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帷幔金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黑云

帷幔金戈 八百里曼陀罗 2043 2020.12.27 17:39

  梁仲鈅在国相府搜集到的证据非常之多,单是下人的口供就有十张,调遣军队的手令有五份。另外还有许多没藏讹庞与麟州官员的指示秘信,更甚至还有东朝官员张安世与庞籍的诘责国书。如此多的铁证于次日呈于没藏黑云面前时,可想她当时有多么的愤怒。

  永年殿中,倚在凤椅上的没藏黑云蹙着眉锁,看着口供念道:“福圣承道元年,没藏讹庞向东朝索取渭州地,被东朝皇帝拒绝,之后便于当年四月纵兵进入德顺军,围静边砦,五月又攻环庆,但都不逞而还。福圣承道三年三月,他又派遣狼晴侵耕屈野河边境的宋地,并且将私耕所获攫为己有。哼,我原以为吾兄是从去年才开始侵占宋地的,现在才知道,他原来早在三年前就开始对外拓土,谋取私利了。”

  梁仲鈅忧心忡忡道:“唉,由于国相他岁岁东进,且常与东朝发生小规模械斗,导致东朝现在已经张榜禁止两国银星和市,现在大夏的商业贸易上已经受到了极大影响,据说许多边境百姓都对此很有微词呢!”

  没藏黑云冷笑一声,清脆如冰:“好,很好!这就是典型的撑了自己,饿了国家!我现在可真后悔当初为何赋予了吾兄那么多的权力,以至于酿出今日大祸。”

  梁仲鈅道:“现在削权倒也不算太晚,太后,您下面打算怎么做?”

  没藏黑云道:“后头的事我自有安排,你就不必再管了。对了,你脚边的两个箱子装得是什么呀,也是与此案有关的罪证吗?”

  梁仲鈅黯然道:“说来惭愧,这些倒不是什么罪证,而是国相府送给犬子的贿赂。昨天查案后,国相为了劝动臣帮他隐瞒侵地,悄悄地派人送犬子这两箱珠宝首饰,希望能够他和他娘能够劝动臣息事宁人。臣得知这笔交易后,便立刻对犬子进行教训,并将他收下的这些东西带进宫来,交由太后您处置。”

  没藏黑云轻嗤,似是自嘲:“真是可笑啊,想我治理大夏这么多年,裁撤贪官无数,却不料有一天会查到自己兄长头上,而且还要将娘家之财,以行贿罪证论处。”

  梁仲鈅道:“其实这件事,您本可以放过国相不予追究的,但您硬是坚持王子犯法与庶罪之理,选择大义灭亲,委实让臣敬佩。”

  没藏黑云扶着微痛的额头,喝了一口热茶,才觉得心口少了几丝纠结与烦闷:“唉,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啊,其实我也不想让自己骨肉至亲沦为阶下囚的。只是我既被尊为太后临朝称制,坐在了这万人之上的位子,就必须得衡量好母家与社稷这座天平。因为如果任何一方失了轻重,我和吾祖都会从这无人之巅上掉入深渊。好了,事情我大概都已了解清楚,梁仲鈅,你退下吧。”

  梁仲鈅道:“臣告退。”

  没藏黑云眉心一皱,愈加沉肃:“花女,你亲自去国相府宣吾兄进宫,另外通知开封府,让他们以破坏宋夏边界,君臣协定为名,羁押没藏狼晴。”

  乃令花女应答:“是。”

  要说国相府邸这几天可真是丢尽了风头与颜面,先是梁仲鈅带人闯府搜查,今个又有开封府衙的人上门拿人,搞得这平常人人畏之的大宅门,生是变成了官民茶余饭后的议论之地。

  院落里,衙役们将狼晴制住,准备将他拖走,狼晴激烈地挣扎道:“你们这些狗官差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竟然敢抓我?快些将本公子放开……”

  嘈杂的吵闹声引来了没藏讹庞及其妻室芭里氏,芭里氏一路小跑过来,厉声呵斥道:“住手,松开吾儿!”

  衙役虽说是奉命捉拿狼晴,但是见着威势凛凛的没藏讹庞夫妇走过来,不由得还是心生畏惧,他们犹豫地望了眼乃令花女后,默默地松开了紧抓着狼晴的手。

  乃令花女微笑着行了个叉手礼:“奴家见过国相,芭里夫人。”

  没藏讹庞看起来有些憔悴,脸上多了些胡碴:“乃令嬷嬷今日来府中,想必是奉太后的意思,问罪老夫的吧。”

  乃令花女低头道:“国相您倒是无罪,有罪的是您的儿子,所以方才刑部的人一进贵府,便急着押公子回去收监。”

  没藏讹庞诧异道:“荒谬!侵犯宋地的主使是老夫,又不是我儿子,为何要抓他定罪?”

  乃令花女道:“主使是谁得由太后定夺,国相若是对此有什么疑议,可以向太后提出意见,正好太后现在也急着等您进宫呢。”

  没藏讹庞微微腑首,恳切道:“好,那我这便进宫去找太后理论,不过你们能否在我回来之前,不要把我儿子带到开封府。”

  乃令花女用着不容商量的口气道:“对不住了国相,奴家是奉旨行事,无权自作主张,若您有幸可以求得太后不与公子计较,可以事后去开封府衙将他领回。你们,还不快将没藏公子带走!”

  因为乃令花女是太后的奶娘及贴身嬷嬷,所以即便是权倾天下没藏讹庞也不得不让她三分,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押走。

  没藏狼晴强扭着身子求救道:“阿耶!快救我,救救我啊!我不想被关进大牢里!阿耶……”

  芭里氏缀泣道:“狼晴,你别怕,你阿耶和我一定会求太后将你给放出来的!”

  乃令花女眼波宛转,看着他们夫妇道:“太后的吩咐,奴家已经完成,便不继续叨扰了,奴家告退。”

  芭里氏目送着狼晴他们离开后,满面担忧道:“窝逆【丈夫】,太后派人来兴师问罪,显然是那个不识抬举的梁仲鈅将侵地的事给告出去了!眼下狼晴被抓走,你又要被叫进宫里问话,咱们该怎么办啊!”

  额上几欲之迸裂的青筋显示了没藏讹庞怒极的火气:“梁仲鈅这个狗贼!我又是低三下四的向你求情,又是派人给你家送上厚礼,而你却连半点面子都不给我,硬是叫我被太后追究。你等着,有朝一日,我一定叫你梁家上下生不如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