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你发现了我

在美国之畅游电影 碎的段落 2333 2019.05.16 19:59

  “太好了,你们没出事!”

  “等一下,你不是应该在……咳咳,等会说。”

  夏洛说到一半想起伊芙琳还在场,当即止住话题。

  但约翰却神色焦急地一把就推开了他,然后闯进了屋子里。“不好,她来过了!”

  “什么?”

  “他是谁?”

  夏洛和伊芙琳同时问出了口。

  但不同时的是,一个预感到事情的不对,一个却厌恶地瞪着约翰。

  约翰却不理会这些,他嗅着屋子里纯正的地狱硫磺味,却是一下子就掏出了枪,如临大敌般地背对着夏洛喊道:“她没有走远,她就在这附近,你小心点。”

  “啊……抢劫?!”

  “闭嘴!”

  “闭嘴!”

  夏洛和约翰异口同声地冲着伊芙琳喊了句。

  伊芙琳不敢动了,她不明白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才确认并接受了自己女儿死亡的事实,但现在怎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忍不住问了弗兰克一句。

  这也是夏洛想要问的,他看着约翰,等待着他的解释。

  约翰神色紧张地在屋子里来回地走动着,在每个角落里都撒了盐,并且还拿出一瓶水一样的东西在墙壁上画出某种神秘的五芒星符号。

  那符号渐渐地开始扭曲了起来!

  “我去了你姐姐的地方,可她却消失了,我发现她不在那里。”手中的动作不停,约翰一边给夏洛解释一边检查着扭曲起来的符号。

  “她以前在我儿子的身上失败过,她绝不会接受两次失败,我知道她一定会来这里,所以我急忙赶了回来,幸好她还没来得及下手,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阻止她!”

  “你知道原因吗?或者你发现有什么异常吗?”

  夏洛低头看了看不知为何不在哭泣的玛丽,她淡蓝色的眼睛正在睁着,里面却满是好奇,似乎在好奇他的怀抱为什么会这么温暖,让她感到舒服。

  自从他的心灵能力能够进入到深层次世界后,他便能模糊地感觉到人们的情绪,同时,他本身的一些情绪,也会从这感知中传达出去,这个是不受他控制的。

  婴儿的心灵是一片空白的,也是纯洁的,会不会玛丽也感应到了我对她的喜爱,她是在好奇我的这种喜爱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吗?

  “弗兰克?”

  “听你说过很多次了,你总会用‘她’来形容,所以约翰,她是一个女人是吧!”

  “不,她没有性别,她只是习惯附身在一个女人身上,你…发现了什么?”

  “不,并没有,我只是好奇而已。”

  夏洛搂紧了怀中的玛丽,同时淡淡地撇了房间中一头雾水的伊芙琳一眼,然后,他靠近了约翰。

  “弗兰克,你是不是要对我解释一下,他到底是谁,你们在做什么?莫非你也疯了不成!”

  伊芙琳恼羞成怒地质问着,也往这边挪了挪脚步。

  夏洛此时已经走到了约翰的身边,他不理质问他的伊芙琳,反而低声问起了约翰:“你确定你能应付‘她’!”

  “是的,怎么了?”

  “那好,开枪吧!”

  “什……小心!”

  约翰刚要问他对谁开枪,开什么枪,就见到自己眼前人影一闪,弗兰克便倒飞了出去。

  夏洛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的快,这已经不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了,这绝对要比他在刺客联盟中开启血脉之力时来的还要迅捷!

  “砰!”

  “啊啊啊……好疼,这是什么东西!”

  约翰开枪了,他打中了她!

  ‘她’正在痛苦地哀嚎,同时,一股股浓重的、带有地狱硫磺味道的黑烟从伊芙琳的身上冒了出来。

  夏洛躺在地上,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

  他想挣扎地爬起来,但肋骨上一阵阵的痛疼传来,不好,骨折了,内脏会不会也有损伤,这么疼!

  满头的汗水因痛疼而出,夏洛就连呼吸都会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但他不管,因为刚刚还在他怀里的玛丽,此刻已经不在了。

  “别开枪,玛丽在她的手上!”

  约翰紧握着手中的枪,视线牢牢地盯死在半空中的黑烟上,同时,那团翻滚不休的黑雾中,还有一个‘咯咯’笑着,一点也不知道恐惧为何物的小小婴儿,玛丽。

  “桀桀……你们看,她喜欢我。”

  从那黑烟中,一句阴森尖锐的声音传出来。

  她翻滚着浓浓的黑烟,悬浮在半空中的玛丽笑的越发的开心了起来。

  “她只是以为有人陪她玩摇篮,难道你们地狱中没有婴儿吗,或者你没见过摇篮?”

  “嘶……”

  夏洛捂着胸口艰难地站了起来。

  他走到约翰的身边,握住了他因为紧张和不安而青筋毕露的手,然后接过他手中的枪。

  “你……”

  “我怕你忍不住开枪,那样会伤到玛丽的。”

  “嘿嘿嘿……就是这样,人类的情感从来都是软弱的,你很在乎这个婴儿是吗,弗兰克!”

  黑烟凝固了下来,随后,从中露出了一双腥黄色的眼睛。

  那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疯狂和残忍让人触目惊心!

  夏洛的目光稍微下移,地上生死不知的伊芙琳正躺在那里,担忧的看了一眼后,他再次把目光对准了半空中的恶魔。

  “我不奇怪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但……嘶,好疼,恩,这位恶魔女士?还是先生,抱歉,你的声音让我听不出来,请问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哦呵呵,你在套我的话是吗,现在还不是时候,但你可以叫我黄眼,我不介意这个难听的名字。”

  “哦,还有,很抱歉我刚才下手有点重。”

  夏洛心里忍不住骂了句,恶魔都是这么聪明的家伙吗?居然还知道反讽。

  摇摇头,他像是忍不住疼痛而低下了头,暗自思量起来,要不是没看过这部剧,他也不至于来套话,并且,玛丽还在她手上,这有些让他不敢轻易动手。

  对于自己的枪法,他是自信的,但现在的状况是,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恶魔的实力如何,约翰不是说他能对付的了吗,可为什么一枪过后,这个恶魔居然没事?

  琢磨了一下,夏洛又想到,从他刚才的力量上来看,这只恶魔能够轻易地杀死他和约翰,但现在为何却不急着动手,难道她胜券在握,还是……

  “你很在意这把枪?”夏洛突然抬头问道。

  半空中的黄眼恶魔神色一凝,紧接着就大笑了起来“桀桀桀……你很聪明,你的姐姐更加的聪明,她的死亡让我的打算落空了,就跟当初的……”

  “当初果然是你,你这个该死的恶魔!”

  “哦不不不,约翰,你应该感谢我,我只是杀了你的妻子,你的两个孩子不是没事吗,对了,他们现在如何了,过得怎么样了?”

  “你……”

  “咳咳!”夏洛咳嗦了两声,打断了约翰和他的交谈,现在可不是你叙旧的时候,玛丽还在恶魔的手中呢。

  紧接着,夏洛举着枪道:“把孩子还给我,我把这把枪交给你如何?我知道你很在意这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