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四章 嘿,敬罗伊!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碎的段落 2155 2019.07.15 23:46

  眩晕,干渴!

  身体被压迫住,从四面八方挤压来的压力让他快要喘息不过来。

  昏迷中,一阵阵“嘎嘎……”的叫声传来,紧接着,头上有什么东西在啄他,很疼,也清醒了。

  大脑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的记忆留下。

  垂在夏洛眼前的是一缕缕凝结成一块块、被汗水和泥土混杂在一起的金色头发,呃,应该是金色发色吧。

  所以这依然不是我自己的身体!

  “嘎!”

  “扑棱棱……”

  才一动弹,耳边一声难听的叫声响起,然后是惊飞的大鸟。

  “这是,秃鹫!”

  “另外,我这TM的是被人活埋了是吗?”

  夏洛感觉很不好受,身体一动也动不了,并且,他还很虚弱,这是轻微中暑的征兆。

  “维度,为什么这次没有身体记忆?”

  “维度?维度?……呸呸呸!”

  一阵风吹来,一片风沙被吹进了嘴巴里。

  干裂的嘴唇枯涩无比,沙子在嘴巴里逛了一圈,被吐出来的都是滚烫的。

  头顶烈日西斜,这是快要下山了。

  “唔……”

  动了动,不行,真的是一点都动不了,只露出头颅的身体全都在地下,他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趁着余晖,他打量周围。

  只有一百八十度的视角,清晰的再告诉他,这是一个略荒凉的丘陵地带,远处的山头顶端有大雪堆积,夜晚一定会很冷。

  我得快点出来,可是……

  靠近下巴的地面上,有两根毛笔,毛笔倒下的周围,有一圈圈被挖掘的痕迹,一定身体的原主人尝试过的自救行为,可惜他失败了。

  另外,眼前他还能够看到一顶帽子,还有一把带着腰带的左轮手枪,一排排金色的子弹头罗列其上。

  “呼……”

  又是一阵风吹来,只是这一次的风凉了很多。

  “不行,这具身体已经中暑了,如果再在这里待上一晚上,会要了我的命!”

  “只是,这才开始,难道我就要浪费一次使用能力的机会吗?”

  “要不再等等?”

  才说完,夏洛就否决了自己的意见,“不能等了,还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呢,如果晚上找不到住的地方……”

  “友谊之手!”

  忽扇忽扇的翅膀,友谊之手顺着他脖子周围的地面就开始了挖掘工作。

  砂石和泥土翻开,一点点一点点地露出来他整个身体。

  抖索两下,身上穿着的是一身牛仔的衣服,带着穗子和长条的皮衣,脚腕开口的喇叭牛仔裤,后脚跟有轮子的皮靴子,再捡起地上的帽子一扣,活脱脱的一西部牛仔。

  “这是提前确定好了职业吗?”

  掏了掏兜,口袋里有一张地图,“亚美利加国内达华洲际地图。”

  “这里是内达华?是了,这里是美国的西部,十九世纪美国人在这里发现了金银矿,内达华!”

  “可是,我现在又在什么地方呢?”

  太阳已经快要落山,手上只有这一张地图,却没有任何的作用,除了清楚自己在美国的哪个州之外。

  心灵之力一直在流淌,友谊之手聪明的没有被他散去,也幸好没有散去,这里荒无人烟,他可不想走着离开这里,还不知道有人烟的地方在哪呢。

  收起地图,又戴上了左轮手枪,友谊之手环抱住他,翅膀扇动,带着他冲天而起。

  顺着一个方向,夏洛径直飞去。

  越过一座山,远处地面上开始有了光亮,很微弱,但却代表着那是一个人类聚集地。

  这是一座小镇,很落旧的小镇。

  地面是泥土夯实而成,房屋是木头做的,夜晚了,家家户户使用的也都是煤油灯间或着有那么一两间的电灯。

  走在路上,一股马粪味和臭味混杂而来,这里的人好像都已经习以为常,难闻的味道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影响。

  三三两两的,有男人把目光投在他的身上,眼神中有幸灾乐祸和诡异闪动,夏洛耳尖,听到了他们低声的交谈。

  “或许是抢劫失败了吧?”

  “我感觉不太像,是不是因为分赃不均被同伙给扔下了,你看他连一匹马都没有。”

  “那他还真幸运,没被干掉。”

  “看他腰上的那两把枪,白色的枪抦,是象牙吧?”

  “是象牙的,你想要吗?”

  正低声嘀咕着,却突然有陌生的声音插了进来。

  俩人一抬头,便看到了阴沉着脸的夏洛。

  略高大些的男人一凶,正待发作时,一把枪却突然被抽了出来并精准地送进了他的嘴巴里。

  “这里是哪?”

  “放开他,呃……别冲动,兄弟,千万别冲动,镇子里有治安官,我,好好……这里是尤因镇!”

  “尤因镇?这里离着卡森城远吗?”

  “不远,骑快马两天就能到。”

  “很好,镇子里能住人的地方在哪?”

  “往那面走,两条街道之外就到,那里是镇子里唯一的酒馆,嘿嘿,里面的女人很有味道,兄弟消消气,这些钱你拿去去去火,这只是一场误会。”

  夏洛瞅了瞅他。

  尖嘴猴腮的样子看上去很不起眼也很猥琐,但他很精明。

  从他左手上的枪指向他之后,这个人就开始认怂,没有让争端扩大,包括按住一直不服怒瞪着他的这位。

  收回枪,看了看他递过来的纸币,没有接过来,夏洛转身就走。

  “你拉着我干什么,我就不信他敢开枪,这里可是镇上!”

  “白痴,我怎么会跟你同伙,没看见他的眼神吗?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杀人不眨眼,那是嗜血!你个白痴,赶紧走。”

  “戈纳,我们去哪,不是说去找乐子……”

  “还找个屁,别说话,跟我走!”

  夏洛回头又看了眼,小个子的男人拉着那个莽汉快步离去,匆匆的,小个子回了下头,神情闪烁不定。

  眯眯眼睛,事情有意思了,看来后面还有麻烦在等着他。

  “咳咳……”

  暂时先不管这些,赶紧找到休息的地方,把身体调整过来并打听一下情况再说。

  顺着小个子男人指的方向,夏洛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一间酒馆前。

  “开拓者酒馆!”

  廊上马槽前拴着几匹高头大马,半开的门扉里吆喝声不断,碰杯声和女人的娇笑声热热闹闹地放肆传出。

  “吱吖……”

  推开门,夏洛走了进去。

  热闹的酒馆内一顿,持枪挎刀的牛仔们面面相吨,紧接着,一声高喊在人群里戏谑出声:“嘿,这不是我们的倒霉蛋罗伊吗!”

  “敬罗伊!”

  “嘿哈,敬倒霉蛋罗伊……”

  “哈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