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开场就这么火爆?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碎的段落 2528 2019.05.14 23:06

  深夜,弗兰克一身香水味的回到了家。

  今晚的酒吧艳遇不是很顺利,这都要怪他的姐姐,要不是她一直在打电话说要跟他谈谈,他也不至于这么心不在焉。

  多喝了几杯酒,但他仍然很清醒,对于姐姐,他更多的是心疼。

  他们的母亲,是一个控制欲非常强烈的人,由于姐姐从小就展露出了数学领域的天赋,所以她一直被看管的很严厉。

  姐姐的生活是苦闷的,她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数学难题,绝不是像他这样多姿多彩的。

  甚至有一段时间,她还因为压力过大而被母亲送去了精神病院治疗,她的抑郁症也一直都没有好利索过,天知道他们的母亲为何会这样的狠心,难道荣誉能代表一切?

  弗莱克表示怀疑。

  “哇……哇……”

  打开公寓的门,弗兰克马上就听到了一阵阵婴儿的啼哭声,是他的外甥女玛丽在哭?

  “姐姐,玛丽是在哭吗,你怎么不管管她?”

  “姐姐?姐姐……”

  房间中仍然只有玛丽的哭声,姐姐不知道在做什么?

  弗兰克加快了脚步,走进客厅就见到沙发上面的六个月大的外甥女玛丽哭的凄厉厉!

  “姐姐!真是的,人呢?叫我回来人却不见了。”

  说着,他抱起玛丽,轻轻地摇晃了起来,嘴中还哄着:“乖哦乖哦,玛丽是不是饿了,舅舅这就为你准备美味大餐哦。”

  “姐姐!”

  哄着的同时,他又喊了一声,可屋子里仍然没有人回应。

  玛丽的哭声一刻不停,甚至吵闹的他有些闹心。

  “咳……舅舅给你准备吃的去啊,你先在这躺会。”

  弗兰克放下玛丽,逃似的跑进厨房,想要准备食物。

  拿出一瓶冰箱中的鲜牛奶,细心的他还贴脸试了试温度,不用说,婴儿这么喝下去肯定不行。

  刚要把牛奶倒进杯子里热一热,就想起自己应该先洗洗手,婴儿的身体对于细菌的抵抗太过脆弱了,恩,这是学校中的同事女教授说过的。

  弗兰克放下牛奶,路过玛丽时还对着她道:“再等等啊,舅舅洗完手就给你热最爱喝的牛奶。”

  脚步不停,他向着房间中的卫生间走去。

  推开门,身后的灯光越过他的身体点亮了卫生间,本应该是洁白一片的地面,他却看到了一片刺眼的红!

  “姐……姐!”

  鲜血已经流淌一地,靠坐在冰凉地面上的是一个短发女人,她的脸已经没有了一丝的血色,但那双无神的眼睛,却一直睁着,正苍白地盯着他看。

  “姐姐?啊啊啊……!!!”

  弗兰克先是不可置信地退却着,然后他蓦然一声惨叫,转身便要逃开这可怕的一幕。

  “不可能,不可能!啊……”

  囔囔着,他转身便跑,却没注意到脚下,他摔倒了。

  弗兰克的脑袋撞在了一边的墙上,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

  随后,房间中只剩下了仍在哭闹着的小婴儿玛丽的哭声……

  ……

  滴答滴答…

  墙上的石英钟不停地走着,一声声像是催人入眠的摇篮曲。

  玛丽的哭声也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可能是哭累了,沙发上的她已经睡了过去。

  一墙之隔,弗兰克躺在地板上没有任何的知觉。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手指轻轻动了动,紧接着是紧闭的眼睛在眼皮下不自觉地转动着。

  夏洛正在接收一个人的记忆。

  弗兰克·阿德勒,26岁,身份是一所知名大学的客座教授。

  目前单身,仗着出色的外表和健硕的体型,他游荡花丛,却从不停留,可能是反叛,他觉得这样做是对自己的母亲的凶狠反击。

  可这只是他幼稚的体现罢了,他的母亲有没有感受到他的反击夏洛不知道,但从他的记忆中,他找到了弗兰克昏迷前的那一段记忆。

  沙发上的婴儿,卫生间中自杀死去的姐姐!

  “玛丽?”

  “唔……头好疼,该死的,他居然撞到了头,嘶……这包真大,死人而已,怕什么!”

  说着,正式接受了一切的夏洛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回头看向了卫生间,那是一个很精致也很漂亮的女人,但她的脸上却透着忧郁,即便她死去了,可这股忧郁却不曾消散。

  “……”

  张张嘴,想说什么。

  但可能是才接受的记忆,让他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姐姐黛安,从来都是柔软的,不会反抗的,她憔悴的让所有人都心疼,除了他们的母亲伊芙琳!

  “该死的,为什么要自杀!”

  “哇……”

  可能是他的这一声愤怒有些来的太过激动,声音吵醒了沙发上的玛丽。

  夏洛甩甩头,把这糟糕的记忆和心情给甩到了一边,然后他快步走出了房间去到客厅。

  六个月大的婴儿会有多大,夏洛伸出手抱起哭泣的玛丽,她小小的身体只有他的两只手掌大小,这可能是与她的妈妈,也就是弗兰克的姐姐有关。

  姐姐黛安的身体很瘦弱,她的奶水也不是很足,小玛丽的营养有些跟不上,这才让她的小小身体会比别的婴儿小上很多。

  但她的哭声却很有力量!

  “乖哦,不哭不哭,哼哼哼……”

  夏洛一边抱着小玛丽,一边哼着歌。

  甚至他还唱了出来:“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嗯哼哼……嗯哼哼……”

  他只会这首中文歌,别的也不适合这个时候唱给玛丽听。

  可能是真的起了作用,渐渐的,小玛丽不在哭泣,还带着泪痕的小脸上,一点点的弯上了一轮小月牙,然后,她的两个小酒窝就像是星星一样地点缀在了嘴角边。

  “嗯哼……嗯哼……”

  “砰砰砰……!!!”

  突然,公寓的门被人大力并急促地敲响了。

  这声音急促有力,带来的巨响却瞬间回荡在安静下来的房间内,小玛丽,再次被惊醒过来。

  “哇哇……”

  “该死,他妈的是谁?”

  “乖哦不哭,不哭,艹……”

  原谅夏洛爆了粗口,他的心随着小玛丽在他的怀中睡着时,也跟着宁静了下来,可却被这粗鲁的敲门声给破坏的一干二净!

  “开门,快点开门,里面有人吗?还有活人吗?”

  “活人没有,生气的人倒是有一个!”

  夏洛抱着玛丽,气冲冲地一把就拉开了门,并向外面如此喊着。

  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准备随时动用武力!

  “太好了你还活着,谢天谢地,我跟踪她很久了,我看到她来到了这里……”

  “等等,你是谁,你在说什么?”

  门外的男人看起来很沧桑,脸上有着些许的皱纹,岁数不小了,他穿的也很老旧,一件皮衣搭在身上让他的体型看上去有些魁梧。

  这沧桑的男人一脸激动的样子,他没有回答夏洛的问题,而是越过他的身体向屋子里张望。

  “你在看什么?另外,我觉得你现在就应该回答我的问题,不然……”

  “哇哇……”

  “她是你的孩子是吗,哈,她可真可爱,那个,她的妈妈呢?她还好吧!”

  “她还好吧?”

  夏洛皱了皱眉。

  弗兰克的记忆就截止在他摔倒后,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报警,那么,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问。

  “你到底是谁!”

  男人听到夏洛郑重地问他,他的神情也跟着凝重了起来。

  他收回打量屋子里的目光,转向了夏洛,认真道:“我是约翰,现在我不确定能不能告诉你我的身份……“

  说着,他看了看夏洛怀中的玛丽,再次追问:“请你先告诉我,她的妈妈,是不是出事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碎的段落

碎的段落

PS:猜猜吧,约翰是谁?   提示:六个月大的婴儿、死去的母亲,有关于恶魔的……猜对明天加更,啦啦啦!

2019-05-14 23: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