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三姨的一命偿一命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碎的段落 2267 2019.08.30 21:36

  “这可怎么办啊,伯爵被天使给掳走了!”

  “克劳奇,你这该被下地狱的混蛋,就是你把天使给带过来的,亏伯爵大人一直对你信任有加,你,你……”

  伯爵府的管家气的跳脚,待夜空中的天使掳走了伯爵后就对其破口大骂,连带着周围的士兵也对其怒目而视。

  不是克劳奇,他们怎会遭受这般无妄之灾。

  要知道,雷斯本伯爵可不是平平常常的空头样子货,仗着自己伯爵的尊贵爵位外加当今在位了几十年的女皇的堂弟身份,在这伦敦城里却是头一号的实权爵爷,也是大英帝国里响当当的人物。

  如今,伯爵被掳走并生死不明,可想而知,要是这个消息被传出去,甭说是被什么天使给掳走的,如果不亲眼所见,谁信!

  可现在,伯爵就偏偏真的被天使给掳走了,那这后果,该怎么办呢?

  连带着被牵连的士兵们又把目光看向了伯爵的管家,贵族的管家并不是谁都能够轻易就当的,能够当上管家,不管你的才干有多少,最起码一条是人所共知的,那便是绝对的心腹。

  现在伯爵不在了,能够做主伯爵府的也就剩下管家先生了。

  管家也知道现在不是生气发怒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赎回伯爵,有伯爵在,伯爵府才是伯爵府,不然……

  “克劳奇,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伯爵府为了赎回伯爵大人,需要凑齐那两亿英镑的黄金和珠宝,而你的家族在近几年依靠伯爵大人的照顾也颇有资产。”

  顿了顿,管家狠下心连声道:“变卖产业,我不管你怎么做,那艘船和武器弹药都需要你来办,明天下午之前务必办好,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管家又指派了几名士兵和一个侍从官看住了克劳奇,他也是怕这克劳奇连夜逃走,今天晚上的消息还要瞒住,不然对于伯爵的大业又会横生波折。

  所以,尽快筹齐黄金珠宝赎回伯爵就成了第一要务。

  接着,管家就开始连夜兑换黄金珠宝和开秘库,并派人前往从克劳奇口中探知的梁伯城堡探知伯爵消息和随身伺候。

  等那些士兵围住了梁伯城堡又派了几名侍女和侍从进入城堡后,就见到了跪坐在梁伯尸体前的凄凄惨惨的伯爵大人。

  雷斯本经历了人类头一次自由飞上天空的失重与惊恐之后,又在这死去的尸体前跪了两个时辰,这会儿身着薄衣的他已经哆嗦成了一堆瘫软在冰凉的地面上了。

  侍女和侍从进来后都没敢多看,紧忙就一拥而上地照顾起了伯爵大人,忠心的侍从还殷勤地连连道:“快带伯爵回府,快带伯爵大人回府,那个谁,你赶紧回去让管家先生准备热水……”

  “咳!”

  冷不丁的一声咳嗽,打断了忠心侍从的小心思。

  谁说英国人死板,这一个个的,动起小心思来可真是不比谁少一块啊。

  夏洛黑着脸坐在大厅的一张被他扶起来的椅子上,楼上的郑少钧还在昏睡,而她的表妹梁婉蓉这会儿也受惊受累地同样睡着了,再加上还得看着这位伯爵,他也就在这大厅里守着了。

  盯了一眼那位小心思颇多的侍从,夏洛缓缓道:“你去回去复命吧,伯爵这里不需要你照顾。另外,让你们管家准备一些吃的用的,还有,让克劳奇过来待命。”

  “这……”

  侍从看了看伯爵,见伯爵大人没有什么表示,也就一脸难堪地点了点头,走出城堡回了伦敦。

  剩下的侍从和侍女在这位忠心的侍从被撵走后,明显老实了下来,夏洛想了想,梁伯的尸体就这么躺在这里也不好,等明天郑少钧醒过来看到后,怕不是要黄局。

  如今彻底摆脱世界意识监控和影响的夏洛,清明的大脑也恢复了过来,虽然他对郑少钧多多少少还有眷恋,但怎么说呢,如果她能想开了最好,如果想不开的话……咳咳,想不开也不能放手,总不能便宜了见都没见过的黄飞鸿了吧。

  虽然人家是民族英雄,也是一位他以前崇拜过的拳术宗师,但这种事,是能相让的吗!

  站起来,夏洛四下里一打量,大厅中因为士兵的作乱而狼藉一片,他便开始指使着男侍从收拾座椅和打碎的瓷器物件等等摆设,又吩咐侍女们在这大深夜里为梁伯收拾仪容。

  吓的几名英伦侍女是战战兢兢,就连一边的伯爵也没捞到什么好,被夏洛指使着为梁伯重新着装又设灵堂,反正缺了什么东西,就吩咐人去通知外面的士兵送进来。

  可着劲儿地折腾了一夜,直到天光大亮,夏洛听到楼上的动静后才算消停,不理瘫倒在一旁的伯爵和侍从侍女,他却是把目光向了此刻的大厅。

  此时的城堡大厅,经过了后半夜的连夜劳动,却是大变了样,不说多么的气派吧,反正根据他脑子里的印象,多多少少也有了一点大户人家死了大老爷后的庄重与严肃。

  大白的灵幡和英魂长存等物,再加上一口西方棺材也被摆在了大厅的中央,上方又一口原本被挂在城堡墙上的梁伯油画肖像更是被他给糊弄地摆在了上面。

  从楼上走下来的两名女子,郑少钧和梁婉蓉不顾上惊讶,只是看到这灵堂的第一眼起,就又泪眼婆娑了起来。

  尤其是郑少钧,托夏洛的福,摆脱了世界分意识的迷惑,又加上一夜的酣睡之后,却是恢复了以往的灵动和待人接物。

  只是心中悲伤难抑,现在却又不是和罗伊算账的时候,再者说,他们俩人之间的账也是一笔糊涂账,最起码,郑少钧醒来到现在的这会儿功夫却是真的没有算明白。

  “表姐……呜呜呜……”

  身边才见到一天的表妹没有亲人再旁,只把她当成了唯一的依靠,郑少钧难免要强打起精神来。

  挽着表妹走下来,先是来到梁伯的灵堂前,对着未合上棺材板的梁伯结结实实地叩了三个响头后,站起来红着眼眶就对着夏洛说道:“罗,罗伊……这一切的变故都因你而起,如今在英国只剩下我和表妹两人在此,我被你……我认命了,就当是我一命偿一命好了。”

  这说的却是郑少钧因为世界分意识的蛊惑而想要杀了他的原因。

  郑少钧是真的想不明白,那时的自己是怎么想的,按理说,就算被他占了一点便宜看到了身子,可自己也不至于想要死人啊,她那时候哪里来的那般勇气。

  如今可倒好,连带着自己都失了身子。

  但又看了看表妹,梁伯对自己一向视同己出,就算是过后再怎样,现在却只能去赌罗伊的人品,把表妹和梁伯送回清国才对得起梁伯曾经的照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