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值夜班的玛姬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碎的段落 2315 2019.05.21 17:23

  医院,入夜。

  今天是玛姬医生在值班,她刚刚跟随这层的护士长巡查了一圈病房,此时正是四楼。

  本来她这一圈巡查完,她是应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中休息的,但她又想起了白天弗兰克被压着的手臂,嘻嘻,他今天可真是遭了大罪。

  先是被小玛丽的臭蛋袭击,然后又被她给来了个千斤压顶,一想到他激烈的嚎叫声,就忍不住地好笑。

  玛姬一个人站在走廊中偷笑了半天,想了想,还是上去看一眼吧,万一小玛丽没有睡着醒了过来怎么办,弗兰克可应付不了。

  “我可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小玛丽,谁让她叫我妈妈的呢。”说着,玛姬按下了电梯按钮。

  至于她白天才问的那个问题,小玛丽管谁都叫妈妈的事,她已经自觉地给忘记了。

  “叮……”

  电梯停在五楼,她走出电梯。

  走廊上的感应灯亮了起来,出奇的,才一走进走廊,她便突然感到一阵冷意,飕飕的像是冰柜里的干冰一样扑在她的皮肤上,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阿嚏!”

  “啪,啪,啪……”

  感应灯被她的喷嚏声全部震醒,瞬间,走廊明亮了起来。

  “奇怪,这层的护士呢?”

  玛姬侧头想了想,没看到护士,这让她感到不安,同时,整层病房都安安静静的,一点声响都没有。

  搓了搓胳膊,就算是病人都睡着了,可这一层可是重症病房,病人的家属呢?也都睡了过去?

  想着,她快步向里面走去。

  路过的一间间病房,她向内看去,却看到了不论是病人还是家属,还真的都在呼呼大睡。

  “噢…!”

  突然,就在这时,玛姬听到了一声短促的呼喊。

  这是一道男音,低沉、沙哑和无力,像是濒死的、被打了麻药的猪在垂死地呻吟一样。

  玛姬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就是,这声音……她听起来怎么像是从弗兰克的病房中传出来的。

  发什么了什么?

  心惊胆战的,玛姬捂着嘴快步小跑了过去。

  随着越来越近,她渐渐地听到了一阵阵急促又衰弱地粗重喘息声,这声音里带着一股狰狞的味道。

  “呼…哧……我”

  “呼哧……干死你,嘿,嘿嘿,看到了吗弗兰克,我,我要干死玛姬,呼……让你看清楚!”

  “呼哧……看清楚!嘶……我,不,我不行了……我。”

  “啊……!!”

  发生了什么,漆黑的病房里面到底怎么了,是谁在说话?

  这声音很耳熟,但却含糊无比,间或夹杂着浓浓的粗气声,让玛姬根本就听不清楚。

  然后,她打开了门。

  吱吖……

  走廊的灯光从她的身上照进病房,这瞬间的光亮,让她看到了什么!

  玛姬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恐怖一瞬间袭来。

  她捂着嘴的手更加的用力了,同时,玛姬也被她眼前看到的一切给吓的说不出话来,甚至,她的身体在软倒,腿用不上力气了。

  “嗬…嗬嗬!”

  弗兰克的病房地面上,醉酒的卓丹,此时的样子已经瘦到了脱相,他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肉眼可见的,他的生命在快速地凋零。

  像是回光返照般,在最后的时刻,他躺在地上的头心电感应似得转向了这边,他看到了玛姬。

  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悔恨、畅快、疯狂!

  说不上来,但他的最后的清醒,却让他明白了些什么,他张了张嘴,无声地对着玛姬道:“对不起,逃,快逃!”

  “我,我……站不起来了啊。”

  玛姬哭丧着脸,她的腿已经没有力气了。

  忍不住地,她目光上移,离开卓丹的脸,看向了他裸露的身体上,那上面,是一具有着暗青色皱褶肌肤的女体背影。

  走廊上的灯光打在那皮肤上,折射着幽暗的光,一闪一闪的如同是老树皮一样地紧贴在她的骨架子上!

  “这是什么啊,呜呜……救命!”

  玛姬忍不住哽咽了起来,她想要逃开,可是这该死的腿,却一点力气也用不上。

  “呜呜……弗兰克,你在哪里!”

  玛姬的声音就在她的喉咙里打转,恐惧,让她吓到连声音都喊不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

  她突然感到一股暖意从她的心底里生起。

  很神奇的,就像是一道温度适中的清水,缓缓地从她的心灵上涓涓而流,很快便流淌了她的全身上下。

  紧接着,一道声音从心底传来:“快过来,带着玛丽走,快点,我要坚持不住了。”

  “弗兰克!”

  “是你吗,弗兰克?”

  玛姬惊慌地发出了微小的声音,她搞不懂这会儿是不是她的错觉,还是……

  “是我,别说话,你会吸引到她的注意力的,快点过来,我在病床的这边。”

  “啊,真的是你,太好了,可,可她……”

  惊惶地说着,玛姬的目光瞅向了那具恐怖的女体。

  这恐怖的女体,她,她正在不停地在卓丹的身上扭动着、起伏着!

  “唰……”

  像是在配合她的目光,玛姬的眼前突然一道黑影闪过,等到她看清楚那是什么的时候,却只见到一条蛇一样的尾巴正不断地盘旋在这恐怖女体的屁股后面。

  “快过来玛姬,别看她,你会惊醒她,快点!”

  “啊,好好,我,我这就过来,可你确定她不会发现我吗?”

  “不会的,我正在影响她的心灵,你只要快点就行了。”

  玛姬慌里慌张地点着头,应和着这从心里出现的弗兰克的声音,手脚酸软地支了起来。

  她没有站起来,只是把自己的身体支起地面,然后鼓足了勇气,开始向着病房里面爬去。

  离着恐怖女体越来越近,她身上的冷意就越来越重。

  原来,刚才的寒冷不是错觉,是从她的身上传出来的。

  “别胡思乱想,快点,她快要完事了。”

  “啊,啊,知道了,我知道了。”

  弗兰克打断了她的念头,同时也让她的速度再次加快了不少。

  手脚并用,玛姬飞快地爬过女体和只剩下微弱呼吸的卓丹,她甚至都来不及悲伤,爬到病床的后面,便看到了滚落到地上的弗兰克,和他胸口上的小玛丽。

  “我该怎么办,你快告诉我,我现在要做什么,她是什么啊?”

  “嘘!嘘……听我说,玛姬你听我说,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但现在不是我们讨论这个的时候,听着,我现在要你带着玛丽出去,你能做到的,是不是。”

  “那你呢,你……你怎么办?”

  玛姬的脸上带着泪痕,她抱起熟睡中的玛丽,慌张地问着弗兰克。

  夏洛这个时候很冷静,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

  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屋逢偏漏连夜雨,本就重伤还没好的他偏偏遇到了这种事,或者,是约翰有着乌鸦嘴的特质。

  白天刚警告他小心点,晚上就他妈的被吸晶女郎给找上了门,他不知道他能不能应付的过去,但他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坐以待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