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狸归春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拜师

狸归春田 哥谭夫人 2262 2020.03.21 21:39

  到柯浴光家这几天,两人除了吃早餐的时候能碰见,一天到头,根本见不到。话能说三句都是多的。叶春好则是在沙发上一边想食谱,一边等着柯浴光回家。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但是柯浴光只要一开门,叶春好立刻就会醒来。可是每次都还没说话就会被柯浴光以一句:“回去睡吧,我也要睡了。”给打发回自己的小卧室了。

  :“柯律师。”这次叶春好没被打发走。而是很激动的喊了柯浴光一声。

  擦身而过的柯浴光,停下,背对着叶春好,没打算转身。

  叶春好看着都没打算转身的柯浴光,心里是委屈的,忍住了哭声,憋红了眼圈:“柯律师。明天我妈妈头七。今晚,还有明天,我想回家住。明天的早餐和午餐我都准备好了。你到厨房一看就知道。后天的早餐我跟高家的叔叔阿姨说了,让他们给你送来。只是后天的午餐,你跟佳佳姐又要出去吃了。”

  :“嗯。”柯浴光进卧室,关上门。

  叶春好愣了一下,擦擦不争气的泪水,穿上外套,拿着包,背起琵琶,回自己家了。

  叶春好走到楼下抬头看了一眼柯浴光卧室里暖暖的灯光,其余房间已经是一片漆黑了。在寒风中搓搓戴着手套也仍是冰冷的手:“还真是无足轻重呢!”其实,叶春好的冷,是发自内心的吧。

  看看手机,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从零点算就应该是母亲的头七了。叶春好赶紧叫了辆车。赶在零点之前回到自己家。

  进了家门,叶春好四下看了看,打开空调和客厅里的灯。走到妈妈的遗像前。拿起遗像,抱在怀里。躺在沙发上,开始了百无聊赖的碎碎念:“妈。都说头七是逝者最后回家看看的日子。过了这天,与人世间就相忘、隔绝了。所以,今儿,我回来了,来陪您最后一天。我在柯律师家住了几天了。感觉还没有结婚前的关系好呢。比陌生人还不如。我照着您的话,对他包容、体贴、照顾。就像你对爸爸那样。可是,感觉他一点都不喜欢我,甚至是厌恶。当然,也许是性格使然。又或许是我比较笨,跟不上他的节奏吧。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个好人。我看他打了这么多场官司。这点还是可以确定的。妈妈,一年,我打算用一年的时间去跟柯律师生活、相处。如果实在不行,就当我是还他帮我照顾你的人情了。反正闪婚就没几个靠谱的。只是,柯律师说,他真心想要个家。我又何尝不是呢......”

  叶春好就这样想起一出是一出的对着母亲的遗像聊天,不知不觉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要不是手机闹铃响起,叶春好都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赶紧从沙发上爬起来,睡眼惺忪的:“妈。你看我这毛毛躁躁的样子,也难怪柯律师不喜欢,律师可是个细致的工作。”说完赶紧快速洗漱了一番,连早餐都没来的及吃,背起琵琶就飞奔出去:“妈,我上班去了。下班再来看您。”

  :“春好。”程老师叫住了刚进教室门的叶春好,示意她到自己大办公室来。

  叶春好背着还没来得及放下的琵琶:“程老师。什么事情啊。”

  程老师的表情很凝重,目光很关切;“春好。你母亲去世后,到今天,正好是头七了吧。这几天我看你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太好。不是情绪啊,是精神状态。是不是太累了。需不需要休息几天。”

  叶春好赶紧摇摇头:“谢谢程老师,我没问题的。妈妈去世后,我就搬到柯律师家里了。结婚和不结婚是不一样的,得持家,做饭,把人给照顾周到了。所以没有以前显得精神。”倒是实话实说。

  程老师轻轻叹了口气:“春好啊,咱们师生二十年了。你就拿我当自己的长辈。有什么需要就说。不要客气。有人欺负你更要说,不要胆怯。知道么?”毕竟是小夫妻的事情,就算程老师处于关心,也只能很委婉的说出来。

  :“谢谢程老师,我知道了。”叶春好眼里闪着感激光芒。

  上午基本都是成人和学前的课程,下午四点以后才是专业艺术学生的课程。叶春好上午教琵琶,下午教古筝。

  上课前,叶春好弯着腰。仔细检查每一架古筝,看看是否要换弦,听听是否要校音。身边就多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迟蒙蒙,皱着眉头盯着我看什么呢?一脸的不高兴。谁惹你了?”叶春好笑着,摸摸迟蒙蒙的头。

  迟蒙蒙气呼呼的向上瞟着眼睛:“听说你结婚了?”

  叶春好呆呆的点点头,没回答眼跟前儿的这个小朋友,因为她不知道迟蒙蒙为什么要这样问。

  迟蒙蒙气的吁了一大口气,跺了几下脚:“我还想让你当我舅妈呢!你怎么就结婚了呢!我舅舅会吹笛子,跟你有共同语言。长得还好看。你怎么就结婚了呢?”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让叶春好唯一觉得开心的事情,笑出了声,不禁想逗逗气鼓鼓的迟蒙蒙:“哎呀!你不早说。早知道我就不结婚了。我的丈夫也是很好看的人,那怎么办呢?”

  迟蒙蒙刚才还气着呢,听叶春好这么一说,自责、懊恼的低下头:“真的怨我。没早跟你说。舅舅跟我说过,他从小就喜欢乖乖的娇嗲嗲的女孩子......”

  叶春好硬是憋住了笑:“没事。如果以后遇见这样的女孩子,我第一时间告诉你。你再告诉你舅舅。”拍了拍迟蒙蒙的肩膀,很是仗义。

  这件事情让叶春好高兴了一整天,下班回到自己家后。叶春好又抱着照片往沙发上一坐:“妈妈,我你说件搞笑的事情,今天我们学校啊......”说着说着突然愣住了。眨巴眨巴眼睛:“妈妈,这也许就是您在人世间最后一刻留给我的礼物吧。共同话题,是啊,我跟柯律师之间要是有共同话题,是不是就好些了呢?”

  叶春好不在家的这两天,柯浴光也没跟她联系,叶春好也没敢打扰柯浴光。这不,又拿着小本儿本儿坐在沙发上不停的写写画画,等着柯浴光呢。也不知道成天写的啥。

  柯浴光一进门,叶春好弹簧一样从沙发上跳起来:“柯律师吃过晚饭了么?”

  :“吃过了。”柯浴光随意答了一声,就径直走向自己的卧室了。

  叶春好长长的‘嗯’了一声,似有所求的,犹豫着朝柯浴光走去。

  柯浴光感到了:“你干嘛?”猛地一转身。

  叶春好吓得一哆嗦:“想拜你为师。”

  

举报

作者感言

哥谭夫人

哥谭夫人

扑街没有发言权。

2020-03-21 21: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