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魔神转正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镇长之家

魔神转正记 风小浚 2013 2019.05.16 10:06

  这个时候小雷希特倒是站了出来。

  他本就是原来陶玛特镇镇长的儿子,原来的家也是陶玛特镇镇长的家,虽然比起圣堂了不算气派,但在整个陶玛特也已经算是很好的家庭了。

  就连外面的围墙都是用的砖石垒砌的,而且家里面的占地也不算小,虽然没有圣堂的后院看起来大,但是住下十几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在一开始的时候,因为西瑞太太的缘故所以大家不管有意或者是无意的都没有提起小雷希特的家,就是未免勾起他的伤心事。

  但现在看来,这倒是他们多虑了,小雷希特比他们想的要懂事啊。

  小雷希特在前面走,布罗伊驱赶着牛车,至于希克特,老伊恩以及安德里就跟在后面。

  来到了目的地,看着眼前似乎一如从前的家门,小雷希特的双眼也变得微微通红:“妈妈。”

  他轻轻叫了一声,眼泪不自觉的便流了下来,小雷希特用衣袖擦了擦泪水,从衣服兜里左右翻找了一番掏出了钥匙,打开了大门便匆匆跑了进去。

  其他的人也知道小雷希特此时内心苦闷,所以也没有说什么。

  老伊恩先进到了房子内。

  他是曾经镇卫队的队长,对于原镇长莱恩.西瑞自然也很熟悉,曾经不止一次来到他的家,所以对于这里老伊恩还是很熟悉的。

  他避开了原本莱恩镇长以及西瑞太太居住的卧房,在院子后面找了两个小房间,先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拿出从圣堂里拿来的床单被褥铺在了床铺上,这才回到牛车旁。

  之后布罗伊以及安德里,老伊恩和希克特两人一组将亚伯以及瓦博伦扶了下来,将他们安置在老伊恩收拾好的房间之中。

  之后的事情便是一些不重要的杂事,希克特与布罗伊帮着干完之后便回到了圣堂。

  因为时间还早,所以希克特和布罗伊就没有留下吃饭,不过临走前希克特还不望再给老伊恩留些钱,足够他们这几天的饭钱了。

  “神父,之后我们该怎么办?”

  布罗伊赶着牛车离开了小雷希特的住所,路上悄悄想着希克特问道。

  “怎么办?先去还牛车。”

  希克特瞥了眼雷希特,又想四周看了一眼,向着对他打招呼的往来镇民点头示意。

  “哦,哦。”

  布罗伊也注意到自己这话问的不是地方,羞愧的低下了头去了租赁牛车的地方。

  希克特没有陪着他,而是赶忙回到了圣堂,自己的房间。

  看了眼依旧趴在地面上的铁甲螳螂,松了口气,斜躺在自己的床上闭目养起了神来。

  或许是真的累了,本身希克特只想打个盹,但却一阵困意袭来,昏昏的睡了过去,轻微的鼾声在希克特的鼻尖响了起来。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正午,他走出房门,正好看见布罗伊百无聊赖的躺在院子里,享受着冬天难得的和暖阳光。

  一阵冷风袭来,希克特打了个寒战,刚刚醒来,希克特还是觉得有些冷。

  “神父,你醒了。”

  看着希克特从房间里走出来,一直注意着那里的布罗伊赶忙起身走了过去。

  “怎么,有事吗?”

  说着,希克特打了个哈欠,眼神中还带着些许的困意。

  “是这样,我突然想起来汉特那家伙还在圣堂待着,你看我们是不是让他也离开圣堂,去小雷希特家暂时躲躲?”

  布罗伊试探着向希克特问道,他知道神父想要尽可能地保存圣堂的有生力量,而汉特现阶段虽然还不是圣堂的人,但神父却很看重汉特。

  “汉特吗?”

  希克特揉了揉自己的眉头,面容好像清醒了些:“算了吧,让他就留在圣堂里就行了。”

  “可神庙一旦到来,圣堂可就变得危险了,汉特的话虽然喝了一杯圣水帮助恢复伤势,但到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伤势能不能完全恢复,要是再出了什么意外的话......”

  布罗伊没有继续说下去。

  希克特却冷笑了一声:“意外?我告诉你,如果真的让汉特离开圣堂,离开我的视线,那恐怕才真的会出现意外。”

  “您的意思是说,汉特他还想跑?”

  布罗伊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出了希克特话语中所蕴含的意思。

  “他当然想跑。”

  希克特眯了眯眼睛:“他最好祈祷这一次圣堂会安稳的度过难关,否则的话不用神庙动手,我在第一时间就会将他杀死。”

  布罗伊不再说话,但却感到一股冷意,心里也暗暗为汉特未来的出路感到担心。

  不过他却没有因此而想着要偷偷放走汉特,在他的内心中要是将汉特与希克特做个比较,那布罗伊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希克特。

  “那神父,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过了今天和明天,神庙的人可就要来了。”

  布罗伊此时深切的感受到了一股紧迫感。

  “当时亚伯问我有没有对付神庙的把握,我点头,这不是安慰,而是我真的有这个把握。”

  希克特深吸了口气,眼神认真的看着布罗伊:“只不过这却需要你牺牲一下了,你怎么想?愿不愿意?”

  “愿意,当然愿意,要是真的能对付神庙,什么牺牲我都愿意。”

  正说着,布罗伊一下子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成了猪肝色:“神父,你的这牺牲总不是再要放我的血吧。”

  布罗伊将自己的手向背后藏了藏,他可不想在被希克特给割了腕。

  “放心,那不会,走,我们先吃饭,想必你也饿了。”

  希克特哈哈笑着去了厨房,别说,到了中午布罗伊还真有些饿了,也紧跟着希克特走了过去。

  简单吃过了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布罗伊似乎感觉到神父在看向自己的时候总有那么一抹坏笑。

  心中糟糕的预感也直接应验,神父吃过了饭神神秘秘的离开了不知去了哪里,而布罗伊则独坐在希克特的房间里,麻木的看着趴倒在地上的铁甲螳螂发呆,一只手指上则始终燃烧着一簇火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