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硬汉崛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一枚金戒指

硬汉崛起 胡油 3468 2019.07.06 21:06

  这是一所廉价宾馆。

  房间逼仄,光线也不好,里外都透着莫名的压抑。

  林飞羽盯住电脑屏幕,正在客厅办公。

  桌子上堆满了简历,两只眼睛熬得通红,手边的包子也早已经冷透。虽然身体疲累,可他的情绪却异常亢奋。

  ——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自己热爱的事业,又何尝不是种幸福?

  林飞羽被幸福包围着,同时也在透支着生命。

  饮食不规律,烟抽得太凶,还严重缺乏睡眠……

  良久。

  良久。

  林飞羽揉揉眼睛,拿起钢笔来,亲自为《绝望》创作一首插曲。

  电影中的音乐,如配乐或插曲等等,用简单的话说,无非有那么几类作用。

  第一:心理功能。

  铺设氛围,表达人物情绪,等等。

  第二:物理功能。

  引起时间或空间的联想。

  第三类:结构功能。

  贯穿主题,组接场景,等等。

  林飞羽负责写词的部分,有专业的朋友帮忙制作,并运用在片子里。这么样一来,不仅只是单纯为了省钱,还可以表达自己的思想,明确电影的意义。

  嗯,《绝望》是他“亲生”的“孩子”,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

  林飞羽抿抿嘴唇,写道——

  我在旷野里独自流浪

  没有阳光,辨不清方向

  就像飞鸟折断了翅膀

  听说希望盛开在远方

  孤高动人,蜜一样甜香

  但愿它可以经受风霜

  依旧是梦境中的模样

  不曾凋落,吐露着芬芳……

  流浪、方向、翅膀、希望、但愿、梦境、凋落。

  怎一个“哀”字了得?

  诗句往往都是心灵的直接体现。

  从措辞来看,包括影片的名字《绝望》,都透着浓浓的颓废和悲凉味道。或许,这就是林飞羽对自身境况的写照。

  “导演!”

  外面有个清脆的女声喊道,“九点啦,咱们准备开始面试吧?”

  “噢,可以了!”

  林飞羽如梦初醒。他赶紧把没吃完的早点收起来,打开窗户通风,接着又去洗手间冲了把脸。

  《绝望》的剧情相对简单,人物寥寥无几。除了让熟悉的朋友担任角色之外,剩下的演员他都要一个一个的亲自筛选。

  九点半左右,宾馆热闹多了,走廊里排着队伍,不时有嘈杂的说话声音。

  林飞羽当然不止求助了老张一个群头,任务量还是蛮重的。

  熙熙攘攘。

  来来去去。

  从上午看到中午,又从中午忙到下午。

  林飞羽越选越难受,情绪大受挫伤!

  说句丧气的话——在龙套演员中寻觅角色,基本相当于“矮子里面拔将军”,能有几个真正高明的?!

  如果自己资金充裕,又哪会这么寒碜?

  “下一个,杨峥!”

  “噢?”

  林飞羽瞬间振作精神!

  杨峥是张为民强烈推荐的,他早已研究过资料,并确定他为男主角的候选者之一。

  因为第一眼,杨峥给人的印象便非常突出。

  他有双明亮的眸子,专注,而且平静,气质在沉稳之中还裹着几分冷淡。

  似乎是不太容易接近。

  这类演员形象阳刚,天生就适合扮演各种男子汉。正面的也好,反面的也罢,只要技术没什么大问题,可塑性应该是很强的。

  他的视频资料被剪辑过,内容短小精干。

  杨峥首先自我介绍了年龄、身高、体重、从业时间等等情况,特长是骑马、游泳、以及枪术,有过多次拍摄武戏的经历。

  ——通过录制小片,演员们可以清楚的展示形体和声音,从而让导演大致了解自己。

  这一点十分重要。

  结尾部分,是林飞羽最期待的环节。

  杨峥把参与过的作品拣重点说了几个,《神刀门》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因为眼下《黑桃K》尚未公映,他就没有主动提及。

  林飞羽特意搜索了《刀》剧的片段,审视过。

  在血战锦衣卫的时候,特别是水潭那一段儿,杨峥眼里的决绝与暴戾,给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哟!

  不错嘛。

  杨峥身上的确没有专业院校的影子,技术也稍嫌生涩。但是,他的生涩却是真挚的,天然去雕饰的,别有一种新鲜的味道。

  很令人期待。

  “哒哒哒!”敲门声响起。

  “请进!”

  “林导好。”

  “杨峥你好,请坐。”

  “谢谢……”

  杨峥显得落落大方,嘴角挂着礼貌的微笑。

  ——杨峥现在只是一名特约演员,没有成名成家,也没有挑选剧组的资格。

  只要能赚到钱,他什么活都愿意接!

  烂剧,神剧,雷人剧,根本无所谓。

  金牌配角张元启曾经说过:艺术,是你在吃饱肚子之后才考虑的事情……

  所以,明知道林飞羽籍籍无名,杨峥还是照样来了。

  出演男一号啊!这个机会可谓不容错过!

  二人彼此对视,互相端详着。

  杨峥如同视频里一样,自信从容,举止坦荡,又让林导倾心了几分。

  而林导呢?

  眼神智慧,闪动着不易察觉的机敏,绝非普通人物可比。

  哥俩还都算满意。

  杨峥本以为林飞羽会像其他导演那样,要出个啥题目现场考考他,可结果呢?却大跌眼镜!

  “你的技术我已经有所了解了,咱们不妨随便聊聊吧?”

  嘶……

  莫非是要剖析什么角色,探讨探讨专业深度,好来个“管中窥豹”,从侧面考校自己?

  一定没错了。

  杨峥干脆地应声道:“哎。”

  “我有个疑惑想要问问你!”林飞羽似笑非笑的。

  “您请!”

  “电影是什么?”

  听完林飞羽的话,杨峥表情一呆。

  我靠!

  时间是什么?

  生命是什么?

  世界又是什么?

  这特么哪里是技术问题,分明是哲学问题嘛!

  他嘴角抽搐,搜肠刮肚的,仔细想了十几秒钟。最后,只能用笨拙的答案回复导演。

  “电影……应该是一道菜……”

  啥?

  林飞羽也呆住了,他纳闷地重复道:“电影居然是一道菜?!”

  杨峥道:“啊,差不多。做饭按照地域可分为八大菜系,有无数种演绎风格。电影按照题材来区别,也有各种各样的表现手法。您看呐,厨师要把食材预先处理了,再加热,调配好味道,最后呈现给顾客品尝。而导演要统筹各个部门,将故事完整的呈现出来,借助作品向观众们表达自己的思想、或者感悟。这个过程,同样也像是在‘烹饪’菜品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

  “……”

  林飞羽竟无言以对。

  看来,这个特约相当内秀,肚子里是真有东西呀!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草莽”之中,未必就没有隐藏着的“遗珠”。

  啧啧!

  林飞羽对杨峥愈加满意。

  哥俩又继续闲聊一段儿,杨峥的稳健气度,又给自己添了不少分数。

  林飞羽心中已有计较,就开口结束面试。

  “你保持电话畅通,回去等信儿吧?”

  “好的!”

  杨峥习以为常——男一号又不是打酱油的,导演哪能当时便拍板呢?

  咱能上就上,不能上拉倒。

  杨峥起身向林导告辞,哪料到,这时却发生了一件意外!

  ……

  门口处,忽然传来了刺耳的争吵声。

  “姐,林导正忙着呢,您不能进去……”

  “别拦我,我偏要进!”

  “轰隆!”

  一位女子强行撞门,闯了进来,身后跟着慌张的工作人员。

  “林飞羽!你说说,我阿眉哪点对不起你?!”

  她个子高高的,年纪大约有二十四五岁,杏眼圆睁,脸上的悲愤无可形容。

  一刹那!

  杨峥在林飞羽的眼睛里,看到了慌乱、羞愧、和闪缩。

  很明显,他们两人关系不一般!

  林导手足无措,苍白着面孔站起来:“阿眉,你……你别胡闹。”

  “哈,咱俩到底是谁在胡闹?嗯?”

  “我……”

  女子哭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

  林飞羽欲言又止,嘴唇无力的一开一合。

  太尴尬了!

  杨峥本能的想要避让出去,可那个女子正堵着门,根本走不了啊!他只好躲到窗口那儿,背过身子,假装自己是隐形的。

  除此之外,他还能咋办呢?

  “林飞羽,请你告诉我,咱俩准备结婚的房子,怎么就变成了别人的?”

  “我要拍电影,钱不够,所以……给卖了……”

  什么?!

  听到这里,杨峥脊背一颤。

  ——卖房子倾家荡产拍电影,他从前倒也耳闻过,这回终于见到“活人”了!此种行为究竟是好是坏,是疯是傻?他除了震撼之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样评价。

  “果然……呜……林飞羽,电影!电影!!电影!!!你有没有考虑过我?考虑过我们的将来?当一个副导演,给别的剧组工作,一年至少也可以收入十几万吧?安生日子不过,非得瞎折腾!上次的事情,你就没有吸取一点教训?”

  林飞羽涩声道:“阿眉,你,你冷静些,我总要再搏一搏的……因为那是我的梦想。”

  “你可以试,但拜托别拿咱俩的幸福去赌!你知道吗,我爸现在正催着定日子结婚呢!房子没了,你让我怎么跟家里交代?”

  “……”

  甭管如何辩解都是苍白的。

  林飞羽无地自容,面上却依然保持着倔强。

  “我再问你一句,能不能把房子拿回来?能不能不拍你那个什么破电影?”

  林飞羽咬牙道:“阿眉,木已成舟了,恐怕很难……”

  “呜呜呜!”

  女子的抽泣一声比一声低沉,泪水滂沱。

  她伤心至极,哀求道:“飞羽,跟我回去吧!一个人体现自己的价值,不一定非要成功啊。”

  林飞羽沉默。

  决绝的闭口沉默。

  “好!”

  女子慢慢地抬起胳膊,用右手托住左手,转动着无名指上的黄金婚戒。

  那枚戒指细细的,很好看。

  她无限珍惜。

  眼泪大颗掉落。

  “说话呀?飞羽,你还有机会的!不然,你就要失去我了……”

  林飞羽就像迎面被砍了一刀,五官扭曲!

  “别!”

  “跟我走吗?”

  “阿眉,你别逼我……这部电影,是我全部的希望,我不能放弃它!”

  “那好!”

  哀莫大于心死。

  女子摘下婚戒,猛然向远处用力抛掷!

  一道金色的微光,从窗口飞了出去!

  杨峥眼睁睁地看着它划过,眼睁睁地看着它飞远,湮灭,消失……

  在这个瞬间,两颗心同时破碎了!

  接下来,是女子奔跑的声音,越跑越远,越跑越远。

  很久。

  很久。

  杨峥缓缓转身,低着头,不忍去看导演的表情。

  “咚!”

  林飞羽就像被抽去血肉,跪下了。

  他捂住面颊,失声痛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