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狸归春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琵琶行

狸归春田 哥谭夫人 2144 2020.02.15 21:23

  开庭前,对方律师看着叶春好:“柯大状。换助理了?类型变了啊。”射出两道八卦的光。

  叶春好被对方律师看的低着头,红着脸,缩着肩膀,不吱声。

  果然是软软糯糯好欺负啊!

  :“没换。临时带来实习的。”柯浴光说着,就往叶春好前面一站,挡住对方律师八卦又猥琐的目光。

  叶春好低着头,感觉到柯浴光站在了自己的前面,咬着嘴唇,笑笑,心中暗想:榜样就是榜样!人品杠杠的!

  直到对方律师讪讪落座,柯浴光才坐下,还用眼神示意叶春好也坐下等着法官。

  叶春好点点头,傻乎乎的‘哦’了一声,在脑海中拼命搜索律政剧里那些助理在开庭时都是怎样工作的。

  柯浴光看着在那儿一通忙活的叶春好,居然把许佳的工作做得十分专业,一气呵成。这只小白兔真的是第一次上庭?

  对方律师也对柯浴光口中的这个实习助理投去赞赏的目光。

  期间,柯浴光每一个提问,每一条证据,都把对方压制的死死的,像是战场上一往无前的大元帅。而当柯浴光需要文件或者法条支持的时候,叶春好也几乎都能及时提供。两人的第一次配合竟是如此的默契。

  庭审结束。柯浴光自然是大获全胜,春风得意。叶春好则是赶紧收拾东西。两个包,一个行李箱。匆匆跟在柯浴光后面。

  对方律师三步并作两步的赶上柯浴光:“哎!你是怎么挑的助理啊!传授一下经验呗!”又开始上下打量柯浴光身后的叶春好。

  叶春好还是羞怯怯的,下意识躲在柯浴光身后。

  :“经验就是靠人品!”柯浴光高傲的看着对方律师。

  对方律师又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的走了。

  :“谢谢柯律师。”叶春好低着头,声音小的跟蚊子一样。

  音量虽小,但柯浴光还是可以听得到的:“行了,把东西给我送到上车,就此别过吧!”墨镜一戴,双手插兜。朝着幻影迈出优雅傲娇的胜利步伐。

  叶春好跟着柯浴光到了幻影跟前。柯浴光直接坐了进去。叶春好把包和行李箱放进车里。并再次道谢。

  柯浴光轻轻‘嗯’了一声,示意叶春好把车门关上。

  :“老刘,走吧,阅卷去!”

  叶春好长吁一口气,望着一启动就蹿出老远的幻影:“这高冷、傲娇的性格和他的长相还真是相配啊!”崇拜的目光。

  :“叶春好。你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柯大状忘拿什么东西了呀?”安检人员继续八卦目光。

  叶春好赶紧要摇了摇头:“我是来拿我的琵琶的。”

  安检人员面面相觑:“你的琵琶在柯大状的车上啊!”

  叶春好难以置信:“啊?”转身就追去幻影。

  哪里追的上啊!

  叶春好追了一段儿,累得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赶紧找到最近的一个地铁口。

  死赶活赶来到了怀仁侓师事务所。找到了正在悠哉打磨指甲的许佳:“许佳女士。柯律师在吗?”

  许佳站起来,看着气喘吁吁的叶春好。眼珠子转的老快了:“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没跟柯大状在一起?”

  叶春好摇摇头:“我就是想拿回我的琵琶。下午上课要用。”看着许佳,满眼期待,一脸焦急。

  许佳看了看柯浴光的行程表:“十分抱歉。柯大状现在应该在阅卷。他工作的时候从不开机,也不喜欢被人打扰。阅卷完毕,估计就该下班了。至于他的私人时间,我就不知道了。”很是纠结。

  :“请问柯律师在哪里阅卷?我不去打扰他,只等他出来可不可以?”叶春好盯着许佳,都快哭出来了。

  许佳赶紧摆着双手:“哎哟!我的小可人儿!别别别别别,在西城区检察院。”

  叶春好感激的笑着:“谢谢!”风风火火的从律所跑了出去。

  :“这才几小时啊,又掰了?”许佳自顾自的念叨着,拿起指甲锉,接着悠哉悠哉打磨指甲。

  叶春好又奔到西城检察院那儿,一眼就瞅见了高大上的幻影,直接扑了上去。

  车里的老刘被突然扑到车窗的人影给吓得一哆嗦,摇开车窗:“姑娘,你干什么呀?”

  看到车里有人,叶春好仿佛见到了救星:“这位叔叔,你车上有琵琶么?那是我的,请还给我吧。谢谢啦!”

  老刘一愣:“不是,姑娘。你是不是记错车了。我车上空空的。啥都没有啊!”

  叶春好也顾不得什么礼貌不礼貌得了,伸个头就往车里看。在老刘嫌弃和不满的目光中扫视一圈,并没有发现琵琶。

  :“叔叔,那后备箱.....”

  还没等叶春好说完,老刘就斩钉截铁的打断了:“不可能!许佳说了,后备箱里是柯大状的东西。这我可不能随便给你看。一家老小全指望我养活呢。我不能丢了饭碗!”关上车窗,启动车子。到别的地方等柯浴光去了。

  :“哎!叔叔......”叶春好看了看手机,已经下午四点半了,五点半就有课。只能无奈又懊恼的回学校了。

  上古余音乐器学校。

  :“哎?春好。你的琵琶呢?”一个和叶春好母亲年纪相当的女士难以置信的看着没带琵琶的叶春好。

  叶春好鼓鼓腮,吹了一大口气:“程老师......琵琶让别人拿走了,不知道拿到哪里去了。”有气无力,眼神呆滞,声音飘忽的回答。

  程老师的表情瞬间严肃:“你先拿我的琵琶给小朋友们上课去吧!别担心,一定能找回来的。”安慰着。

  叶春好上完课,看看手机。已经下午六点多了。拨通了梅晓的号码:“晓晓,你落地了。事情是这样的......”眼圈儿都红了。

  梅晓放下手机,看着餐桌对面的米面丰:“米面丰,你打个电话问问柯浴光在哪里。咱俩一起去接春好,然后去找柯浴光。他把春好的琵琶给拿走了。我们家春好是问别人借琵琶上的课。”语气急躁。

  米面丰立马拿起手机:“你在哪儿呢?哦,行。到你家楼下再联系你。”

  :“柯浴光怎么说的?”梅晓问得急切。

  米面丰三口两口扒拉完碗里的饭:“柯大状下午阅卷去了,叶春好去找司机要琵琶,司机说没见。柯大状阅完卷出来,司机跟柯大状说了。柯大状又问他助理。是她助理拿错了。走!”放下碗,噎的直打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