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狸归春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永别

狸归春田 哥谭夫人 2276 2020.03.10 21:33

  晚上,叶春好像往常一样,给母亲擦拭了全身。

  :“春好,之前我让你买的衣服你买了么?”春好妈妈看着叶春好。

  叶春好点点头。

  :“拿来,给我穿上吧!”吩咐着

  叶春好迟迟不肯拿衣服:“妈,明天早上再换衣服吧!”笑着,哄着。

  春好妈妈摇摇头:“现在就换,不然我睡的不安稳!”态度很坚决。

  叶春好只能顺着妈妈的意思,轻轻慢慢的把寿衣给她换上。然后就趴在床边眯了起来。半夜,再起来想看看母亲的情况时,旁边的仪器上已经是一条直线了。叶春好摸摸母亲冰凉的手,又探探母亲的鼻息,再摸摸屏幕上的那条直线,皱皱眉头,很平静的去叫医生。医生、护士冲进病房,进行了最后的人道主义抢救。之后宣告死亡。护士把人推到太平间。整个过程中,叶春好都特别的平静。平静到医护人员都感到惊讶。至亲去世,像叶春好这样没有一点儿情绪波动的,还真没见过。

  叶春好收拾好东西,躺在母亲的病床上。当做是母亲给她的最后一次拥抱。拿起手机,茫然地看了一会儿。竟不知道要打给谁。请谁来帮忙。她查了查日历:梅晓,飞。所以,不能打给梅晓。

  叶春好放下手机,下床,走出医院大门,看到很多做殡葬生意的人和店铺。拿起手机看了看,凌晨三点半。朝一家还亮着灯的殡葬店铺走去。

  殡葬店铺的老板迎着叶春好:“姑娘,你这是要给谁办丧事儿啊?”

  :“我妈。”叶春好轻轻回答着。

  老板打量着看起来跟高中生一样小小、嫩嫩、又乖乖的叶春好:“小姑娘,办丧事儿有很多规矩,很繁琐的。大半夜的,就你一人儿啊?还有没有别的家人?你一个人不行啊!”有些心疼。

  别的家人?叶春好一下愣住了。自从父亲随着飞机失事去世以来,亲朋好友对自己一家有多远躲多远。生命中的亲人就只有母亲跟梅晓。母亲去世了,梅晓飞国外。哪还有什么亲人......

  叶春好失措的拿出手机,自我安慰的又看了一遍通讯录,看看能不能再找出一个‘亲人’。

  柯浴光,这三个字映入在叶春好的眼中。他,是自己法律意义上的丈夫,抬起头,看着老板,眼神空洞:“我丈夫,可以么?”

  一副未成年的模样,居然结婚了?老板有些不可思议,也是先愣了一下,连连点头:“可以可以,赶紧叫他来。在不在我这儿办都没关系。这事儿累人,还是来个爷们儿好点儿。”

  叶春好拨通柯浴光的号码。根本没报什么希望。没想到柯浴光居然及时接听:“怎么了?”

  :“我妈走了。”叶春好依旧是那么平静。

  躺在床上的柯浴光一咕噜爬起来:“你现在在哪儿?”

  叶春好跟柯浴光说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后,柯浴光重重哼了口气:“回去!回医院呆着去!在医院等我!”挂上手机,快速打理了一下,驱车赶往医院。

  :“许佳,叶春好她妈去世了,赶紧的,操办一下。”柯浴光在去医院的路上又通知了许佳。

  :“谢谢您。”叶春好向老板致谢后,游魂一样在黎明前最黑暗的凌晨中游荡到医院。病房退了,叶春好去导医台拿回了暂时放在那里的东西,很简单,两个盆,几条毛巾,一套洗漱用品,几套换洗衣物。两个大塑料袋就能装下了。

  叶春好两手拎着收拾好的东西,站在医院大厅,就这么愣愣的等着柯浴光。妈妈说对了,自己惟一的依靠真的就是柯浴光了。

  没过多久,许佳着急忙慌的跑进医院大厅。一下就瞅见木偶一样呆愣愣的站在那里的叶春好。冲到叶春好跟前:“春好!还记得我么?”

  叶春好麻木的点点头:“我应该叫你佳佳姐。”

  许佳看得出叶春好这是悲伤过度以及不愿接受母亲离世的现实。赶紧抱抱叶春好,摸摸她的头:“怪不得是两口子呢!就连悲伤时的表现都是一样样的。柯大状去买公墓了。我把殡仪馆的人叫来了。咱们去太平间接阿姨吧!”

  叶春好由着许佳拉着自己的手去太平间。

  车子把春好妈妈拉到了殡仪馆,柯浴光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谢谢你!”这是叶春好见到柯浴光的第一句话。目光里尽是感激。

  平日里向来娇嗲的叶春好,此时不哭不闹,出奇的平静。自己那时候不也这样么,柯浴光有了瞬间的共情之心,但一想到自己的父亲是因为叶春好父亲的案子才没来得及见上母亲最后一面,只想到了报应二字:“嗯。”似有若无的应了一声。

  叶春好、柯浴光、许佳三人,从殡仪馆出来就直奔叶春好家,收拾了一番,摆上春好妈妈的遗像、灵位,蜡烛,长明灯......

  :“我给米面丰,项怀仁说一声。你再叫几个人来帮忙。”柯浴光拿出手机,对许佳交代着。

  许佳还没来得及答应,叶春好就怯怯的拉了拉许佳:“佳佳姐。别麻烦别人了。没几个人来的。”说完就坐下,继续做纸钱。

  所有一切都弄好了之后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柯浴光和许佳自然是一直陪着的。

  果然和叶春好说的一样,真么没什么人来。当然,米面丰和项怀仁那是必须要来的。

  米面丰看到跪在遗像跟前要给自己磕头,已然木讷的叶春好,赶紧去阻止:“春好,你节哀。知道你不想让晓晓担心,但我已经给她说了。她说,让你等她回来。”

  叶春好点点头。

  米面丰把柯浴光拽出去说话了。

  项怀仁正在外头等着呢,见柯浴光出来,赶紧先发制人:“免跪!”

  柯浴光都不带正眼看项怀仁的:“没这打算!”

  :“幼稚!”米面丰看着他俩的目光中充满了鄙视!

  柯浴光斜了项怀仁一眼:“把我喊出来干什么呀?”

  项怀仁不屑的冷笑:“柯大状。你也跟人家米面丰学学,多给梅晓省心啊!你媳妇儿人不错,好好待人家。”

  柯浴光翻个白眼儿,不想搭理项怀仁。

  米面丰拍拍柯浴光的肩膀:“柯大状,咱仨都是相互知道秉性的。我也疑惑过你对春好的感情,但还是把咱兄弟的情谊放到了第一位。磨破嘴皮子说动了梅晓。你要是跟春好过不好。我跟梅晓八成也得掰。我们老米家可就靠你了。”语重心长。

  柯浴光明白这兄弟俩是什么意思,自己也是有些心虚的:“去去去,一个二个磨磨唧唧,娘里娘气的。赶紧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吧!”给轰走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哥谭夫人

哥谭夫人

呐呐呐呐,付出不见得会得到回报。但还是想吆喝一声:各位看官,走过的路过的,加个收藏好不好。实在不想加就算了吧,缘分未到!哈哈哈哈哈......嗝

2020-03-10 21: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