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昭昭心自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 是个好人

昭昭心自知 非也l 2421 2021.09.21 01:43

  “我是不是点的太多了?不然这顿我请先生吃吧?”

  “不用,这点钱我还是出的起的。”

  沈宴怕是他自尊心作祟:“那我改日再请先生吃,一定让你吃回本。”

  宿白:“我看起来很缺钱吗?”

  “怎么会?”沈宴一愣,她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

  “那王妃为何这么急着让我吃回来?”

  “你别误会,我只是不喜欢占人便宜。”

  “既然这样,我与王妃交个朋友如何,朋友之间有来有往,没必要分这么清楚,我有需要自会找王妃帮忙。”

  “好啊。”沈宴干脆地答应了,“那你也别叫我王妃了,叫我名字就好了。”每次听到别人叫她王妃,她心里总有种怪异感,很不习惯。

  “会不会不合规矩?”

  “这有什么的,大不了在大场合再注意一下,喊个名字而已,名字起出来不就是让人喊的吗?”

  “王妃说的有理,那王妃也直接喊我名字即可。”

  “对了宿白,你刚才讲的话本……讲的古籍还在吗?”

  宿白一僵,而后抱歉地笑了笑:“时隔很久了,我也要回去找找看,等找到了就给你送过来。”

  “没事没事,你稍微看看在不在就行了,我也不是很想看。”毕竟刚没认识多久,人家就帮了自己好几个忙,沈宴也不好意思让他大费周章帮自己找一本不知道还在不在的书。

  只不过……“都过去这么久了,那书的内容你还记得这么清楚,简直过目不忘啊。”

  “……王妃过誉了,只是恰好对那本书印象比较深刻而已。”

  “对了,你平时都在哪里工作的,宋明庭没给你布置任务吗?”

  “自然,只不过我早就把我该做的部分完成了,今日天气好,正好出来逛逛。”

  沈宴感慨一声:“你真自律啊,要是我的话,估计会在最后一天晚上疯狂赶进度。”

  “偶尔勤快罢了,也不像你说的那么厉害。”宿白道。

  “那也很厉害。”沈宴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反正在她看来,宿白比宋明庭好多了。

  宿白笑了笑:“王妃一会儿还要去哪里吗?”

  “我也不知道,到处逛呗,看哪家顺眼就去哪家,我好不容易才出来这一回呢。”

  “王妃平时不能轻易出门吗?”宿白皱了皱眉。

  “这倒不是,只是之前大病初愈,我家阿锦非要我在家多修养修养,我都快长蘑菇了,她才肯放我出来呢……”沈宴垮着张脸,“阿锦就是守在门外那个小丫鬟,你是不知道,她看上去小小一只,其实老会唠叨了,真不知道我是找了个丫鬟还是找了个管家婆……”

  宿白就一直听她絮絮叨叨地念着,没有丝毫不耐烦,是不是还应上两句,简直是个完美的听众。

  沈宴原本只是稍微说一下,没想到一吐槽起来就不可收拾,把穿越过来的这些天遇到的所有槽点都说了一遍。

  说到后来嗓子有点干,宿白适时地递过一杯温热的水,沈宴道了声谢接过来喝着。

  “我是不是话有点多?”

  “不会,你说的很有趣。”宿白笑眯眯地看着她,那目光让沈宴都要真觉得自己说的那些琐事有趣了,她握着茶杯再次在心中感慨:宿白可真是个好人啊。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和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人说这么多话,可能真像宿白说的那样,他们俩有缘。

  “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改日再聊。”沈宴起身笑着说。

  宿白也跟着起身:“我也要离开了,我送送你。”

  两个从酒楼出来又走了一段路,才相互道别。

  “拜拜,如果有时间的话记得帮我看一下那本古籍!”

  沈宴在远处朝宿白招手道。

  宿白远远地笑着点头,沈宴这才放心离开。

  王妃什么时候和宿先生关系这么好了?

  阿锦一头雾水地看着二人,总觉得她错过了很多呢。

  “阿锦,我想吃江记的烤鸭,你能帮我去买一下吗,我就在这儿等你。”

  阿锦点点头:“王妃去前面那家店坐着等奴婢吧,奴婢会尽快回来的。”

  只不过去了之后,阿锦望着长龙般的队伍,沉默了。

  沈宴却并未在原处等她,她轻轻起身,朝街道旁走去。

  虽说京城繁荣,但无论什么地方都少不了乞丐这种职业。

  沈宴没走多久,就被一个少年叫住了:“贵人,求您发发善心,赏小的些吃的吧……小的已经三天没吃饭了……”拦住她的少年衣衫褴褛,眼睛下面一片灰青,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好不可怜。

  沈宴蹲下身来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你的亲人呢?”

  他目光一下子暗沉下来:“小的明唤陈尧,今年十八,父母……早在小的五岁那年感染瘟疫去世了,小的的腿是被人打断的,只因为拿了他们家扔掉的包子。”陈尧眼眶红了红,“这位姑娘,小的见您面善才敢恳求您的,求您给小的一些吃食吧,半个馒头也好啊。”

  他说得恳切,还要朝沈宴磕头,沈宴身形一晃躲开了,叹了口气:“你还有别的亲人吗,或者是交好的朋友。”

  “我没有亲人了,只有几位爷爷,也是乞讨拉扯我长大的,近来身子越发不好了……”

  沈宴看向他,“既然如此,你随我来吧,带你多买点吃的,你也好带回去分给他们。”

  “谢谢恩人!谢谢恩人!”陈尧感激地说。

  陈尧于是跟在沈宴身后走着,等在小巷子里走了一会儿之后,他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恩人?您说的地方在哪里?”

  “就是这里了。”沈宴突然停了下来,笑着看向他。

  陈尧心里有些发毛,周围哪里有什么小贩,分明只有他们二人!

  见沈宴笑的开心,他忍不住打量了自己几眼,不是他说,就他这样,这姑娘就算是抢劫也劫不到什么吧?

  劫财?估计没有哪个傻子会向一个乞丐劫财吧?

  劫色?他看了沈宴一眼,心中嘀咕,还不知道谁吃亏呢。

  “陈尧,你们这一带有没有老大,我想请你们帮忙做点事。”陈尧见眼前这个长得好看的小姑娘笑嘻嘻地说。

  “恩人说笑了,”他一边低头回答一边用余光瞄向四周,“我们这儿的乞丐哪有拉帮结派的,都是像我这样身有残缺的人或者是老弱病残。”

  “身体残缺?”沈宴笑了,“陈尧,你这化妆的功夫还没到家,骗不了我。”

  陈尧眼神一凌,忽然扔下拐杖向身后奔去,沈宴却像是早就知道了一样,单手一抓便抓住了陈尧的胳膊,陈尧想挣脱,沈宴的手却牢牢地拽着他,令他无法脱身。

  她有武功!

  陈尧心中警铃大作,他单手翻转,左脚向旁一小跨,右脚发力便斜踢过来,隐隐有破空之势。沈宴于是松开了他的手,也不慌不忙地迎了上去。

  陈尧见一击不成,化掌为拳,不留间隙地攻了上来,沈宴也不退缩,照理说女子的力气比男子小,但陈尧与她交手了十几招也没讨到半点好处。

  他心中一慌,露了破绽,沈宴趁势而上,手肘顶在了他小腹处,他吃痛地后退两步,看着沈宴一步步走开,“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嚎道:“恩人!我错了!”

  沈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