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帷幔金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凤栖

帷幔金戈 八百里曼陀罗 3145 2020.12.08 19:34

  时光恍若白驹过隙,不知不觉念慈已经在梁家住了近两年,在此期间梁母因癔症的急剧加重,而导致木僵和瘫痪,最终于今年春天病逝。这日,正好是梁母去世的第五个月,还在服丧期的梁家人,便齐齐着素色袍衣首饰,在祠堂里给梁母超度上香。

  巫客摇着招魂的铃铛,跳着极富有游牧民族气息的法事舞蹈。摇铃的每一次碰撞,都会发出一缕轻灵的声音,这种声音与巫客的哼咒声交织在一起,给人的心灵施以了平复的慰藉。

  梁鹭昀似是对这种漫长的祭拜很是不喜欢,她漫不经心地嘟囔道:“唉,我说这祖母是汉人,我们也是汉人,为什么非要弄这种党项人的祭祀风俗,装神弄鬼,吵吵闹闹,动不动就来家里折腾一下,闹心死了。”

  念慈凝着梁母的牌位,眼中透着些丝难过:“你就忍忍吧,这请小巫来家里作咒,是《天盛律令》明文规定的,不论哪族哪氏都得遵守,谁让我们是住在由党项人建立的国家呢。不过我个人觉得这作咒也挺好的,虽说吵是吵了点,但是至少可以让我们觉得祖母是真的去天国了。”

  冯家人依次上完香后,收葬礼便也随之结束,梁仲鈅跟小贾氏道:“娘子,因为过些几日,太后要出去贺兰山狩猎,所以我待会便要前往那的围场,督检扎营安防工作,便不在家里吃丧宴了。”

  小贾氏抚着皓腕上的玉镯,不太情愿道:“这两日是母亲的收葬礼,按理说你可以向吾祖告假,不去贺兰山的呀,家里来了这么多亲戚宾客,你说你这个当家人不招待,多不好。”

  梁仲鈅无奈道:“唉,我也想不去,将这五月丧办好,以全孝心。可我毕竟是负责皇室安危的要员,如果因为我的不在,而导致狩猎出了什么篓子的话,咱家可担待不起啊。”

  小贾氏叹了口气道:“行吧,那你去吧,家里我招待着便是。”

  梁仲鈅正要离开,余光却瞟到蹲在地上摸着弗林猫的梁志海,他那副满脸闲情逸致,无所事事的样子,委实让梁仲鈅很是不悦:“志海,这次巡视,你跟我一起去吧,正好也能学学怎么骑射打猎,到底也是个十七岁的小伙子了,总不能整天就只知道吃吃喝喝,逗狗弄猫吧。”

  梁志海站起身,方才还笑得欢的嘴角微微垂落:“爹爹,你去贺兰山是去执行公务,带上我这么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去,不是拖累您么,我觉得我就待在家里看书便好。”

  念慈走过来盈盈笑道:“大哥哥,你哪次说你看书你看了?记得你上次这样说的时候,你转头就找细封家的几个公子逗蛐蛐儿。行了,别找借口了,这次我陪你一道过去,正好我也想试试围场打猎呢。”

  梁仲鈅面色一沉:“志海你看看,你二妹妹都自告奋勇去围场,你一七尺男儿有什么理由推脱?不思进取,真是没有出息!”

  徐小娘一向把志海当掌上明珠一样溺爱,看到梁仲鈅这般严厉地训斥他,赶忙护短道:“哎呦主君,你怎么能这么说海哥儿呢,贺兰山那野兽横行,少有人烟,海哥儿做为我们梁家唯一的独苗,本就不该去那种危险的地方。”

  梁仲鈅怒道:“那他应该去哪?去他一直常去的赌馆?妓院?钱庄?我告诉你,这孩子之所以这么玩物丧志,就是被你给宠坏了!”

  徐小娘不敢硬犟嘴,只得用一副低眉顺目,恭敬别扭的姿态解释道:“主君,我不是说支持他去哪些地方,况且他平常不也去太学那听课么。至于这骑射,咱们梁家又不是蕃人,干嘛非要会这种粗鄙的活计,我听说东朝那就很是重文轻武,根本不会叫孩子到什么围场去。”

  梁仲鈅越听她眉头皱的就越紧,气哼哼的质问道:“你在哪?你在东朝吗?搞清楚,这里是民风彪悍,以武定邦的大夏!咱们汉人在这里本比蕃人少,如果再学东朝重文轻武的那一套,就会被人狠狠地踩在脚底下欺负!我告诉你,这骑射打猎,志海必须得学,而且得学得很好。志海、慈儿,你们俩马上收拾东西跟我去贺兰山!”

  念慈看了眼一脸不情愿的志海,笑着摇了摇头:“是。”

  金秋时节,贺兰山上的草木虽然已经有枯落的迹象,但却不影响它们那吸引鸟兽的丰美身姿,这不梁仲鈅他们来到围场时,走兽们正肆无忌惮的在晴空下进食撒欢呢。

  刚同梁仲鈅巡视完营地的梁志海走出帐子,他打量着四周的鹿獐与黄羊道:“爹爹,话说这皇家不是在贺兰山有许多避暑离宫么,为何不直接在离宫附近狩猎呢?这样不就不用费我们这么多力气,将这些飞禽猛兽驱赶后,再安营扎寨了?”

  梁仲鈅道:“你不懂,皇家确实是在贺兰山地势比较平坦的南段,筑有离宫,但正是因为那里地形优质,没有太多岩壁密林的掩护,所以这飞禽走兽便不会在哪里栖身。反之这北段地势陡峭,少有人烟,禽兽喜居于此,自然就成了捕狩的好地方。”

  一旁的念慈抿唇一笑:“其实就算南段那里有走兽,我觉得太后也不太可能会在那的离宫居住。”

  梁志海疑惑地问道:“为何?”

  念慈道带了几分戏笑的意味:“因为我听人说贺兰山脉上的离宫,都是先帝为他的‘新皇后’没移氏修建的,其中最奢丽的天都山凤栖宫更是斥资万金。凤栖宫修建好后,先帝便与没移氏在那里日夜常住,寻欢作乐,丝毫不理会当时还是妃御的太后,害得太后独守空房多年。试问太后面对这些斥满自己丈夫与其他女人印迹的宫室,怎么可能会拉下颜面去住。”

  “是谁在非议太后?”

  一声质问打破了笑谈的氛围,念慈收敛容色,转身望去,一位衣着鲜鲜,面容俊俏的男人走了过来。他眉目如画,唇色如樱,方宽额前几缕乌丝随风逸动,狐仙似的眼角藏满了轻佻,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

  “是他!遭了,他与爹爹的关系一向不好,此番让他听了我们的对话,指不定要怎么大做文章,向我们发难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