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帷幔金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讹庞

帷幔金戈 八百里曼陀罗 2214 2020.12.23 23:58

  不知黑袄男子是看到了金印心生畏惧,还是本就准备收剑停手,总之就在剑锋离梁仲鈅胸膛只有一毫之距时,停下了动作。

  梁仲鈅低着头望着那缓缓收回的剑锋,心中不禁荡起一阵失魂般的骇然:这个人竟然只用了五个回合便将我拿下!他的武功至少已经达到了仁字品!真没想到没藏家,竟然还藏着这样的高手!

  众人看到梁仲鈅亮出了太后金印,纷纷丢下手中的兵刃跪拜,原本还满腔底气的狼晴,此刻也变得像只夹起尾巴的烈犬,只敢眼中含怒,却不敢继续嗥吠。

  梁仲鈅瞪着他,严厉道:“见金印如见太后,没藏公子,你还不下跪行礼?”

  狼晴虽然极不情愿向他下跪,但是碍于金印之威,便也只得负气屈膝:“太后千秋,顺颂时绥。”

  梁仲鈅扭头看向黑袄男子,直直地盯着他道:“大夏武学分为上中下三大境界,其上境界品阶又依次分为极、天、地、仁、良、庸六个品字。本官修习武功数十载,功力已达庸字品,在朝中鲜有能与我抗衡的对手,但方才我与阁下过招,却完全难以招架,可见阁下的武学造诣已达炉火纯青的境地。我实在是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门派及高人,能够培养出你这样一位优秀的杀手?”

  黑袄男子阴笑,微薄发紫的唇角轻勾:“大人谬赞了,在下的武功在我同门之中,只能算是末流,岂敢担炉火纯青四个字。”

  梁仲鈅不觉吃了一惊:“你这样身手竟然只是末流!依我的见识,能有如此实力的门派在大夏根本没有,难不成你是沙洲……不,不可能,他老人家隐世不出多年,并且依他的品行作风,也不可能允许门人成为贵族所驱用的门客。”

  黑袄男子的眼神透露着奸滑:“门人不被允许,但下了山的弃徒就无所谓了,在下确实如大人所想,乃大宗师沙洲释迦的五弟子李守贵。”

  梁仲鈅叹了口气,微微摆首:“想不到那样一位高风亮节的大宗师,竟然会培养出一个愿做别人爪牙的杀手,真是可惜了这身好本事。”

  “梁大人执印闯府,真是好威风啊!”

  梁仲鈅循声望去,原是没藏讹庞姗姗来迟,梁仲鈅收起金印,叉手展拜:“下官拜见国相。”

  没藏讹庞轻轻摆手,示意众人起身:“狼晴,你把人都带下去吧,我想单独与梁大人聊聊。”

  狼晴起身横了眼梁仲鈅:“是。”

  待所有人离开院落后,没藏讹庞方才郑重其事道:“梁大人,你的来意,我已从下人口中知晓。此刻四下里无人,本相也不妨坦白告诉你,我的确于一年前侵占了屈野河以东的宋地。”

  虽然梁仲鈅几乎可以断定这个事实,但是他却没有想到没藏讹庞竟然会主动承认:“国相这便是承认了?”

  没藏讹庞苦笑道:“不承认又能怎样,没藏府知晓此事的人甚多,你随便带走个拷问,估计都能得到我侵地的铁证。”

  梁仲鈅衔着一丝快意:“既如此,那下官便只能得罪了,来人……”

  没藏讹庞骤然一凛,眼中有锋芒聚起:“且慢!”

  梁仲鈅问道:“国相还有何指教?”

  没藏讹庞定定神,微笑道:“指教不敢当,只是想与梁大人谈个交易。”

  梁仲鈅神色严肃:“交易?呵,不好意思,梁某不受贿赂。”

  没藏讹庞笑意含忧:“先别急着拒绝呀,我开出的这两个条件,可是惠及你全家的!第一个,我听说令郎今年虽已十八,但仍未及第功名,我可以将他安排到三司做盐铁使,这个官职你知道的,每年都可以汲取数不尽的油水。至于第二个条件,便是让我犬子狼晴娶令爱鹭昀为妾,与你们梁家结秦晋之好。梁大人,虽说是纳妾而不是娶妻,但却绝对没有辱没你们梁家,要知道我没藏家可是大夏第一贵族,多少女子挤破头,都嫁不进来呢!”

  梁仲鈅眼神逐渐冷了下来:“国相,你打算就用这两个条件,来换我向太后瞒报侵地?”

  没藏讹庞赔笑着点头:“是的,梁大人,你是太后最信任的心腹,若你和她说我没有侵地之实,她必然会深信不疑。到时候,我再派人日夜兼程赶到边境,通知那的军队撤离宋地,那么这事便也就算了了。”

  梁仲鈅冷冷一笑:“您成就我梁家子女,我替您隐瞒真相,这个交易确实两全其美,若换做别人来办案的话,我估计他已然被您给利诱了,但可惜今天来办案的是我梁仲鈅。国相,我这个人,不惜钱,不贪权,只讲忠!尊太后娘娘的旨意为忠,守吾祖陛下的江山为忠!他们让我查什么,那我就查什么!”

  被拂了面子的没藏讹庞不觉语塞:“你……你这是不知好歹!”

  梁仲鈅接道:“下官正是知好歹,才秉公办案,以还夏宋关系平定,边界百姓安宁。来人,搜查没藏府邸,凡于一年前去过麟州者,捕!凡涉及麟州官员的信文,缴!凡关乎调遣军队的手令,收!如有任何人阻挠反抗,以忤逆犯上之罪论处,杀无赦!”

  “是!”

  梁仲鈅等人散开后,狼晴忐忑地走到愣在原地的没藏讹庞身边:“阿耶,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没藏讹庞气得脸色铁青,仿佛就像是上了锈的铜具:“梁仲鈅这个软硬不吃的东西,他这是要铁了心与我作对啊!私侵宋地,破坏两国邦交乃祸国大罪,若依律论处的话,我们没藏家可就……”

  狼晴低低道:“阿耶,要不咱们直接去和姑母认罪吧,她是您一奶同胞的亲妹妹,不可能会不念亲情,将咱家逼入绝境的。”

  没藏讹庞本就面相见老,一急之下皱纹更深:“糊涂!你姑姑她若真不与我们计较的话,便不会派人这般不留情面的搜查了。咱们若是此刻过去认罪,那便是自投罗网!”

  狼晴急道:“那我们总不能在这坐以待毙吧!”

  没藏讹庞扶着微痛的额头,深吸一口气道:“我的面子他不买,那他亲人的劝谏,他总该能听进去一些吧?你秘密派人给梁家的徐氏和她的儿子梁志海,送几箱珠宝首饰,请他们在梁仲鈅面前为我们说些好话,倘若他们能劝他回心转意的话,事后我再补他们百金。”

  面色焦灼的狼晴忙道:“好的阿耶,我这就去安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