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神之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5章 骑士的宽容

神之任性 王淇锋 2244 2019.04.19 08:12

  楼下除了特德残缺的尸体,已经空无一人。

  显然,在罗萨上楼之后,村长维克和那些驮夫就立即逃跑了。

  罗萨并不关心驮夫们的去向,他很清楚那些人都是被从市场上临时雇来的,应该不会和秃鹫盗匪团有什么瓜葛。

  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找到村长维克,这样才能弄清楚周围还有没有盗匪团的人。

  想要招呼伊芙一起出门去搜寻,骑士却看见她脸上正露着意味不明的微笑,不禁愣了一下。

  “是有什么发现吗?”

  “不,并没有,只是刚刚杀了人心情很舒畅。”

  女孩胡乱回应着,然后向着罗萨走了过来,手里却偷偷把他的那两颗断牙藏进了自己的衣袋里。

  她过于糟糕的回答让罗萨很想要立即对她进行思想矫正,但犹豫了一下,骑士还是放弃了,然后对女孩说要去搜寻村长。

  “好啊,赶紧出发吧,等找到他了,我会把他变得扁扁的。”

  女孩用兴高采烈的语气说道。

  罗萨瞪了她一眼,几乎要忍不住马上开始说教大会了,但他强忍了下来,率先走出了房门。

  骑士当然想不到刚才那些可怕的话,只是伊芙偷了他的断牙怕被发现、才故意说得那么夸张来掩饰自己慌乱的。

  尽管已是深夜,但月光皎洁亮如白昼,对搜寻很有利。

  到了拴牲口那里,罗萨发现骆驼少了四匹,知道是那些驮夫骑着逃跑了。

  其他牲口都还在,村长应该并没有离开村子,而是躲在了某个地方。不过为防万一,罗萨决定如果找不到他,就立即带着伊芙离开。

  两人立即挨屋搜起来,作为曾经的治安官,罗萨在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而且这里的房子都很简陋,搜查起来并不困难。

  但搜遍了所有房子,都只有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村民,并没有找到村长。

  罗萨并没有去逼问这些村民,作为普通人,他们只可能是盗匪侵害的对象,还没有资格当同伙,他们脸上的恐惧也让骑士不忍心去逼迫。

  就在罗萨打算回到拴牲口那里,然后离开这个村子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暗骂起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

  骑士重新回到了村长的房子前,然后仔细查看起地面来——这里毕竟是在沙漠中,沙尘会持续飘降到村子里来,旧的痕迹会很快就被盖住,但新鲜的痕迹却非常明显……

  最近从房子里出来的除了自己和伊芙,就只有驮夫们和村长维克了。驮夫们显然是直奔牲口那边骑上骆驼逃跑了,而自己和伊芙的脚印当然很熟悉,能够轻易辨别出来,剩下的就只可能是维克的了。

  罗萨认真地观察着,很快就找到了那个脚印的去向。让他意外的是,维克竟然就躲在自己房子背后的柴堆里!

  把抖个不停的维克从枯树枝和干草中拎出来后,他立即痛哭流涕地大声求饶起来,并极力辩解自己完全是被迫的,实际上从没有过一丝一毫要谋害罗萨他们的主观意愿。

  骑士在心里认同他的辩解,这样一个胆小鬼确实不太可能有勇气主动去做这些事。

  然而,客观上维克却就是做了盗匪们的同谋,而且差点让伊芙遭受了凌辱,罗萨自然不可能就这么宽恕他。

  在命令女孩背转身并掩上耳朵后,罗萨尽心尽力地“服侍”了维克一番,尽管离他应得的还差得远,但也足以让这个老家伙痛悔自己没有早点下地狱了。

  “好吧,现在到交谈时间了,维克先生,请把握住机会。当然,如果你觉得动手比动嘴更好的话,我也很乐意再为你效劳。”

  罗萨阴沉着脸对村长说道,这些“彬彬有礼”的威胁让早已偷偷转过身来看着的伊芙忍不住笑出声来。

  被瞪了一眼后,女孩立即吐吐舌尖还以了鬼脸,丝毫没有为自己不遵守命令感到羞愧。

  对这个恃宠而骄的家伙罗萨没什么办法,心里忧虑着该如何才能修正她严重偏差了的脑子。

  当然,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审讯村长,教育孩子这种事一时半会急不来……

  罗萨的威胁让维克十分恐惧,他立即供述起来自己是怎么被迫遵照强盗们的指示行事的,然后又极力辩白起来,哭诉自己完全是身不由己,哀求罗萨饶恕他。

  容颜衰老不堪的维克极尽卑躬屈膝之能事,声泪俱下的可怜样确实很能打动人,骑士心软了,觉得在把他送去地狱之后也可以宽恕他了。

  不过在那之前,得先让他把嘴张得更大一些——这个老家伙还有所隐瞒,并没有透露强盗们更多的信息。

  强盗们从哪里来?他们在附近还有没有其他据点?

  罗萨直截了当地问道,同时示意村长如果嘴巴实在不够方便,也可以帮他在肚子上多开上几个口子来提高表述能力。

  罗萨言语幽默的威胁让伊芙噗嗤一声娇笑了起来,但对于维克来说,这就不是什么有趣的前景了。

  于是,村长不得不抛开泄露盗匪们的秘密可能招致残酷惩罚的恐惧,和盘托出了他所知道的一切,以图先渡过眼前紧迫的难关。

  维克供述道,强盗们来自于上游的热砂村,那个村子是附近几个村落中最大的,应该就是秃鹫盗匪团在这一带最主要的据点了。

  至于占据热砂村的强盗们的具体情况,维克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因为他在这几个匪徒到来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村子,也不可能有那个胆量去热砂村查看。

  村长说的应该是事实,如果他能有那个胆量的话,就不可能那么老实地成为强盗们的同谋了,以罗萨做过治安官的经历,只要那时候维克稍微有点暗示的意图,他都能够提防到杰斯维特的陷阱。

  这不是骑士在给自己找理由开脱,他的愧疚感仍然沉甸甸地压在心里,罗萨并不是那种善于遗忘自己过失的人。

  但是,公正可不等于拿自己的过错去抵消别人应承担的罪责。

  罗萨必须为自己的失职反省,维克也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受到惩罚,被胁迫并不该成为免罪符,否则世界上所有的恶人都可以说自己是被欲望胁迫的了。

  于是,在又反复询问了几次,确认村长已经完全供述之后,骑士把他手脚都绑了起来,然后带到了河边。

  既然维克好好地配合了审问,也确实认识到了自己的罪行,罗萨认为应该宽大处理,打算把他扔到河里去和他常吃的那些鱼作伴。如果维克能努力博得鱼儿们的认同,也许就可以长留在那里而不至于下地狱受苦了。

  月海的骑士毕竟是个非常温柔的青年,深深懂得宽容是爱的基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