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遭遇绑架,绑架头头居然是狗蛋?!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 一笺壶 2038 2021.09.16 23:44

  【王……王德发?】

  【我……我杀了老和同志的儿子?!】

  【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殿下,你确定这是老和……啊不罪臣和士开的儿子吗?”姜虞将尸首扔了过去,指着它颤巍巍开口。

  “……是。”

  姜虞:“!!”

  他脸上以一敌多的喜悦已经全部没有了,剩下的全部都是惊恐,还有懊恼和忏悔。

  【老和同志啊,我对不住你啊!】

  【你好大儿太冤枉了呀!】

  姜虞脚下一软,跪倒在地哭了起来。

  那鬼哭狼嚎的声音,让听到巨响赶过来的裴烜和郭定先看得是那个目瞪口呆。

  这大半夜……抽什么风了这是,咋把好好的屋子弄成这样了。

  “定修兄啊,刺客都被你反杀了,你哭什么?”高孝瓘心情十分愉悦地开口。

  本以为就是普普通通的刺客,结果不小心误伤友军了吧。

  该啊,让你成天想着亡我大齐。

  “臣……臣哭自己劫后余生啊……”姜虞抽抽噎噎地回应着高孝瓘。

  【个屁!我的老和同志啊,我对不住你啊!】

  【这特么误伤友军,让我以后拿什么去找你联盟亡齐啊!】

  姜虞要哭晕在厕所了。

  也没有在厕所哭晕,酒劲儿一上来,他哭着哭着直接醉了过去。

  被吓得半死猛地上前查看的裴烜发现某人只是醉过去之后,忍不住扶额一叹。

  这个二货做他们大齐的圣人,长生天你不是在开玩笑的对吗。

  “定修兄遇上了刺客,将他送到本王院落去。阿燎,守孝,你二人彻查太傅遇刺一案,不可冤判,查出真凶,断不轻饶。”高孝瓘两手负背,看着第二次被裴烜抗起来的姜虞,淡淡开口。

  “喏!”

  第二天,准备带姜虞折返邺城的高孝瓘突然收到了高孝瑜传来的密信。

  他们守在燕州的驻军被周军,还有和突厥军联盟的契丹军给偷袭了,十分需要高孝瓘的兵马援助。

  毕竟家国大事在前,高孝瓘懒得再去看姜虞,直接上奏高演,然后带着朝廷给自己养在明面上的十万兵马火速前去燕州支援。

  而姜虞,在高孝瓘离开之后,就被一群突然出现的山贼给绑走了。

  “若你敢追上来一步,老子就弄死全称的百姓!”山贼放下狠话,“你自己掂量掂量,全城百姓的命重要,还是这么一个所谓的姜圣人的命重要!”

  那一刻,准备单枪匹马追击的郭定先犹豫了。

  相比起来,一城百姓的命确实比不上姜虞——姜虞是大气的圣人,是整个大齐未来国祚走向的引路人。

  他若在世一天,大齐便能稳定不落一天。

  他是大齐冉冉升起的明星,他的命无与伦比,十分珍贵。

  但是……一城百姓的命也很重要啊。

  在郭定先万般纠结中,山贼们就这么远去了。

  是的,当着郭定先的面,以全城百姓的命来威胁——直接就这么地绑走了一脸懵逼的姜虞。

  “姜太傅被绑走了,现下该如何是好?”咸阳郡主看着山贼们扬尘离开的背影,蹙眉担忧开口。

  姜虞的命十分重要,如果他有一个闪失,也许到时候灭了一城百姓的不是山贼,而是——

  那位。

  咸阳郡主的目光微微一深。

  她虽然只是斛律须达的女儿,但是对于宫中的那些密辛,还是常常听自家嘴瓢老爹有所提及。

  这个高演的喜怒无常,较之高洋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城府极深,为了皇位可以隐忍这么久,甚至亲手杀了高洋,亲手杀了高殷。

  这样的人坐上大齐皇帝的位子,百姓们的命只会变得更加廉价。

  什么良善的政策,那都是他虚伪的表面罢了。

  而太傅此行……

  也许真的凶多吉少哦。

  “我这就带些人马去搜寻山贼踪迹,你回头写一封信给斛律小将军,让他带上兵马剿匪。”郭定先眯了眯眼睛,目光沉沉地离开。

  咸阳郡主点点头,叹了口气回到府邸悄然写了一封密信给斛律须达。

  看到这封信之后,斛律须达痞坏的脸不痞坏了。

  旁边偷看信的内容的斛律恒伽,淡定的脸不淡定了。

  这姜太傅要是死在山贼窝子里,凭那伪君子……啊不凭他们皇帝爷的性子,那不得灭了兰陵一城的人啊。

  “我这就带上十万兵马离开邺城剿匪。事不宜迟,我先斩后奏,皇上定会理解我的!”斛律须达凝重地捏着信离开。

  斛律恒伽看着自家兄长毛糙的样子,忍不住扶额。

  兄长到底不适合混官场啊,那伪君子的性子还没摸透吗。

  这要是先斩后奏,凭人家怀疑的本事,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你砍了再去查你冤屈的。

  憨批兄长,还得他来擦屁股。

  斛律恒伽写了一封奏折上奏高演,在高演准允并又拨给他五万兵马后,斛律恒伽这才松了口气,和斛律须达一起带兵连夜离开邺城。

  这边,姜虞被套上头套稀里糊涂一阵颠簸,等到头套被摘下来之后,他赫然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卧槽狗蛋?你怎么又跑齐国来了?”姜虞看着来人,下意识抽搐嘴角。

  “二愣子,你瞧清楚,此处乃是我大周皇宫。”宇文邕伸手给了他一个糖炒板栗,淡淡开口。

  姜虞龇牙咧嘴地四下环顾,发现这里的装潢和齐国有些区别,顿时反应过来了一件事。

  那群山贼是宇文邕派人假扮的,就为了在周军进攻的时候支走大佬,然后趁此机会直接将他绑走。

  诶……这……这么巧合?

  “那不是巧合,战争是我刻意引起的。如果不引开高长恭,我便不能将你绑来周国。”猜到某人的狐疑,宇文邕瞥了一眼某人满脸的震惊,忽而一脸严肃又诚挚地开口,“姜定修,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你就这需要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姜虞艰难地晃了晃自己被五花大棒的手脚。

  “……我的锅我的锅。”

  宇文邕掏出一把长剑,在某人惊悚的眼神下,麻溜地一剑劈了下去。

  “差一点,我就要进宫了。你够狠啊狗蛋。”捂着自己逐渐变得温热的裤裆,姜虞咬牙切齿地盯着宇文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