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帷幔金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吾祖

帷幔金戈 八百里曼陀罗 2427 2020.12.01 22:33

  在前往离宫的途中,锦织一直掀着帘子,好奇地打量着路上的景致。

  同乘马车的刺史问道:“姑娘在看什么呢?”

  锦织顿了顿道:“回大人,我是被这沿途的景致给吸引了注意,我发现这大夏与大宋的民宅很是不同,除了楼阁账库和栅堂厨庖差不多以外,还有许多我从未见过的泥舍,及那种似是用羊皮与粗布搭建的小屋。”

  刺史微笑道:“哈哈,粗布搭的小屋,你说的那是帐毡吧。姑娘,其实咱们大夏与你们东朝不同的,可不只有一路的百姓民居,还包括吃穿用度,风土人情。当然你现在最要紧的是要掌握大夏的礼节,毕竟你马上就要面见我们的青天子了。”

  锦织微微颌首:“你们的青天子可是早上在城楼上站着的那位厮儿?”

  刺史神色略微变得有些严肃:“姑娘,你方才的称呼可就有些不敬了,在咱们大夏,不论人前人后,都得尊称青天子为吾祖,其意与你们东朝的皇帝异曲同工。”

  锦织自知语失,忙小声谦卑道:“除了称呼要注意,还有什么要做的?我听说大夏诸多风俗继承唐制,礼仪上与唐礼应该没有太大区别吧?”

  刺史道:“我大夏礼仪虽然是在前唐典式上创立的,但是却远没有前唐那般繁琐,通常官民在正式场合上需向吾祖行三拜大礼,但若是私下里朝见的话,只需叉手展拜即可。”

  锦织有些惊讶:“只三拜,不九拜?”

  刺史淡淡一笑:“大夏皇族是性格豪爽的党项人,早年未属大唐之前,并不讲究上下尊卑,如今即便学习了中原文化,也不可能如东朝那般重视踞拜之礼,毕竟这崇敬之心,可不是只靠那双动不动就下跪的膝盖就能表达的。”

  锦织愕然地点了头,望着外头正在给牛挤奶的妇人思忖道:常年在东京过着三跪九叩,顶礼膜拜的生活,陡然间来到这民风直爽,礼节从简的西夏,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西夏皇室在境内修筑了行很多离宫,其中以贺兰山一带的最为富丽奢华,洪州的这座虽然与贺兰山的那几座比起来逊色不少,但是看起来却也是别具匠心,巧夺天工。

  锦织惊叹着走进殿中,恭敬地向端坐着的没藏黑云及嵬名谅祚行了个叉手礼:“东朝民女冯锦织拜见大夏吾祖,太后娘娘。”

  先前救锦织时,由于阳光刺眼,所以嵬名谅祚并没有太看清她的五官,此刻锦织近身行礼,方才将她那张唇红齿白,巧笑倩兮的美人面给瞧了个真切:这就是东朝的姑娘吗?与我平常接触到的贵族妇女很是不同!皮肤白嫩如凝脂,一看就不是在我们这种干旱冷冽的地方长大的,而且这股子婉约娇娇的仪态,也比常年与马牛打交道的党项女子温雅多了。

  嵬名谅祚的声音里含着丝少男怀春的悸动:“锦织姑娘免礼。”

  锦织与嵬名谅祚那双凝望着自己的眼睛,含羞着对视了下:“谢吾祖。”

  没藏黑云娴娴饮了口奶茶后,问锦织道:“冯锦织,你之前在城外呼喊,身负家命国计,投奔我大夏,不知你负得究竟是什么命?什么计?”

  锦织微微一踟蹰,坦白道:“此刻民女已经脱离险境,不敢再欺瞒太后与吾祖!实话说,民女背负母亲交代的投奔之命有,但是至于国家大计,只是当时为了求得大夏救助的无奈妄言。”

  没藏黑云贴身嬷嬷乃令花女斥道:“大胆宋女,竟然敢诳骗吾祖和太后!虽然你此刻侥幸从宋官那捡下一条命,但是我们大夏也可以让你人头落地!”

  锦织慌忙跪下请求宽恕:“太后饶命!当时情况实在危急,我担心若不这样说的话,不足以打动大夏守城将士出手相救,还请太后看在我诚心投奔的份上,不要治民女的罪!”

  乃令花女打量了她两眼:“看你的装束,在东朝应该也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吧,放着锦衣玉食的日子不过,为何要跋山涉水来到我们大夏?而且上来就指名道姓要去飞龙使梁仲鈅家,如此有目的性,不会是东朝派过来的细作吧。”

  锦织急得都快要哭了:“不是的,民女绝对不是什么细作!我之所以来投奔大夏,是因为家父被人栽赃,朝廷灭了我家满门,仅剩的兄长也在途中失散,生死不明。至于为何要去找梁仲鈅,那是因为他是我的姨丈。太后您想,假如我真是细作的话,那追杀我的宋官也不会两次痛下杀手啊!”

  嵬名谅祚见她眼中噙泪,登时心生疼惜:“阿娘,这话她说得倒是不错,当时那宋官要放第二次冷箭时,若不是我率先出手,恐怕这姑娘已经没命了。”

  没藏黑云默了片刻,温声道:“花女,你确实是有些多虑了,这丫头虽然伶牙俐齿,有些不输于大人的小聪明,但是其阅历和见识,还不足以让人才济济的东朝起用她当细作,不过只是个没了家的可怜人罢了。”

  听到太后这般表态,锦织那灰黯的脸色又复现生机:“民女感激太后信任!既然太后相信民女是诚心来投奔大夏,不知可否允我即刻前往梁家?”

  没藏黑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面顾嵬名谅祚:“谅祚,她若来了大夏,便是你的臣民,这事应该你来拿主意。”

  嵬名谅祚挠了挠头皮,唇角含笑:“阿娘,梁仲鈅既是您的亲信,不妨就卖他个面子,将他的外甥女平安的送到他府上。遗孤得救,亲人重逢,本就是好事一桩,若再能得到臣子的感激之意,那便更是锦上添花啊。儿子觉得,完全可以让这姑娘进我大夏,只是不知您的意思如何?”

  没藏黑云轻嗤一笑:“你这个吾祖都答应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况且城上那一箭,你射伤了东朝官员,便等同坦明与她有通水之嫌,此刻若是再将她驱逐,那岂不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嵬名谅祚见太后不反对,便顺势道:“阿娘这么说,便也是同意了,冯锦织,还不快向太后谢恩!”

  经过这么多次生死艰险,终于能够如愿以偿留居西夏,锦织不禁泪如泉涌,她哽咽着拜谢道:“民女叩谢太后和吾祖的收留之恩!”

  没藏黑云恻然地凝了她一眼后,稍敛正容:“冯锦织,你要记住,是大夏吾祖赐予了你的新生,所以自今往后,绝不可再眷念东朝,终其一生,只能效忠大夏。”

  锦织擦了擦眼泪:“太后放心,既来之则安之,锦织一定会将大夏当做自己唯一的根!”

  没藏黑云颔首道:“很好,魏刺史,你亲自将她送去梁府,路上以外使的规制好生招待。”

  魏刺史应答道:“臣谨遵太后懿旨,锦织姑娘,咱们这便启程吧。”

  嵬名谅祚望着锦织离开的背影很是不舍,因为他知道,这次一别,将来就指不定不会再见。正当他的眸中饱含惋惜时,锦织竟蓦然回首,一双沾着剔透泪琏的凤眼,宛如被春雨洗刷过的新叶,闪烁新生的光华,羽织般的睫毛将卧蚕给染就出一片暗黯轻烟,脉脉阴影中,荡漾着感激的温柔与钟情的留恋。

举报

作者感言

八百里曼陀罗

八百里曼陀罗

因为西夏是蕃汉混居的国家,所以礼仪及日常称谓等名词上会出现两极分化。其中汉人家庭,依然使用北宋礼仪与称谓,而党项族家庭由于日常使用党项语,所以为了方便读者阅读,大多数名词便直接用现代汉语来翻译。至多会出现些受汉人影响颇深的词汇,如“阿耶”【爹爹】,以及特别常用,不失异国韵味的词汇,如“窝逆”【丈夫】、“吾祖”【皇帝】。

2020-12-01 22: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