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帷幔金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反劫

帷幔金戈 八百里曼陀罗 2500 2021.08.19 12:09

  一个时辰后,预感念慈已经陷入沉睡的胡愈出现在了门外,她的神色在荧荧灯笼下显得阴沉且浑浊。

  “吱呀”一声,门被轻轻地推开,踏进来胡愈提着灯笼往床榻方向一照,竟吃惊发现榻上空无一人。

  发懵的她正欲转身,便被一只执着帕子的手死死地捂住口鼻,胡愈用着惊骇的眼神斜视,瞧见脸侧探出念慈那张乌沉的面孔。

  胡愈不断地挣扎,奈何念慈下了通身的力气,死活挣扎不开。与此同时,帕子上散发出的一股子檀香,正不断地麻痹她的神智,俘虏她的身体,没一会儿便软了身子,昏睡在地上。

  念慈低头啐了口道:“这就是你欲害我的迷香,现在我将它磨成粉末,还给你!”

  烛火重燃,房间复明,然而腾腾杀意却仍旧没有结束。念慈蹲下身,从胡愈的身上找到了一块掌心大的镀金铜块。

  她屏息静气,皱眉道:“果然身上带着东西,意图将我迷晕后,便将它放我入喉中,令我窒息而亡,无声无息的害人,难怪以往可以屡屡得手。”

  念慈将胡愈搬到了床上,慨然道:“你效忠芭里氏,对我心存杀念,我若留你活着,日后势必还会给我带来危险。事已至此,我只得以牙还牙,要了你性命。”

  微沉的铜块被念慈塞入胡愈口中,片刻工夫胡愈便窒息而亡,整个过程没有知觉,没有反抗,亦没有痛苦。

  念慈坐在一旁看着气绝的胡愈,不禁觉得一阵恶寒,她难受地搓着满是冷汗的手道:“没事没事,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十年来她害死了三条人命,今日她死在我手上,也算是因果报应。”

  念慈走到供桌前,重新点上香,对地藏王菩萨默默祈祷:我梁念慈有生以来从不拜佛,今日便向您破次例。你若真的有灵,还请您告诉那几位苦主,和她们说深仇已报,忘早日投胎,以待来生。”

  夜中枯叶摇曳,风吹萧索,念慈大声惊呼,将胡愈在暴毙的消息,传递到没藏府每个角落,一时间四周灯笼纷纷打起,惶恐的下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议论纷纷。一盏茶后,闻讯而来的裘姚和芭里氏来到了崇明阁。

  胡愈的尸首放置在院里,芭里氏姑侄惶惑的走上前,掩着鼻子打量了两眼后,面面相觑,好半晌都说不话来。

  循着以往的情况,此刻死在这的理应是念慈,怎么可能会是自己的心腹?事态不仅没有按照设想的方向发展,反而反其道而行之,唯一的解释便只有被念慈将计就计。

  裘姚恍然大悟,急起锋芒对念慈询问:“怎么回事?今早我见到胡愈时她还好好的,怎么半日不到,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

  念慈睁着惊惶的眼:“我也不知道原委,入夜后我在后园散心,回来后便目睹了这一惨状,吓得我到现在都心绪不宁。”

  云獒端来一个盛着铜块的盘子:“夫人,胡愈的死因,小人已调查清楚,为吞金而亡。这死法不禁让我想起以往的陈年旧事,您说会不会是这楼里的脏东西又作怪了?”

  裘姚睇了眼铜块:“崇明楼不干净只是传言,况且就算今个这寝房闹鬼,殁得也该是住在这的梁孺人,为何会是胡愈?她一个丫鬟死在主人的榻上,实在是奇怪的很!”

  云獒道:“兴许是胡愈过来为梁孺人添茶送水时,凑巧撞了邪吧。”

  如定律注视着念慈,眼中微微一沉:“不对呀。主母,方才梁孺人说她在后园散心,可我给您送夜宵时,曾路过后园,并没有瞧见她呀。”

  芭里氏质问道:“梁孺人,我的仆人可与你的话相背啊,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今晚究竟在不在寝房?”

  念慈沉静道:“主母面前,妾身不敢妄语。”

  裘姚语气不快,沉声道:“口说无凭,你得有证人证明你确实不在。”

  芭里氏姑侄输了一计,此刻便在胡愈的死因上大做文章,咄咄逼人,盘剥不断。纵是念慈聪慧,一时也难以招架:“证人?这……”

  裘姚见她语塞,冷笑一声:“胡愈死在你房中,你若证明不了你今晚不在崇明楼,就有杀人伪造之嫌。恶鬼害人?哼,比起牵强附会的鬼神之说,我觉得人作恶更符合常理。”

  “妹妹不要为难梁孺人,我可以替她证明。”

  这声音有些恹恹的,众人望去,原是王妃颇超那征来了。先太后新丧,依照规定,命妇们都得要穿戴素服,但没藏府势盛,上上下下皆只做寻常打扮,不遵循规矩。唯有颇超那征恪守本分,一身素白的袍子,头上戴着几只简单的银制首饰。

  芭里氏微一扬眸,语气有些冷淡:“你身子一向不好,何必赶着夜风,出来凑这个热闹?”

  颇超那征对念慈微微一笑:“府里出了这等人命案子,儿媳作为王妃,本就应该来处理,更何况我若不来的话,梁孺人就得背上不该背的罪名了。”

  芭里氏懒懒抬了抬眼:“你的意思,是今晚看到梁孺人去后院了?”

  颇超那征含了一缕妥帖的笑意,和言道:“母亲,其实梁孺人并不在后院,而是去我那给我请安了。唉,说起来幸好她人在我那里,否则她就要和以前待在这几位故人似的,香消玉殒了。”

  裘姚对颇超那征显然是不信的:“梁孺人,你既是去了王妃那,为何却和我们说你在后院?诓骗我与主母,是何道理!”

  颇超那征道:“是我让她不要说的,国相不是曾打过招呼,说我身子不好,闲杂人等非必要不得去我那打扰,我担心梁孺人去我那探访的事被他知道了,会责怪她不懂事。”

  芭里氏轻轻一嗤,带了几许威胁之色:“是吗?若真如此,梁孺人的运气可真好,我希望你这好运,能一直延续下去。”

  念慈从容自若:“哪是什么运气好啊,妾身不过是蒙地藏菩萨庇佑罢了。”

  颇超那征的目光逡巡在念慈身上,含有一抹欣赏之意:“母亲,虽说梁孺人一时幸运躲过一劫,可毕竟这崇明楼不太安全,为了不再出事故,不如您让她搬我附近的房里居住吧。”

  芭里氏黑冷的眸子在她面上轻轻一刮:“梁孺人福慧双修,命好运好,何需迁居折腾?况且离你那么近,岂不是要扰了您清静。我看她就住这吧,这有福之人哪,鬼怪不亲。”

  颇超那征点点头:“母亲说得有道理,只是若是不迁的话,我觉得可以给她多安排几个仆人,若真有什么突发情况,也有人保她周全。”

  裘姚急忙毛遂自荐:“胡愈没了,确实得给崇明楼配点得力的佣人,姑母,这事就交给我安排吧。”

  颇超那征紧跟着话道:“裘姚,平日里你帮我打点那么多事情,已经够操劳的了,今日我人都来了,怎还能麻烦你?母亲,这里的安置诸事,就交给我办吧,您今日受了惊,应该早些回去歇息。”

  裘姚见颇超那征与自己相争,连忙征询芭里氏意见:“这……姑母?”

  芭里氏紧蹙眉头,脸色很不好看:“你是狼晴的王妃,安置妾室合情合理,这事就交给你办了,另外速速将这胡愈料理干净,吞金自杀,晦气得很!裘姚,我们走。”

  裘姚不乐意地对了颇超那征一眼,搀扶起芭里氏的胳膊: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