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一章 广州粱府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碎的段落 2226 2019.09.19 21:37

  特尔费尔满头大汗地站在子爵的办公室内,他的身前,是岁数不大,头发整齐向后梳着的特林德尔子爵,也就是大英帝国在广州这一带的总负责人。

  此刻的特林德尔子爵大人正皱着眉听着特尔费尔磕磕绊绊地解释,只是对他口中所说的那位大人满心疑惑,他从未接到任何国内的消息,一般像是这种重要人物来殖民地,都会有人通知他。

  尽管他并不是雷斯本伯爵那一派系的人,可……

  “等等,你说那位大人叫什么?”

  “罗伊,那位大人叫罗伊·奥班诺,怎么了,大人?”

  奥班诺?!!

  子爵再次在大脑中疯狂地搜索,英国贵族之中有哪个家族是这个姓氏吗?

  没有!

  “会不会是骗子?”

  特尔费尔尴尬地笑着,小声道:“看起来不像,他们乘坐的船我特意回去又看了一次,很像是海军基地出产的民用商船。”

  “开始我并没有留意,但后来我记起来,当初我还在海军服役的时候,见过类似的商船,并且……”

  “并且什么?”

  特尔费尔瞄了眼子爵,一边说一边低头道:“隐约听说过,当初因为这种类型稀少的巡航舰大小的商船,国内的大贵族还争抢了起来,而雷斯本伯爵大人,咳咳……那个,他赢得了一艘,船身上面有代表伯爵大人的族徽。”

  “唔……”

  子爵接着反应了过来,有雷斯本伯爵的标识,又有随行几十位水手的护卫,那别管这位大人的姓氏为什么他没有听说过,这是决不能怠慢的一位存在,毕竟关系已经通天了。

  “你再说一遍当时你们都说了什么,尤其是那位大人的话。”

  “是。”

  随着特尔费尔绞尽脑汁地回忆,子爵越听越是了然,同时也对于这位奥班诺大人的来历有了点谱。

  “奥班诺?既然没有听说过,那就一定不是很重要的姓氏,可帝国上层的私生活实在是太过混乱了,不用说,这位一定是位私生子!”

  子爵笑了,站了起来:“只是这位私生子的口气还真不小,又是伯爵又是女王的,呵呵,看来这位私生子一定很受宠,他的父亲也一定是位受帝国重用的大人啊,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家族。”

  “这样,特尔费尔,你再去跑一趟,就说我要为这位私生子举行一场欢迎会,请他务必赏光。”

  “唔,还有,记得透露给他,在这里,如果没有我的帮助的话,那么别说是黄金打造的屋子,就是黄金打造的马桶都不一定能够挣到,一定要让他知道我的重要性,你……明白吗?”

  “是,子爵大人,我明白,我明白,我这就去。”

  一擦头上的汗,转过身正庆幸没有受到惩罚的特尔费尔再次顿住,身后子爵的声音幽幽响起:“如果那位大人因为生气而不肯来的话,那你也就不用回来了!”

  “是……”

  喉咙里干巴巴地道了句,特尔费尔步履匆匆的走出了子爵府邸。

  一出门,他便把手一招。

  守候在子爵府门前一名士兵小跑过来,这是他的手下之一,在他来之前被他派往跟随那位罗伊大人一行人。

  “卡特,那位大人去了哪里?”

  “禀告中尉,那位大人去了粱府。”

  “粱府?”

  卡特凑过来,小声道:“中尉,你忘记前两天那个找你来的梁宏达了吗?粱府就是他的家,他是一名商人。”

  “那位大人去那儿做什么?”

  “不知道。”

  “嗤,我又没问你,行了,带着几个人跟我走,我们也去粱府。”

  ……

  广州粱府。

  提起粱府,认识的人都不进纷纷摇头叹息,既叹息梁伯远离故土,为了家业身赴海外。又叹息梁伯家的小子不争气,早年间遛马走狗无一不精,近年来倒是长进了点,可也是一趋炎附势、毫无梁伯一丝骨气之纨绔子弟。

  近乡情怯,站在府门前,梁婉蓉神色更加哀婉,一边的郑少钧寸步不离,只是话语间,却让夏洛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么乌泱泱的一大帮子人想做什么,留下几个人抬着东西就行了。”

  “哼,你倒是很威风,耀武扬威的……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与那个可恶的伯爵关系这么好了。”

  “呃……“

  夏洛摸摸头,看了眼生气的郑少钧,心中明白,一定是刚才码头上的戏让她生气了,但此时也不是解释的时候,只好说了一句:“回头再与你解释,现在我叫人上前去叫门了。”

  一歪头,自有一名水手上前去拍门。

  没一会儿,门里面打开了一条缝,门子早就看到了他们这些老外,一个个的都在担惊受怕。

  一个老头从门缝中挤了出来,脸上带着忐忑不安,问道:“请,请问,洋大人们有什么事情,我,我是粱府的管家。”

  这时,梁婉蓉却开口说话了。

  只听她道:“我哥哥呢,我是梁婉蓉。”

  老头一愣,接着把目光从洋人们身上收回,看向了被护在中间的俩女。

  擦擦眼睛,“小姐!还有……郑小姐!”

  “是我们,二管家,表哥在家吗?”

  “郑小姐,公子在家,在家……快,快开中门,大小姐和表小姐回府了。”

  吱吖……

  中门大开,洋大人们随着两位小姐走进了粱府大院。

  走在俩女身后的夏洛想了想,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对老船长道:“你安排一下,让水手们回去船上。”

  顿了顿,又招过来刀疤,“回去看好水手,别让他们给我惹事。”

  “是,罗伊大人。”

  呼啦啦,水手们放下手中的物件,那是梁伯的遗产,接着一个一个地转身走出粱府。

  听到声音,走在前面的郑少钧回头看了看,随后抿了抿嘴。

  她也知道刚才罗伊那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理由,只是看着在大街上横行霸道的洋人,和唯唯诺诺的百姓,善良让她的心中很是谴责。

  再加上,她又与表妹走在这群洋人的中间,看上去更像是她在带领着洋人横行霸道一样,这让回乡的她很不是滋味。

  正想着呢,才走进大院,里面迎面就走来了一男子,未曾近身,男子便惊喜莫名地呼喊道:“小妹,还有……表妹!你,你们怎么从英国回来了,父亲呢?他没一起回来吗?”

  接着,男子也不等俩女回复他,只顾着自己惊喜地道:“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表妹,你走了后都不知道表哥是有多么的茶饭不思,按我说叔父也真是的,难道英国的教育就比大清强吗?干嘛非要送你出国去,真是……咳咳,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

  “咦,表妹,他们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