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狸归春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往事

狸归春田 哥谭夫人 2242 2020.02.19 21:28

  车里。

  梅晓皱着眉头:“哎,米面丰,柯浴光什么情况啊?把我们家春好搂的那叫一个紧!要不是在医院,我就跟他翻脸了。”十分不满。

  米面丰长叹一声:“晓晓,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很认真的请示着。

  梅晓顿了一下:“极少见你这么严肃啊。肯定是大事儿,说吧。恕你无罪!”

  米面丰回忆着:“大学的时候,有次柯浴光、项怀仁、我。我们仨喝高了。就聊了很多话。柯浴光的妈妈在他十二岁那年就去世了。也是在协和。估计柯浴光触景生情,以及感受到了熟悉的死亡气息。所以,不想让一个将死的母亲担心自己的女儿以后无依无靠,才这样做的吧!”

  梅晓先是点点头,又突然反应过来什么:“米面丰!你是说......”瞪大了眼睛。

  米面丰沉重的点点头:“我也是见过不少弥留之际的人的。春好的妈妈,怕是快了。”

  梅晓咬住自己的手指,瞬间落泪:“我的叶春好怎么这么可怜。爸爸走得早,妈妈也......”

  米面丰赶紧空出一只手摸摸梅晓的头:“别哭,别哭。春好还有咱们。春好是个好姑娘,相信她一定会过得很好。咱们以后多帮衬。”

  梅晓点着头,还是忍不住的哭泣。

  叶春好端了一盆热水,把毛巾放在里面,捞出来,拧干。轻轻地给妈妈擦脸。

  :“春好,你明天该怎么上班就怎么上班。我在医院有护士照看。这个家已经把你耽误了。”叶春好的妈妈说着,就眼泛泪光。

  叶春好倒是不急不慢,没停下给妈妈擦脸,擦手。笑着:“妈,你不要想这么多。程老师说过,我要是有事情,给她打声招呼就可以。”

  叶春好的妈妈吃力地喘了两口气:“那也不能总请假啊!”愧疚、无奈、焦急。

  :“好,明天我给你买好早餐,喂你吃完就去上班。”叶春好总是挂着笑。

  怀仁律师事务所。

  许佳闭着眼睛双手呈祈祷状,闭着眼睛:“三、二、一!”睁开眼睛,慨然赴死般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柯浴光。

  柯浴光停都没停,斜了许佳一眼:“进来。”走进办公室。

  许佳走进柯浴光的办公室,什么都没说,也没等柯浴光说什么,就将辞职信用双手恭敬的放在柯浴光的办公桌上。依旧慨然赴死的样子。

  柯浴光兴味索然的看了一眼辞职信:“又来?许佳,你是我的助理兼秘书,不是婚介所的阿姨。这样的事儿都几回了?我不能跟除你以外的女的说话是不是?哦,说话就是我对人有意思!要不是咱俩以前是邻居,我能让你呆到现在?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今天必须聊透!”很是头疼。

  许佳咽了口唾沫,仿佛复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柯大状。看在咱俩是老邻居的份儿上,我求求你别这样了行不行?你学姐都跟你亲爹结婚这么长时间了,咱也该放下了,是吧!你这不是专情,你这是钻牛角尖!我为什么这样?咱们律所私底下都说你有龙阳之好!你说我这个老邻居能不为你操碎心么?”

  龙!阳!之!好!柯浴光本就不善于显示表情的脸上仿佛结了一层霜。拿起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盯着自己的脸,三百六十度看了一遍。思考了几秒。摸着自己的脸,像说结案陈词那样:“物证长成这样,充分证明,被人误会也是正常的。”顺手把许佳的辞职信放进碎纸机。

  许佳嘴角抽搐几下,生无可恋的冷笑一声,走出柯浴光的办公室。刚坐下,电话就响了。许佳拿起座机接听:“你好,这里是北京怀仁律师事务所。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电话那头,叶春好的妈妈正打着点滴,犹豫了一下:“我想找柯浴光律师。”

  :“麻烦你在我的引导下描述一下案情,我整理好后,汇报给柯律师。四十八小时之内会给你回复。”许佳十分敬业的拿出本子准备记录。

  叶春好的妈妈出了一大口气:“我是他女朋友的妈妈。麻烦你转接一下。”愈发无力。

  许佳惊得下巴都要掉了,转头看了看还在欣赏自己长相的柯浴光,按下转接键。

  柯浴光的座机响了,他放下手机,正好看到了玻璃墙外许佳惊诧的样子。

  :“你好,我是柯浴光。”

  :“柯律师。我是叶春好的妈妈,你能来一趟医院么?我有话对你说。”叶春好的妈妈努力让自己握住手机,等着柯浴光的回答。

  柯浴光的脸仍是看不出什么表情,眼神里闪现一瞬间的同情:“好。”

  柯浴光来到病房,他看见被阳光照耀着的叶春好妈妈。那样的和善、温柔、喜悦。

  :“来了。”叶春好的妈妈冲柯浴光笑着。

  柯浴光走到病床前:“阿姨好。您有什么要说的。”礼貌的询问着。

  叶春好的妈妈摸摸手上的金戒指,又看看柯浴光:“你是柯正义检察官的儿子吧!”笑的和善、温情。

  柯浴光一愣,怔怔的看着叶春好的妈妈:“我认识他。”顿了几秒,淡淡的给出了一个不置可否的答案。

  叶春好的妈妈点点头:“这就是了。你的父亲是个很好的检察官。你说你认识他。大概是因为你母亲去世的时候,他没有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而意难平吧!”

  柯浴光看着叶春好的妈妈,审慎而疑惑,同时又很戒备。

  :“那时候,柯检察官正在忙一个跨国空难的案子。案子的被告人之一就是我的丈夫,春好的爸爸。他爸是亿科航空的机长,那次空难的航班正是他驾驶的。整个飞机,两百多人,包括我的丈夫,无一生还。航空公司说是我丈夫操作失误造成的空难。可我丈夫的同事怀疑是飞机本身制造的原因。柯检察官接受了同事们的说法,想帮我丈夫洗清不实的指控,更想还二百多死亡乘客一个明白。我了解我的丈夫。他是那么的真诚、善良、有担当。柯检察官的性格和我的丈夫十分相像。但对方一个是跨国航空公司,另一个又是跨国飞机制造商。柯检察官的压力可想而知。换句话说,柯检察官是因为我们家的事情,才没能见到你妈妈最后一面。让你独自面对痛苦。不管你接不接受我的道歉,我都要说一句,对不起啦!”朝柯浴光艰难的欠欠身子。

  柯浴光没说话,转身就走。仍是气质傲然,仍是鲜有表情。仿佛这一切与自己都毫无关系。

  

举报

作者感言

哥谭夫人

哥谭夫人

需要发现美的眼睛来发现我的扑街作品,需要有美丽眼睛的美丽的人投资,收藏,投票。谢谢

2020-02-19 21: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