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帷幔金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心腹

帷幔金戈 八百里曼陀罗 2124 2021.09.01 18:39

  心有余悸的念慈托着腮静默良久,仙阙婢端了杯砖茶送到眼前,小心翼翼道:“孺人受惊了,喝点茶定定心吧。”

  念慈摆了摆手,仙阙婢看着念慈的脸色,轻声道:“孺人,庄里究竟发生了何事,好端端地您为何会在圈里?”

  念慈心下愤怒,冷然道:“这得要问那个符升,是他把我给引到那,并推进去的。”

  仙阙婢一怔,立刻会意:“符升?我回来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他急急忙忙的离开庄子,我原以为他是去找人来救你,搞了半天,他是逃出生天。哼,这个混账东西,我若是与他遇见,定打得他皮开肉绽,给您以死谢罪!”

  念慈饮了口茶,慢慢道:“这厮不过是个马前卒,可恨的是他背后的主使之人。”

  仙阙婢叹口气:“孺人现在在府中打眼得很,以后这类似的危险,怕是不会少了。”

  念慈微微一笑:“所以我这不是来邀你来做我的贴身女史嘛,之前我只知道你正直果敢,机敏善良,却不知道你竟有一身好武功,方才你教训手底下那群狼的样子,可真是威风极了,难怪你在狼庄这样凶恶的地方待了这么的多年,都能安然无恙。”

  仙阙婢掰着指头,苦笑道:“唉,只是现在有本事压制这些猛兽罢了,刚来的那几年,我也没少受过伤。”

  念慈想了想道:“莫非你这一身武功是后学的?据我所知,仙姓起源于反唐枭雄王仙芝,当年王仙芝战败于黄梅后,便改姓为仙,躲避战乱追捕,照理说他的后人,本就该个个骁勇善战啊。”

  仙阙婢道:“孺人真是见识广博,不错,我先祖确实是黄巢名将王仙芝。只是说来惭愧,虽然祖宗有着万夫不当之勇,可到了我这一代,武功已不及祖宗的半成火候。记得我初来狼庄时,这里的狼还都是些小崽子,虽然我亲手将它们带大,但是它们偶尔还是犯起野性攻击我,那时的我至多能保下性命,但难保不会受皮肉之苦。”

  念慈眼神一跳:“我原以为这的狼只攻击生人,没想到竟连你也会袭击,当真是喂不熟的畜生,那你这武功,后来是如何精进的呢?”

  仙阙婢道:“有一次我被咬伤了左臂,但府里人不仅不给我钱医治,还一力送来更多的灰狼让我饲养。没办法,我只得亲自上山采药,可这大夏山上的环境有多恶劣,您是知道的。没采多久,伤口便就开始皲裂,幸亏有个侠客路过,不仅用极好的金疮药帮我处理了伤口,而且还赠了我这只玉锦鞭及一本白环鞭法。这鞭法出自甘州回鹘,使起来柔中带刚,变化多端,其招势莫说是打狼,就是对上境界的高手,也能凭借那令人捉摸不透的诡谲招势,与其相持一二。”

  念慈惊叹道:“这样厉害的武功秘笈,通常都会被人奉为至宝,绝不外泄,这人竟然能大方到将它赠予你,这可能真是令人吃惊。”

  仙阙婢盈然一笑:“这鞭法确实是他师傅授予他的秘笈,只是他说他是男子,不适合练习这种阴柔的缠斗武功。与其留在身边无用,不如送给我这个天天在鬼门关晃荡的人防身用。对了,他初衷原是想将这秘笈赠与他一个走失多年的妹妹,只是后来他探得她妹妹住进了好人家,倒也用不着习武防身了。”

  心头惊动乍然崛起,感觉到巧合的念慈连忙问道:“走失的妹妹?仙姑娘,你可知这人叫什么名字。”

  仙阙婢回想了会儿,沉吟道:“名字倒是不清楚,只知道他身边一位师兄,叫他冯师弟。”

  念慈惊觉地立起:“他姓冯?”

  仙阙婢惊讶看着她:“是的,你认识他?”

  念慈鼻中一酸,只觉得无限慨然,她忍着泪,无比郑重:“岂止是认识,根据你的描述,我几乎可以认定他是我当年来大夏时,走丢的亲哥哥。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他,可是始终都没有他的音信,如今知道他性命无忧,且拜了良师学习武功,我这多年惴惴不安的心,总算能定下了。”

  仙阙婢顿了顿道:“孺人哥哥如今在大夏,又已是个江湖高手,按理说梁家的事,他应该有所耳闻,但是他为何到现在都没有来救你?”

  念慈闭目片刻,将含着的泪水化作眼底淡淡的朦胧:“除了没藏府上下,没有任何人知道我的下落,哥哥应该是不晓得我人在何处。不过不知道也好,他当年为了我逃生,就牺牲了一次,如今我怎还能让他为我涉险。况且大仇未报,我还不想离开没藏府。”

  仙阙婢眉心一沉,低声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孺人今日的状态,与那日相见可谓是大相径庭,看来您是决意要向没藏府讨公道了。”

  念慈微微敛容,正色道:“只是孤木难支,想要成事,还需要你辅佐,仙姑娘,你与我同仇敌忾,不会拒绝我的邀请吧?”

  仙阙婢笑着点头道:“狼庄虽是个好的托身之所,但盘踞在这里,实难威胁到没藏讹庞的性命。实不相瞒,我早就想进没藏府了,如今孺人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岂有不应的道理?况且我只是个能逞匹夫之勇的粗使兽奴,一味张狂无用,要想成为一把利刃,还需要您这样聪慧的人来挥舞。”

  念慈欣喜道:“太好了,原还担心你不愿帮我了,现在看来倒是多虑了。仙姑娘,日后跟了我,可不允许你再这么自轻自贱称自己为兽奴了。”

  仙阙婢黯然,无奈道:“我名字里就带含奴带婢,再怎么改自称,亦是无用。”

  念慈温言道:“裘姚给你取的这名字早就该改了!仙阙意为天宫,天宫常奏仙乐,绕梁之音,沁人心脾,以后你就叫仙阙音吧。”

  仙阙音一愣,微笑道:“孺人好生会取名字,只改一字,便抬举得我都不敢应了,多谢孺人。”

  念慈笑道:“谢什么?你生得本就玲珑俊俏,就该配这样的名字。时候不早了,是时候该回府了,阿音,我有预感,那符升现在很有可能就在府中。”

  仙阙音的眼睛有些眯着,思忖道:“我估摸也是,此刻他一定以为您已葬入狼腹,咱们待会回去,定能对质得他措手不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