的事情,有时候声音放得很低,生怕他听见了似的。

  良久,这秋月走了下来,见她低头扭捏,仿佛有无限的羞涩,而本来因为喝了酒后脸是红霞飞舞的,这下在灯光下再看,脸似乎更红红的了,一双眼睛乌溜溜的有水渍似的发亮。

  张来弟知道今天晚上与秋月是不同寻常的夜晚,按照大龙国的说法就是洞房花烛之夜。

  大龙国有谚语,人的一生有两件大高兴的事情: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

  但是,这张来弟则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当然也没有高兴之情。

  这张来弟自清醒之后,一路以来,与秋月是食宿在一起的。但是,这晚上住宿,双方虽然都是近在咫尺却各怀心事,又在逃亡是路上,均和衣而卧,没有越雷池一步的想法和行动。

  一路上,俩人各有心事,哪里有什么其他的感觉。

  秋月在想着岱面死得凄惨,上天怜悯,将张来弟附体送给了自己;这逃离之后就要与这面前的张来弟一起组成家庭,要在一起生活一辈子了!

  天西之国的儿女大多豪爽!但终是女儿,情郎惨死,惊见附体,一起逃亡,前路虽有家乡,但是仍然感觉到前路迷迷茫茫,心头百转千回,难以平静!

  张来弟的心思繁杂!

  他想破了头都没有弄清楚自己何以落到这般的境况!

  在海岛自己莫名其妙的意识迷糊,又被弄到什么海棠庄园,又意识迷糊的成了“米虫”!还真亏了这秋月舍命相救,

  一路上又照顾又加,当然,她是在救她的岱面,是在照顾岱面,或者说岱面的附体,但不管怎么样,人家是将自己救下了的,也好好对待了自己的!

  此生恐怕想回桃花村,想回海岛,就是想回到大龙国的任何地方,都不可能,都是死路一条,难逃诸葛碧儿的魔掌了!

  而自己的内力修为则如黄鹤一去不复返了!

  这就是命罢!

  只有跟秋月到的这个地方,或者可以安生立命!

  其他,对自己来说,还有选择吗?

  走投无路之下,茫茫天地,的确也是走投无路了,也只好跟了秋月,也只好如此了!

  当然去了,也就只好这一辈子被秋月永远的看成是岱面了!

  一想到这儿,他的心里又很有些不是滋味!

  自己就是个替身而已!

  但转念一想,没有岱面,安有自己的活命!知足吧!

  是的,回顾自己这短短的二十余年,生下来就被被抛弃,张来弟的养父母不想隐瞒他,已经给他讲了他的来历;幸被张海云娘收养;后又横遭灾祸,被戴鹏飞掳到了海岛;又幸好张氏内功救了他抵御了海岛严寒;在海岛更有一段与阿娇美好的时光;又被诸葛碧儿掳到了海棠庄园要做“米虫”,又被秋月救了,哪一次不是上天的眷顾!这不是应该知足吗!

  因此,尽管他自己知道,回到了这清都郡,回到秋月的家乡,秋咕惠来又依俗摆了酒,嘎西又安排了专门的房间,临了这嘎西又像是母亲对自己的女儿似的专门就房中之事给秋月进行了交待,------等等,这一切的一切,都意味着俩个人要在一起生活了,今天秋月也再次的给他讲明了今天晚上就要像夫妻一样住在一起了的意思。

  这就是大龙国所谓的洞房花烛夜,

  但是奇怪的是,张来弟居然没有其他不一样的感觉,比如喜欢、高兴------没有,秋月要求的事情是自己意料之中的事情,但秋月明白的讲出来了,自己没有反对,但是也没有其他特别的感觉,像本应该这样,又像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甚至是一件仿佛与自己关系不大的事情似的,感觉上倒有些麻木。

  譬如此刻,这张拉弟还像在逃亡时与秋月在一起一样,没有男女之情的萌发,甚至连对诸葛碧儿纯粹的肉欲之感,在秋月这儿都没有!

  当然也没有要做夫妻的别样感觉!

  要说没有感觉,也是把全面的,就是任由摆布,听天由命的感觉。

  好吧,好吧,命运无常,命运如此,奈何奈何!顺其自然吧!

  但是,这秋月却有些异样,突然像有些害羞了,低着头,对张来弟轻声说:“我把水给你舀上你先洗洗吧。”

  说完,就去为张来弟准备洗澡水。

  秋月把艾蒿菖蒲汤舀来叫张来弟洗了澡,叫他去楼上先休息。张来弟持了一盏青油灯,上了楼来。

  这屋子是以前岱面住的,嘎西经常打扫,今天又特意用清水擦洗了,因此屋子到处干净;篾席也是嘎西新换了的,散发着竹子的清香;薄被也是洗晒过的,散发着皂荚和阳光的味道;另外有屋子上方位上,单独置放一高几,供了一尊几寸大小的吉祥佛,由金丝楠木雕刻而成,木香幽幽,而点着的线香,青烟缭绕。

  这些都是瞎子嘎西一个人摸摸索索完成的!

  是母亲对儿女的满满深情!------

  张来弟躺在清凉的篾席上面,转头看见竹窗外恰好一轮圆月挟了两片淡云登临,想到桃花村今夜也该有这样的月亮吧,海岛上面今夜也该有这样的月亮吧!月照今夜,身隔万里!心头不禁又涌起了一番身世飘零的感慨。

  毕竟累了一天,还有在秋咕家喝了不少的酒,张来弟的见月感慨还没有很好的展开,在这清都郡的第一个夜晚,躺在清凉的蔑席上面,歪头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秋月收拾好了自己上楼来,张来弟已经微鼾入眠,便把他摇醒。

  秋月说:“你怎么就先一个人睡了?今天晚上是我们的合欢之夜啊!”

  张来弟醒过来,迷迷怔怔地望着秋月:“什么啊?”

  秋月说;“岱面,我们回家了,按照大龙国的说法,今天就是我们在家里成亲了,今天晚上是我们的合欢之夜!”秋月说着,先还羞涩的犹豫了一下,但是随即大方的拉起张来弟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

  “岱面,你不是一直想着要和我在一起吗?现在,我们在一起了,你不高兴吗?岱面,你答应我啊。”

  秋月的一双眼睛在朦胧的月光下仍然晶晶发亮。

  张来弟彻底的醒了过来,将秋月的手摔开:“我是张来弟,不是岱面!”

  秋月怔了怔,口气仍然温柔地说:“岱面,不要生气!,我会好好的对待你的;我有做得不好的,我会立即改正的!乖啊,不要生气的,今天是我们两人的大好的日子,上天都派了大月亮来看着咱们的,现在是不能够气鼓鼓的!岱面岱面,你答应我啊!”

  秋月的热切并没有得到回应。

  因为,平时俩人在一起的时候还好,秋月知道张来弟不高兴被叫成岱面,秋月就尽量的不称呼张来弟叫岱面,有事不称呼只说事,或者叫“哎”。

  但是,今天情况特殊,这天西之国的风俗,与转世附体的

  第一夜是要不折不扣、绝不含糊的叫着亡人的名字,要响响亮亮答应着亡人的名字,而且事前是只能够暗示,不能够讲明的,否则会得罪了往生佛,生人亡人都会遭天谴,都会有不好的影响的。

  张来弟知道并且理解秋月是按照这个地方附体的风俗来行事的,自己也是这个风俗的受益人,否则就会被送到天北之国去了!特别是今天晚上,秋月也暗示过今天晚上要顺着她,她要怎么就怎么,但真正事到临头,自己还是难以接受。

  便背过身去,不满的嘟囔:“我叫张来弟!”

  

举报

作者感言

山旮人

山旮人

感谢月下e紫陌的支持,感谢!

2020-07-16 18: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