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宫缱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晶莹剔透的泪珠

宫缱绻 佳美美好 2145 2019.01.12 07:44

  “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店家你太黑心了。”一个灰色身影在众人错愕之下从天而降;

  “哎呦,我的手断了,你...你那里来的妖怪呀?”中年男人抓着自己的手,不停地哀嚎,人都蹲到了地上。

  “掌柜的,掌柜的!”店小二连忙出来扶着他。

  “哼,如果不想废了,就赶紧滚!”细长的狐狸眼中冷光闪现,大有再不走就要你小命的意思。

  “你.....如何了?”声音冷冷的,却有着些微的关怀,小炉子叹气自己满脸血痕的脸,眼神有些模糊,但是听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细细眉眼飘过他手中死抓不放的钱袋,“想要死抓不放就要让自己变得更强才行。”说完刚想转身离去。

  突然身后一声惊呼;“小炉子!”脚步一顿,微微侧身,露出冷漠的侧颜,一个身穿披肩的女子扑倒在地,将地上的男孩紧紧是扶在怀里,毫不介意对方现在身上的脏污,浓眉微微一挑,是她!

  “姑娘!”

  “小炉子,怎么会这样?都是我不好,没有考虑周全。”眼中的泪水如清晨的雨珠般晶莹剔透,划过白皙的脸颊,顺着雪白的下颚滑入内襟,

  冷逸不由得喉间滑动,随后转头惊愕发现自己居然被诱惑到了。

  “姑娘,是这位公子救了我。”这时余春儿才发现站在一旁的灰衣男子,他不是那天接走宫燕儿的男子吗?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春儿不胜感激。”

  “嗯,举手之劳而已,无需挂齿!还是快去就医吧。”头也没回的离开了,灰色身影飘然而去,余春儿微微一愣,为什么她觉得此人的背影有些孤独呢?

  “哎呦,小炉子,你怎么被打的这么惨呀。”老鸨也赶来了,余春儿连忙回神摇了摇头,和老鸨一起把小炉子扶了起来。

  “大夫,如何?”

  “哎,还好没伤到骨头,这小子性子硬,只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大夫是个中年人,四十来岁的样子,笑起来和随和,也是这一带小有名气的人。

  “谢谢大夫了。”

  “姑娘客气了,没想到姑娘如此宅心仁厚。”大夫当然是认识她的,桂花楼的头牌姑娘,扬言卖艺不卖身,

  一手的好音律更是让人心服口服,愣是把一家妓院变成了喝酒赏阅之地,真是不简单啊。

  “大夫夸奖了。”还是低头谦恭的模样,“嗯,那我开些药,你拿回,让他外用几周后在来复诊。”

  “啥,还复诊?他一个小......”

  “妈妈,不必操心,香儿自然会带他来的。”老鸨没说玩就被余春儿打断了。

  老鸨只能闭嘴一脸的欣欣然;

  “谢谢大夫,告辞了。”

  “好,慢走。”

  ……

  “姑娘,我要回去看看娘亲。”他不放心,不知道自己的事会不会被任告诉她。

  “好,我陪你去吧。”

  “呃,春儿呀,你可不能去。”

  “妈妈,你放心,春儿不会跑的,春儿留在桂花楼也是为了有朝一日姑姑能回来遇见,所以你不必跟着了。晚些我自然会回去。”

  “不是,我也是不放心,你这么个大美人,怎么好单独走呢?”要是遇见个登徒子那就得不偿失了。

  微微皱眉,余春儿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妈妈,放心吧,春儿会保护自己的。”手伸进衣袖,面色认真。

  “那好吧,我随你了,小炉子你可要照顾好姑娘,她可是救你的恩人,知道吗?”老鸨破天荒的同意了。

  “谢谢妈妈。”看着她们一大一小离开,老鸨不由得叹气。

  “唉,我这是怎么了?这么多年了!好像看着她长的,觉得是自己的孩子似的。”老鸨突然变得苍老起来,垂着肩膀,无精打采的独自离去。

  那里还有平时的泼辣样,更本就是个老母亲担心自家的孩子一样。

  她也曾年轻过,也曾相识心爱之人过,谁会一出生就在妓院呢?

  还不是从小受了苦被卖了,记忆早就烂在肚子里了,回忆不值钱,伤心更不能让自己吃饱饭,其实老鸨她是没办法而已。

  要不然这么萧条的生意这么还会养着这些人呢?

  都是半老徐娘了,都是可怜的,她没必要为难她们。

  对余春儿更是,当初留下她无非就是想撑撑场面,另外也是高兴,当初她离开的时候,虽然她面子上不高兴,嘴没好话,其实心里是有些不舍的。

  从小看着长大的呢,还有余香菱,唉,对她们她可是上心的,只是大苦吃过了,眼里就变得势利了,只容得了钱,只有钱不会背叛不会让她伤心。

  这就是生活,无钱愁哭,有钱高兴,就算不花也乐意。

  ……

  “姑娘你看我还好吗?”小炉子站在门外,踌躇不前。

  “嗯,还好了,只是包扎的地方总要露出来,到时就你摔跤了,我不放心陪你来。”

  “嗯,好,谢谢姑娘。”小炉子咧嘴一笑,疼得他呲牙咧嘴的。

  “好了,进去吧。”

  “娘亲,娘亲,孩儿回来了。”小炉子遗照往常一样开门进去。

  可是没有回应,平时都会发出回应的,小炉子看了余春儿一眼,有些担心害怕的不敢上前去。

  娘亲会不会知道了,在生气呢?

  “勇敢一些,我相信你娘不会怪你的,毕竟你没错呀。”余春儿安慰鼓励他。

  小炉子重重的点头,不在迟疑脚步,推开内屋的们,走了进去。

  “娘亲,孩儿回来了,孩儿今天……”

  突然没了声音,春儿疑惑,跟了进去,可是却看到床上的人苍白的谁在那里,一动不动,

  “娘,娘亲……”小炉子有些胆怯的喊着,可是没有回应,他娘亲躺在哪里就像……就像已经去了的人。

  “小炉子,看去看看你娘是不是?”

  可是小炉子那里敢呢,他小小的身体拼命的发抖,摇着头不敢上前,深怕是自己想的那样。

  春儿一咬牙,慢慢地走过去,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果然……闭了闭眼,温柔的走过去,轻柔的抱着小炉子。

  泪水轻轻地滑落,怀里的孩子已经哭不出声音,紧咬的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

  “小炉子,不要太难过,这样也许对你娘来说也是一种解脱,想哭就哭吧。”

  “呜……娘亲,娘亲……”小人儿已经哭倒在春儿怀里。

  每次回家他都会想,娘亲要比昨日更好一些,要比今天更好一些,可是现在……为什么,昨天还没这样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