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帷幔金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猎艳(下)

帷幔金戈 八百里曼陀罗 2129 2021.01.03 20:31

  铮铮马蹄踏上了青黄的草原,狩猎的箭矢落上了肥硕的禽兽。十月的贺兰山终于在没藏黑云到来下,打破了初冬的沉静,与此同时,一片暗含杀气的雾蔼,也掩映住了这里的天空。

  晚上,狩猎的队伍回到营中,乃令花女瞧见没藏黑云归来,赶忙迎她进主帐,帮她脱下披风:“太后,今个狩猎,您收获如何?”

  没藏黑云快意地笑着:“和往年没有太大区别,鹿羊驴熊,鹰兔獭狐,皆有所得。唯一令人高兴的,就是今年射了只雪豹,来人,将那头豹子抬进来。”

  一头健壮豹子盛于眼前,那乳色的绒毛间呈现出圈圈墨色花斑,长长的尾巴茸茸且蓬松,皮毛看起来品相甚好。

  乃令花女啧啧称赞道:“太后真是好箭法,这么矫健的猛兽都能猎的,瞧瞧这身富有光泽的皮毛,等制成外披给您穿上,那可叫一个光彩照人!”

  没藏黑云淡淡含笑:“箭法倒不值得吹嘘,毕竟这头豹子是靠梁仲鈅帮忙才猎得的,我主要是觉得我运气比较好!大夏虽然有雪豹,但是数量却是很是稀少,很多猎人就是有能杀死他的能耐,也没有与他狭路相逢的运气。”

  弯着腰打量着豹尸的乃令花女,忽然面露惊讶,惶然道:“太后,这雪豹脑袋上的花纹怎么连在一起?看起来特别像是个亡字!”

  没藏黑云闻之,赶忙上前端详:“还真是个亡字,我生平也见过一些雪豹,但额头是这种纹路的,还是头一遭见。”

  乃令花女脸上忧色越来越重,她郑重地说道:“太后,这猎物额上有亡字,怕是寓意不祥啊!贺兰山这里远离人烟,荒芜偏僻,虽然有兵将保卫,但是也不能排除有不怕死的流匪刺客作祟,依奴家看,今晚咱们还是警惕些比较好。”

  没藏黑云微微打了个寒噤:“兴许这只是个巧合吧,用不着太紧张。你去知会多吃己,让他与梁仲鈅加强巡逻便可。”

  乃令花女道:“好,那奴家这便过去招呼。太后,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您早些歇息吧。”

  没藏黑云微笑着点了点头。

  刚走出帐的乃令花女,忽然被两边的把门护抓住,紧紧地捂住嘴,还未其缓过来神来,便被抹断了喉咙。护卫将她的尸首轻悄地拖走,鲜血沿着她的颈子流下,留下了一路令人毛骨悚然的红点子。

  行刺计划终于悄然开启,就在没藏黑云与乃令花女交谈的这短短时间里,多吃己已经找借口将内营的侍卫尽数调离,只留下了几个心腹供他策应。此刻,结果了乃令花女的他,只需再走进主帐,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没藏黑云后,请没藏讹庞以太后传召为名,诓梁仲鈅去主营面见,便可顺利达成栽赃。

  这个事先商量好的计划,截止目前来看,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只是多吃己万万没有想到,没藏讹庞竟然会过河拆桥,此刻已提前去找梁仲鈅,出卖了他的行踪。

  拱卫外营里,没藏讹庞冲着正领着下属整理猎物的梁仲鈅招了下手:“梁大人,内营似是出事了,你快些过去看看吧!”

  梁仲鈅面色一凛,慌忙迎上去:“国相,内营发生什么事了?”

  没藏讹庞面色惊恐,不安道:“方才我在帐中听到了奇怪的声响,出来瞧时看到一黑影鬼祟掠过。本相年事已高且不会武功,不敢冒然追查,便去寻多吃己及侍卫,却发现整个内营竟不见一人!我见情况不妙,便赶忙过来找你,还请你速速带人去太后那瞧瞧,免得出什么篓子!”

  梁仲鈅急道:“怎么会没有侍卫呢,这不应该啊!国相,您留在此处不要走动,下官这便去太后那查看。你们几个,随我过来!”

  没藏讹庞望着梁仲鈅离开的身影,唇迹略含得意: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多吃己,你个卑贱的面首,凭什么以为我会让你和我平起平坐,共治天下?你不过只是我杀太后的一把刀罢了。

  因为介怀雪豹额头花纹的缘故,所以没藏黑云尚未入眠,心神不宁的她坐起身,唤乃令花女给她递茶:“花女,我有些口渴,你端杯茯砖茶来。”

  唤了一句,没得到回应,没藏黑云便提亮了声音又道:“花女你在吗?在的话就端杯茶水进来!”

  两声吩咐如银针坠海似的,没激起丁点浪花,这下不免让没藏黑云觉得有些担忧了。通常上半夜,乃令花女是一定会守在门外,以备其传唤,几十年来始终如此,可今日却意外的没有在帐外守夜,这显然有些古怪。

  没藏黑云刚要掀开被子起身,却见多吃己走了进来,虽说来者不是贴身侍女,但是至少是可以依靠的情人,没藏黑云那惴惴不安的心稍稍平静了下来:“你怎么来了,我并没有召见你啊?花女呢,怎么没有瞧见她?”

  多吃己轻声婉言,语意轻浮:“臣来伺候您尽欢,理应主动,哪能等您召见后再姗姗来迟?乃令姑姑,我已经让她去歇息了,太后若有什么需要,指挥我做便好。”

  没藏黑云忽而一笑,明媚万端:“也好,正好我这会子心烦意乱,难以入眠,由你陪我鱼水嬉戏一番,也算是不负这贺兰山的深秋良宵。”

  多吃己邪魅地笑了笑后,便开始脱起衣服,层层袍衣如蝉衣似的落在地上,露出了虎背狼腰与棱廓鲜明的肌肉。仅穿着一条合裆裤的他,慢慢地走到塌边,彼时,没藏黑云已经一脸盛欲之相。

  没藏黑云对于这种如雕塑般的年轻躯体是无法拒绝的,每每看到多吃己如此袒露的出现在眼前,她都会觉得无比亢奋与充实,或许这是因为她为妃时守了多年活寡的缘故。然而风花雪花可以给人带了快活,却也能敲起送命的丧音,此时的她距鬼门关,仅剩一步之遥。

  目露精光的没藏黑云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着多吃己那伟岸的胸膛,五指划过坚挺胸乳时,红唇不禁漾起意乱情迷的笑容。就在她完全沉浸在情趣之中时,一双结实有力的手无情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没藏黑云圆睁着眼睛看着多吃己,发现他像个正在制服猎物的猎人似的,狠辣地盯着自己,唇角已挂起了得逞的冷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