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征伐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支离破碎

明朝征伐史 想鹿飞飞 2016 2018.10.12 00:17

  YN的夜里漆黑黑的,远处的山里传来几声兽叫,门口繁茂的果树林不复白日里的疏朗生机,晚风吹过树林,带动树叶呼啦啦作响,和着风声席入农人的睡梦。

  马三躺在床上,听着风声树声,以及爹爹和哥哥们的呼噜声,难以入眠。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第一个夜晚,今晚的云层很厚,月亮都隐藏在云的后面,星星更是难以见到,料想明天应该是个阴天或是要下雨。马三计划着明天身体应该好的差不多了,就算不能和爹爹一起下田,也应该随娘亲去做点活计。今晚吃饭时,爹爹对明军南下入侵YN表示很担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打到这边,一家六口商量着一见到有明军来袭的迹象就躲到山里,他们一起做活的一个兄弟来自附近山里的部落,到时候可以找他带路去山里避避灾。马宇对历史并不很是熟悉,但是听爹爹和哥哥们的谈话,他也大概清楚自己应该是穿越回明朝了,而且是明初,只是不知道这时到底是谁在当皇帝,朱元璋?朱允炆?早知道会穿越,自己下载一本二十四史到脑子里就好了。想着想着,马三就沉沉睡去。

  翌日一早,天果然阴阴的,太阳也不是很露头,马三起床稍微晚了点,爹爹和两个哥哥已经出门干活了。马三爬起来走出房间,看到了娘亲和妹妹,打了一声招呼,虽然他对她们感到很陌生,但是这毕竟是他这具身体的母亲和妹妹。娘亲在厨房收拾碗筷,并招呼他过去喝剩下的一小碗米汤。妹妹帮着娘亲烧火,对他笑了笑,“三哥,你起来了!有没有感觉好一点”,马三一边喝着米汤,一边看着妹妹,“好多了,今天可以跟你们一起干活了”,“有了三哥,那我们今天就能多干一点了,三哥可不能再调皮出去了,小心爹爹回来打你。”马三朝妹妹笑了笑,呼噜一声喝完剩下的米汤,帮着娘亲一起收拾。

  马三一边洗着碗,一边想着如何才能赚取积分,隐约听到外面一片嘈杂,似乎还能听到哭喊声,想起昨晚爹爹们的话,马三立刻觉得事有蹊跷。“你们有没有听到外面的哭喊声?”妹妹放下手中的柴火,跑向门外,马三连忙跟出去,只见远处马蹄飞扬,到处是明军的旗帜,忽然有一只骑兵飞马奔来,口中呼喊“昆阳的农家弟子听好啦,所有1十岁以上,十五岁以下的男孩都给我到村口集合,有谁不去,小心爷爷的刀不长眼!”马三听完带着妹妹跑回屋里,娘亲也在屋里听见了,一家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小三,明军召唤你们过去恐怕不是什么好事,你看看从后门能不能偷偷跑上山,”娘亲一脸焦急的找出一把菜刀,“这个你拿好,要是遇到野兽,也可以防身,等风声过了再回来!”马三看了看娘亲和妹妹,接过菜刀就往门外跑,谁知刚刚从门口经过的骑兵突然折回,恰好看见马三,“小兔崽子,哪里跑!看爷爷的刀!”马三内心一阵绝望,难道刚死一次又要死吗?

  他一不注意,扑通一声摔在地上,恰好躲过骑兵的刀,骑兵气的哇哇大叫,跳下马来,径直朝马三走来,一手提起他,准备好好教训这个妄图逃跑的小子。只听远处又一骑奔来,“刘哥,你在墨迹什么!将军要我们出发了!”刘哥愤愤的提着马三,跨上坐骑,打马返回村口。“这个小子不听我的口令,竟然敢逃跑,真想一刀杀了他!”“我说什么事呢,刘哥别气,一个小孩子,还能跑的过我们嘛!这个小兔崽子过会交给将军处理吧!”两骑兵说话间已经到达村口,马三在这个骑兵手中被颠的七荤八素,已经快晕了,骑兵到达村口后一把将他扔在地上,回报将军,“报告将军,某传令的时候,这个小孩竟然不听召令,妄图私自逃走,请将军处理!”

  马三感觉脑袋没有那么晕,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环顾四周,大约有二十来个大明士兵,其中有几个传令的骑兵,士兵的附近有一辆木头打制的大笼子,像是古装剧里能看到的囚车。囚车边有一个坐在马上的大汉,全身红色盔甲,满脸狰狞,正常人看过去,都能吓倒,他就是骑兵口中的将军。

  将军打马走到他的身边,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面无表情的走开,“这个长得还可以,老办法惩罚,如果没死,就阉了!”

  阉了?!马三浑然忘记了将军口中的惩罚,满脑子想的都是“阉了”,怎么能阉了呢!

  骑兵看着呆愣在原地的马三,大笑道“这个小子还不知道我们今天来干什么吧!小子,你给我听好咯,我们是大明皇帝派来的钦差,专门来挑选你这种泥腿子阉了,送去宫中侍奉皇上呢!今天你要是大难不死,以后可就要去宫里享福啦哈哈哈!”说完,他提起马三,用麻绳将他的双手捆住,此时马三才想起要挣扎逃跑,只听他嘴里念叨着“我不要当太监,我不要当太监”,一边用力挣脱骑兵的大手。骑兵并不在意马三的挣扎,只是将他双手捆死,并拴在马车后面,便上马慢悠悠在后面跟着。

  囚笼里关着十来个小孩,都是十一二岁大小,其中有马三认识的同村男孩,有不认识的别的村的,他们苍白的脸上面带恐惧又有一丝同情的看着马三,有的甚至已经不敢再看,背过身去,开始抽泣。马三已经知道他接下来面临的下场,大不了就再死一次,看这贼老天会不会再安排一次重生。马车在车夫的皮鞭的挥动下开始跑动,马三在后面被拖拽的无法挣脱,麻绳在手上学扯越紧,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快要断了,小腹和膝盖在坎坷不平的道路上很快就被磨破,终于,马三晕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