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一十五章 洋人问责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碎的段落 2174 2019.11.07 15:15

  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了!

  大清早,这广州城中的老百姓们就有了话题可聊,说城外的八旗营被袭、士兵们被人打的落花流水,说城内的洋租界的晚宴惨案,又说码头洋船上的屠杀,据说当时有卖菜的农夫看到了神仙!

  “俗话说,这匹夫一怒还要是血溅三尺,咱们就更别说这神仙姥爷了,娘亲嘞,你们是不知道啊,当时那海上,都要被那些洋人的血水给染红呢!”

  “真的假的,这神仙就这么把洋人连人带船给屠了?”

  “那还有假,当时我就在码头上,我看的清清楚楚的,可不就是都杀了,最后神仙才飞走的。”

  “神仙保佑,神仙保佑……”

  “肃静!”

  一声铜锣,从洋人租界里开了出来。

  两个闲聊的马上闭嘴,就见知府衙役开道,明杖执火,手擎刚刀,满脸肃穆,只一从洋人租界出来,一股肃杀就蔓延开来。

  后方几人抬的轿子中,广州知府支棱着脑袋,很是头疼地在眉心捏了又捏,可这疼痛却并无缓解,再加上一夜没有睡,就更感疲惫。

  睡意沉沉,可只要一想到昨夜发生的事情所产生的严重后果,就是一个激灵,睡意一下子就不见了。

  揭开轿帘,招来一人,虎着脸命令道:“去,把这条街上的闲杂人等都带回衙门!”

  “啊?!”

  “啊什么啊,还不去办。”

  “是,大人。”

  衙役们散开,形同虎狼一般,冲进整条街上就开始抓人,不分男女老幼,有一个算一个,只要没跑了的,全都给抓进了衙门大牢里。

  才一回到衙门,广州知府就看到师爷一脸冷汗不停擦拭着等候他。

  “大人……”

  “可又有事情发生?!”

  师爷的嗓子发紧,干巴巴地回到:“有,有洋人前来问责,并且……”

  “什么?”

  “洋人们还带着火枪,似乎,似乎……”

  “啊!”

  知府一声惊叫出声,他可是知道这些洋人们的跋扈,这次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洋人不是更要发作了吗!想了想,知府转身便要离开衙门,可他才刚一转身,就见师爷一把拉住了他。

  “师爷你……”

  “哎呦我的老父母啊,这个时候可不是退缩的时候,如果安抚不好洋人,那就全都乱了套了啊。”

  “这,这……”

  “大人您想想,本身这件事情您就应该责无旁贷,这个时候躲了出去,等到洋人彻底闹出事端来,朝廷那边在一问责,您就不仅仅是乌纱帽的问题了啊。”

  “这,这……师爷此言有理。”

  知府点了点头,可又一想到洋人手中的火枪,就仍是忍不住一阵阵的惊惧。

  师爷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见吓唬的知府也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就是他出谋划策的时候了,便劝慰着:“大人,洋人虽是携带火器而来,可依我之见,他们既然能来,便不会轻易发作,是不是……先谈谈再说。”

  “如果能够与洋人携手抓贼,这…会不会坏事变成好事呢?别忘了,咱们的中堂大人,能有今天的显赫,可都是仗了谁的势呀。”

  “咦!”

  知府瞬间秒懂,咔吧咔吧眼睛,肥头不住点着,“有理,有理,师爷不亏是师爷!快,快带我进去会见洋人。”

  “是,大人!”

  临进门前,知府颇为欣慰地拍了拍师爷的肩膀,又道了句:“幸好有明洁你在本府的身边。”

  得到这句夸赞,师爷的这番吓唬带哄就没有白费功夫,随后师爷抚须,略矜持地跟在知府身后。

  知府大院中,一队三十人的水手火枪队正站立当场,领头的,正是远航号上的大副。

  知府才一进来,脚下的步伐就是一慢。

  身后的师爷不动声色地上前,为他介绍道:“领头的是远航号上的大副,远航号就是前几天停靠在码头上的那艘大船,据说主人是一个从英国而来的大人物。”

  知府这才了然,面上浮起笑容,刚要抬手打招呼,却又突然想到,做完英租界中发生的大案,记得审完现场,却有一人平安无事,还离开了现场。

  而那人,不正是这位才从英国而来的大人物吗!

  突然闪过的念头,让知府的动作停顿,这确惹起了大副的不快。

  “哼!”

  大副冷哼了一声,随后阴沉着脸,也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肥头大耳的知府。

  他身后的水手火枪队也同样如此,这么一看,却是把个知府给看的浑身发毛。

  能不毛吗,这伙人,昨晚上可是做了好大的事,才休息了半个晚上,大早上的就被罗伊给派遣了过来,本身就有着怒气与怨气,这在加上昨夜未消的杀气,养尊处优的知府大人没被当场吓尿就不错了。

  “哎呦,怠慢了怠慢了,真是,这帮下人都是一群不顶用的东西,没看到这些军士们原来辛苦,连杯茶水都不知道送过来吗!”知府不动声色地一番训斥,带过刚才的尴尬,便上前与之交流。

  可大副却仍是那副冷脸,毫不理会,凉了广州知府能有几分钟之后,他才吐出几个字来:“准备一下,我们大人一会就到!”

  可能是说的不清不楚,大副又解释了一句:“昨夜租界里发生的事情,你们必须给我们大人一个交代!”

  “是是,应该的应该的,不知你们大人什么时候到?”

  “……”

  大副闭上了眼睛,矗立原地不动,不再多说一个字。

  知府无奈,只好任凭这些洋人鸠占鹊巢地站在知府大院中当起了门神。

  日头高起,暖阳开始洒满大地。

  屋子里也因为不通风而被暴晒的阳光弄的人大汗淋淋,睡的身子黏糊糊的极其不舒服。

  尤其是,身边还有一个如同火炉似的男人时,这种被烤灼的感觉就更明显了,这让郑少钧的身上红彤彤的都快被烤熟了。

  “嘤咛”一声,郑少钧睁开了眼睛,檀口微张,忍不住地大口喘息,扭了扭,挣了出来后,急急忙忙地就要去开窗户,憋死个人。

  这应该是她在他的怀里第一次这样入睡,可这体验,却真是说不上太好,没想到两个人一起睡觉会是这个样子,好闷热。

  “呀!”

  就在这时,不等她落地,一只手臂就突然从身后伸出拦下了她,随后又是一用力,在看过去,郑少钧已经重新被揽进了床上男人的怀里。

  一声惊呼,在女人的娇嗔不依中,床头上的俩人、不,应该说夏洛兴致勃勃地开始了一场原始的战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