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硬汉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回家

硬汉崛起 胡油 2069 2019.05.24 21:34

  “咯吱,咯吱……”

  北风呼啸。

  杨峥踩着积雪回家,手里还提溜个纸箱子。

  他的家住在城郊,是一栋很老很老的安置小区,陈旧得厉害。这儿距离影视城实在太远,跑戏不方便,所以他才会在那边租房住。

  杨峥和偶尔路过的邻居打着招呼,转弯来到自家楼下。

  巧得很,他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母亲王桂兰。

  王桂兰今年五十二岁,在附近的小超市工作,当理货员,性格非常的直爽。此时她挽着菜篮子,正要上楼梯开门呢。

  “妈!”

  “呦,小峥回来啦?你怎么瘦成这样?啊?瞧瞧,又黑又瘦的!”

  天底下的母亲可能全是一个模样,只要孩子不在身边,保证一准会嫌瘦。

  “妈,您什么眼神儿,剧组伙食挺好的,我连肚子都吃大了。”

  王桂兰摇头道:“脸小了肚子还能大?净瞎说!”

  “嘿嘿。”杨峥接着打岔道,“您看看,我给您买的什么?”

  “什么?”

  “您颈椎有问题,按摩的,睡觉之前啦,看电视啦,按一按肯定舒服。哦,我还给爸买了个喝水的保温杯。”

  “花那些钱干啥。”

  “也没多少钱……”

  母子二人边走边说,王桂兰拿钥匙把门打开。

  杨峥他们家住在一楼,两室一厅,有八十多个平米。简简单单的大白墙,普普通通的木家具,却透着一股亲切的温馨感。

  格外舒服。

  “小峥你歇着吧,我给你做饭。今天有萝卜烧肉,还有虎皮青椒,汤就喝紫菜蛋花的。”王桂兰急匆匆地往厨房走,打篮子里往外拾掇东西。

  “不,我来帮忙,这样爸也能早些吃到。外面风大,挺冷的。”杨峥说。

  “噢,那好,你把萝卜洗洗切开,切成块儿。”

  “好嘞……”

  ——老杨同志看着个书报亭,卖卖香烟和杂志什么的,白天基本不回家,吃饭全要靠媳妇送。做这行看似风不打头雨不打脸,其实挺熬人的,还得交不少租金。

  杨峥娴熟地忙活着,嘴里也没耽误聊天。

  “妈,我给您卡上转了两万块钱。”

  “多少?!”

  “两万整。我去白云拍的戏,山区,组里给五百块一天呢。”

  “怪不得瘦成这样……”

  可怜天下父母心!

  王桂兰又是欢喜又是心疼,心疼远远大过于欢喜。她的眼圈儿微微泛红,还转过脸去,故意不让儿子看见。

  “我给你存着,留以后结婚用。今年你都二十五岁了,过完年二十六,也该找个对象了。”

  “不急不急。我现在生活没有规律,找对象是害人家。”

  “那什么时候能规律?”

  “再等等。”

  “哼,再等等,再等等,这话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要么,咱还回去干厨师好不好?酒楼里女孩子多,谈恋爱容易些……”

  杨峥知道母亲恐怕又要念“循环咒”,所以赶紧闭上嘴,装聋作哑。

  不一会儿,饭菜都得了。

  世界上最质朴,又最好的味道,一定是家常的,属于母亲创造的。

  虎皮青椒,辣椒皮皱皱的,焦焦的,炒得恰到好处。

  萝卜烧肉,萝卜鲜,猪肉香,萝卜全数吸收了浓郁的汤汁,比肉好吃多了。

  更妙的是,他们家里还有一坛陈年老糖蒜!那糖蒜色泽发黑,卖相挺一般,但嚼起来却嘎嘣脆,酸甜适口,回味无穷,是下饭的绝佳神器。

  王桂兰有个固执的“小毛病”。

  儿子可以帮忙洗洗涮涮,但只要她在家,炒菜就不准杨峥插手。

  这是因为,当年杨峥学厨遭了许多罪,十分辛苦。她不想让儿子在外面炒了一整天菜,回家还接着炒……时间一长,她便养成了习惯。

  “叮叮当当……”

  从《致命追击》剧组出来,杨峥不用再刻意节食,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他一口气连续干掉三大碗米饭,仍然意犹未尽。

  看见儿子吃得香,王桂兰笑得欣慰。

  知道杨峥是个无底洞,刚才她还特意煎了五个鸡蛋……

  “终于饱了!”

  杨峥摸着肚皮,很幸福。

  “我给你爸装饭去,你歇歇就赶紧往那送。”

  “知道了。”

  杨峥思索片刻,又说道,“妈,您看我现在的收入情况也还不错,每个月最少也有五、六千块。不如咱们让爸退掉书报亭,回家享福吧?”

  王桂兰白了他一眼:“想都别想,你爸绝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

  王桂兰道:“你爸说,得好好赚钱,将来要在市区给你付个首付,买新房。”

  “咱家房子挺好的,干嘛非得买新房?”

  “现在有几个姑娘愿意跟公婆一块儿住的?你们小的,跟我们老的,生活观念不一样,生活习惯也不一样,住到一起容易闹矛盾。”

  “有道理。爸搁家里喜欢抽烟,您又特别唠叨,确实不怎么好处。”

  “说什么呢你?啊?!谁不好处?”

  “嘿嘿,您别操心了,就算要买房子,那也是得我自个儿奋斗,自个儿买……”

  ……

  外面又飘起了雪花。

  杨峥戴好手套,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去给父亲送饭。

  目的地在小区北门。得穿过马路,走到马路另一侧,那儿有个公交站台,看见站台了,也就看见了他们家的书报亭。

  杨峥走得快,不多时就到了。

  “爸,您吃饭。”

  “噢……”

  老杨意外看见儿子,饱经风霜的脸上升起笑容,“小峥多会儿回家的?”

  “刚刚。您趁热吃,吃完赶紧回去休息,今天由我给您守着。”

  老杨乐了:“开玩笑,你知道价钱吗?咱们这是做生意,不是做慈善……”

  “哈哈哈。”

  杨峥也笑了。

  书报亭里堆满各种货物,又得开着电暖器取暖,根本容不下两个人进。

  ——爷俩可都是正经的大块头啊!

  老杨坐在里面吃饭。

  杨峥蹲在外头抽烟。

  还没有说上几句话,两个人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父亲与儿子,相顾无言,这应该是大部分家庭的常态。

  儿子已经长成。

  父亲依旧深沉。

  两个强硬的男人,各自挺直腰杆面对生活,都羞于对彼此坦露心扉。

  爱,是说不出口的。

  风越来越大。

  杨峥无意中发现,父亲额角的皱纹,貌似又深了……

  他怔了一怔,眼睛忽然有些发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