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2章 人生百善孝为先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22 2019.10.10 18:18

  这些年来,包锁一直惦记着斯琴,只是不敢轻易去看望。这天,他去商店买了一件牛奶和两盒糕点,走背街出的嘎查。

  千小心万小心,还是让从村外回来的宝力德看到了。包锁想往树林里躲,却来不及了。

  宝力德喊:包锁,往哪儿猫?我早看到你了!

  包锁转身笑着说:我不是躲,是想进树林子方便一下。

  宝力德走到近前,打量着包锁拿的东西心里就明白了,说:那你去方便吧,这东西我给你看着,保证丢不了。

  包锁嘻嘻一笑,说:不用了。

  宝力德:是不是让我给吓没尿儿啦?要不就是吓尿裤子啦?你这人啊,不中用喽。

  包锁有微微一红,说:老金啊,你不埋汰我是不是饿啊?不对,你就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

  宝力德也笑了,说:这是想去看看斯琴我那亲家母?

  包锁点点头,又无奈地说:也不知道能不能看上呢。如果你姑爷在家,我还是不敢进门。

  宝力德:真闹不明白你们中间是怎么回事儿。得了,你快走吧,看那猴儿急的样儿。对了,我建议啊,实在不行,你到桂丽丝后找个别的人,帮你把东西送过去也行。

  包锁感激地笑了笑,说:谢谢提醒。

  “你懂几个问题!”宝力德走出几步,又回头说,“你别太惦记,斯琴身体挺好的,能吃能喝、能走能料的。”

  包锁:都是你家山丹照顾得细心。山丹这孩子,好人啊,百善孝为先,她做得让人竖大拇指啊。

  包锁从八雁嘎查出发,一路走到桂丽丝嘎查,他听从了宝力德的建议,直接去了胡算计家。托他把东西给斯琴送了过去,这种壮脸的事儿胡算计当然愿意去做。

  …………

  山丹对斯琴的照顾又精心又有耐心,不管家里多么困难,都会调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

  斯琴满面红光,气色特别好,虽然走不了太远的路,但下地活动不成问题,说话可比以前利索多了,不知道的人根本不相信他得过脑出血。就连去医院做检查时,张梦龙医生都说她能恢复这么好简直就是奇迹。

  山丹乐呵呵地伺候斯琴吃饭,做的是素馅儿的小水饺,带着汤儿盛的。

  “妈,这饺子味道怎么样?”山丹问。

  斯琴高兴地说:不错,真鲜亮儿,汤汤水水的,好吃。这韭菜是咱家园子里的吗?

  山丹笑着答:不是,是九月家的,我去要的,咱家园子的韭菜有些老了。我没敢放肉,放的鸡蛋,怕放肉你吃多了不爱消化。

  斯琴眼睛湿润了,说:山丹啊,你对妈真好。我这死老婆子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啊,娶了你这样一个好儿媳妇。

  山丹又是嘻嘻一笑:看你这老太太,又说这些,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这都是我们当晚辈儿该做的,你就踏踏实实地享受吧。

  斯琴:摊上你这个好儿媳妇,我就是死了,也闭眼了,也会放心地去见喜鹊她爷了。

  山丹笑了,说:妈,别总死死的挂嘴边儿,多不吉利。咱们好好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儿呢。草原上出现彩虹,得等到雨过天晴。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斯琴:我还是自己吃吧,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山丹:你这老太太,很怕我闲着,咋那么狠心呢?

  “你这孩子,又和我瞎闹。”斯琴说完就笑了。

  山丹也憋不住笑了,说:我陪你一会儿,唠唠嗑儿,你能多吃一点儿。这里有汤儿,别洒身上。

  山丹要给斯琴擦嘴,斯琴自己接过毛巾,然后摆了摆手:饱了,不吃了。剩下的给喜鹊留着,她最爱吃韭菜馅的饺子。估摸着一会儿她就该回来了。

  “妈,你再吃点儿。外屋还有馅儿和面儿,一会儿给她现包,保准够你大孙女儿吃的。再说,一到周六周日她就到外头疯起来,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山丹耐心地劝着斯琴。

  斯琴:不吃了,真吃饱了。

  “不行,你就是舍不得吃。听我的,再吃三个,就三个,剩下的给你孙女儿留着。”山丹开始哄斯琴,其实碗里就剩下四个小饺子,斯琴没注意。

  斯琴拗不过山丹,吃了三个,最后那个说什么也不吃了。没想到眼疾手快的山丹拿过匙子舀上来一个递到她嘴边。也不说话,瞅着斯琴笑个不停,并把空碗拿给她看。

  斯琴只好把这个饺子也吃了,假装生气地说:你这孩子,说话不算数!

  山丹笑着说:你看,这是最后一个。我不这么着,还得剩下。

  斯琴:别人家伺候老人,怕是又拉又尿的,尽量少给吃少给喝。你可倒好,真不怕把我撑着啊。

  “一会儿下地活动活动,好消化消化食儿。放心吧,我才不敢撑着你呢,要不,就算德臣不说什么,你大孙女儿都得和我拼命。”山丹嘿嘿笑着,又给斯琴递过来条雪白的毛巾。

  斯琴自己擦了嘴。看着毛巾,感慨地说:你啊,一天从早到晚也不知道累。就说这毛巾吧,自打买回来就没有变色的时候。这要是我自己啊,早变成黑毛巾喽。

  “穿的用的就得干干净净的,那才舒服,也有个生活的样子。”山丹说着,把碗收拾进了外屋厨房。

  斯琴:喜鹊是不是又和胡静秋出去了?

  山丹在外屋答:我不知道。估计差不多。

  斯琴:喜鹊要多和人家静秋学学,稳稳当当、文文静静的,那就好喽——

  …………

  即将参加高考的敖德义因为填表要用户口本,这个双休日才难得放了假。

  桂丽丝嘎查村口儿,德义下了客运班车,深情地四处张望,似乎有了一种久违的感受。

  深深呼吸了几口空气,德义背好书包,快步向家里走去。路上不时有村民和他打招呼。

  银镫老远就问:大学生回来啦?

  德义不好意思地答:银镫哥,我还不是大学生呢,还没高考呢。

  银镫:在我眼里你就是。好好考,争取上清华、北大。

  德义脸红了,说:银镫哥,那是咱想都不敢想的。

  银镫笑了,说:想还是要想的,考上考不上另说。千万别因河深不敢渡,别因山高不敢翻!

  德义:我知道了。

  这时百岁恰好经过,问:德义老弟,今天怎么放假啦?

  德义:百岁哥,马上要高考了,填表需要用户口本,我回家来取。

  德义满面春风往家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