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帷幔金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渥丹

帷幔金戈 八百里曼陀罗 2161 2021.09.12 23:46

  崇明楼中的折腾,让狼晴的心情变得很是糟糕。他虽对念慈是有那么点疑问,但是却没想过要设个圈套仔细试探。现下二人闹得这般不欢而散,都赖怂恿他这么做的没藏讹庞。

  狼晴来到厅时,恰巧碰到怒气冲冲的冯浩走出来,出于客套,理应与其寒暄一句,但他却熟若无睹的擦身而过。

  狼晴径直走向椅子坐下,冷着脸不出一声。讹庞打量了他两眼,问道:“怎么了,见着父亲也不知道请安,没规矩的直接坐那杵着。”

  狼晴深吸一口气:“阿耶,我方才试探过念慈了,她不仅没上香,还弄翻了供桌,脚踩了牌位,数落了梁家,此刻因为气急了,正晕睡在榻上。”

  讹庞沉默片刻,看着狼晴的脸:“我刚遣走了东朝来使,此刻正在为国事焦愁,你过来不为我分忧,竟说你这后院俗事。你是谟宁令,是我没藏讹庞的儿子,这女人的事,心里有数就好,没必要总在这上头揪心。”

  狼晴道:“这试探是您要我试的,如今试出了结果,自然是要与您说啊。”

  讹庞不疾不徐道:“是我让你试的没错,可我没让你试出这副难堪的模样啊。其心有异便杀,无异便放,区区一女人,何至于为她乱了心神,坏了心情,真是一点儿出息都没有。不过听你这话,她似乎都梁家颇有陈见啊。”

  狼晴撇了撇嘴:“是的,有陈见,她过去受梁家刻薄,心中早有不满。以往她对梁氏夫妇奉承亲近,也是为了能够过得安生,逢场作戏。儿子现在可以断定她与梁家情薄,绝不会为了他们而与我们做对,不知父亲现在可能安心了?”

  讹庞坦悠悠地笑:“没问题就好,狼晴啊,你别怪为父插手你院闱之事,虽说我做主让你纳她为妾,但我却也不得不摸清她的底细。我膝下只有你一子,你的安危是我最为牵挂之事,如你的枕边人心怀鬼胎,我与你阿娘又怎么过得安心。”

  狼晴稍稍放松了些神色:“说实话,这梁念慈外刚内柔,识字有涵养,姿色在咱们大夏也算是拔尖的。早在抄梁家之前,儿子就算把她给纳为贵妾,而今好不容易到手了,把她当个心肝儿宠幸都来不及,怎舍得将她给气病了。”

  讹庞温言道:“阿耶要和你说句你不爱听的话,这个女人毕竟是梁家人,虽说现在看来没什么可疑之处,但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不要过于宠爱为好。”

  狼晴的眼皮轻轻一跳,言语满含着不乐意:“美人不宠,暴殄天物!行了阿耶,您就是上了年纪,变得多思多虑,整日里就觉得有人要图谋不轨。”

  讹庞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是觉得,是确实有很多人图谋不轨。太后薨逝后,我虽重新执掌虎符,将军政大权独揽手中,但许多贵族和朝臣对我很是不服。不光是以诺移赏都为首三大将,还有吾祖的叔父嵬名浪布等人,他们个个都想从我手中分权,甚至是夺权。如今咱们没藏家想要在朝中牢牢站稳脚跟,怕是还得再做一件事。”

  狼晴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方问道:“阿耶莫不是想与皇室联姻?”

  讹庞点了点头:“你倒是难得聪明了回,不错,我确实有这个打算。当年我之所以能够成为第一辅政大臣,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是先太后的兄长,吾祖的嫡亲舅舅。可如今先太后已薨,这层外戚关系也变得名存实亡。日后要想干政的名正言顺,最好的法子便是亲上加亲,将没藏家与皇室更加紧密的系在一起。”

  狼晴道:“您已是当朝国相、国舅,若再有了国丈的身份,那替嵬名家打点这大夏江山可就太名正言顺了。另外如此一来,纵是吾祖日后与咱们离心,怕是也很难与没藏家撇清关系,血缘荣辱皆为一体,打断骨头还连着筋。阿耶,您打算何时将这结亲的好事,同吾祖提出啊?”

  讹庞笑意淡淡:“我打算在下月岁首那日,召集群臣在朝上提出。”

  狼晴有些犹豫:“阿耶,吾祖虽说只有十四岁,但看着主意倒是大得很,我担心他会推脱不依。”

  讹庞道:“先太后在世时,就曾有意让渥丹与吾祖婚配,也算是有父母之命了。况且如今这形势,依或不依,岂是他一黄口小儿能决定的?你真正该担心是你妹妹日后进了宫,能不能在宫中立下威严,站稳脚跟。”

  狼晴沉思片刻:“我若没记错的话,如今吾祖已纳妃有六,其中四个来自于七大家族,七大家族大多都听命于咱们家,就是不太听话的,也不成什么气候,所以那几个倒是不足为惧,真正麻烦的怕是只有那元妃和德妃。”

  讹庞微微颔首:“是啊,元妃虽是北朝宗室女,但她是被大汗养在跟前长大的,不似公主却也胜似公主,莫说是渥丹,就是我见了她也要让她三分薄面。至于那德妃乃青唐赞普亲女,如今青唐是吐蕃各部里最强的一支,拥有几十万部众,实力远甚于当年的六谷部。这两个女人都可谓是出身尊贵,势力极盛啊。”

  狼晴道:“渥丹自幼在家人的呵护下长大,养尊处优,不可一世,怕是进了宫里是要吃些苦头了。不过这虎父无犬子,她毕竟身上留着阿耶的血,想来早晚也会像您统率前朝一般,掌握住后廷。再不济有我们没藏府撑腰,又何惧那元德二妃。”

  讹庞怅然地摇了摇脑袋:“大夏与北朝交恶,不惧怕是不行啊。先帝在位末年时,夏辽关系便开始恶化,如今已然差到极点。听说这两年青唐和北朝的贡使来往频繁,大有联手对抗大夏之相。这个节骨眼上,元德二妃,就更不能得罪了。”

  狼晴轻轻一嗤,语气鄙薄:“哼,那青唐赞普唃厮啰,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十几年前他受了东朝两万匹丝绸,便联宋对夏。后来东朝不搭理他了,他就又赔笑脸送女儿来和我们说和,眼看着那德妃嫁过来还没两年呢,如今又攀上了北朝,再度翻脸,真真是低劣无耻!”

  讹庞拍了拍大腿,苦笑着叹道:“唉,你阿耶我可真是为父难,为相难,为一国主事者更难啊。罢了,攘外必先安内,你后日便亲自将你妹妹从漱苍行宫接回来吧。”

  “是,阿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