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心手相牵走向草原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55 2019.08.31 16:16

  “山丹这孩子,就是太犟。”宝力德的语气不那么生硬了,似乎在给自己搭个台阶。

  铁山:也别光说山丹,你也那味儿。还是那句话,这桩婚事你是别不黄的,就算硬给别黄了,后果你两口子想没想过?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了,我们不能老是包办啊?

  宝力德叹了一口气,吉雅没有说什么,但看脸色是被说动了。

  巴音赶紧接话儿道:就是嘛。这样,今天德臣没有给敬上哈达酒、行跪拜礼,明天出发前一定好好补上。

  宝力德低下了头,没有反对。

  “这就是命吧。山丹她自己奔的命,爱咋咋地吧。反正我们当爹妈的也算尽力了。”吉雅站起身也走了。

  哈尔巴拉开始穿鞋要下地,说:行啦!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事儿就听巴音的吧,他讲的在理儿。德臣这孩子咱们也算知根知底儿,就是家里困难点儿,那长两只手干啥的?老祖宗告诉我们“你要吃肉就得放牧,你要吃饼就得耕作”。我看啊,宝力德,你们两口子还是按原定的进行吧,喜事还得办好!不能让来的客人瞅笑话啊。

  …………

  第二天清晨,八斤宝家院子里早已银镫备好了马,牵着站在院门旁等待命令。

  巴音从院外匆匆走来,说:银镫,你可以走了,老金家的仪式也快开始了。

  银镫:好嘞!

  银镫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骏马一声嘶鸣,四蹄飞扬,箭一般奔了出去。

  巴音向屋里喊:赶紧给德臣穿好衣服,做好准备!

  银镫骑着马在草原上飞驰,高高兴兴地回桂丽丝嘎查送信儿。这个时候,作为德臣同村的好哥们儿,他悬着的一颗心才算落了地。

  敖家院子,很多人翘首以待。

  银镫骑马冲进来,近前的人赶紧躲开。银镫没有下马就高声喊:那边开始举行仪式啦!

  斯琴仰望苍天,双手合实连声说: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金镫一挥手,兴奋地大喊:好,咱们迎亲的马上出发,赶到百灵敖包与他们会合。

  又一支队伍高高兴兴地出了院子,斯琴激动得直擦眼泪。

  孙香:大娘,马上就见到儿媳妇啦,咋还哭上啦?

  玉兰:那是激动的。等我家百岁娶儿媳妇,我也得这样。

  斯琴笑了。这一次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前来帮忙的胡算计也大声喊:我说,那咱们在家的也忙起来吧。

  “好!”孟和带头,大家高声答应着表达兴奋的心情,开始准备起来。

  …………

  金家院里人头攒动,马头琴声不停、长调歌声不断。

  巴音带着接亲的队伍进了院儿,小院里更加热闹起来。

  敖德臣先是按照孔雀屏草原蒙古族的传统习俗,给金山丹的父母敬了哈达酒、行了跪拜大礼,又和山丹一起给长辈们敬了酒。然后,双双骑马走出院子、走出村庄,走向草原,走向新的生活。

  宝力德、吉雅和亲朋好友一起站在村口儿张望,目送女儿出嫁,心里很不是滋味。

  山丹不时回头向父母挥手,陪着她的几位姐妹唱起了荡气回肠的民歌《别离家乡》。

  鸿雁展翅向南方

  芳草低头躲秋凉

  含泪告别阿爸阿妈

  孩儿出嫁到远方

  ……

  往日放牧在西山岗

  东南草场花最香

  家中的奶茶常醉人

  阿爸阿妈情意长

  ……

  骏马送我去远方

  阿爸阿妈保安康

  来世托生男儿身

  终生陪伴在父老身旁

  ……

  两匹马并排行走在美丽而又深情的孔雀屏草原,德臣和山丹深情相望,情不自禁地拉起了手。

  深深爱恋的两个人,经历各种波折,终于走到了一起。未来,还有很长的路需要两人携手而行,也少不了会有沟沟坎坎,但两人信心满满。因为,彼此相爱的人在一起,就会有无尽的力量!

  …………

  接亲的队伍、八雁嘎查送亲的队伍和桂丽丝嘎查又一拨前来迎亲的队伍,在百灵敖包相遇。

  山丹的娘家姐妹、德臣的邻里兄弟,互相对歌。大家围着敖包,对唱经典歌曲《敖包相会》: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呦

  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

  我等待着美丽的姑娘呀

  你为什么还不到来呦嗬

  如果没有天上的雨水呀

  海棠花儿不会自己开

  只要哥哥你耐心地等待呦

  你心上的人儿就会跑过来呦嗬

  ……

  德臣和山丹仍然骑在马上,目光越过近前热闹的场景望向远方,山坡下,是开满火红萨日朗花的广阔草原……

  …………

  新婚的生活是甜蜜的,可在山丹的心里正纠结着一件事儿。

  原来,为了让德臣体面的结婚,斯琴拖着有病的虚弱身子,带着德君、德义借住在村里德臣的三叔敖嘎尔迪、也就是德臣的堂弟百岁家的仓房,把自家的房子全都让给了德臣和山丹,并且把最大的西屋让给他们做了新房。斯琴一是不想委屈儿媳山丹,虽然没有给聘礼,这房子算是敖家的全部家底儿了;二是也省得亲家金宝力德两口子挑三拣四。

  斯琴带着两个儿子住进了百岁家的仓房。仓房是新盖的,小是小了些,但住上三口人没问题,只是窗户不够明亮。

  自己住大房子,婆婆却寄人篱下,山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德臣的心里也不好受,只是他不能说,或者是不敢说罢了,因为山丹偷偷观察发现,德臣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偶尔会锁着眉头。

  婚后第二天山丹就洗了一堆衣服,根本没有新婚妻子的悠闲。她正在院子里往晾衣绳上搭衣服,抬头看到德臣回来了。

  德臣眉头紧锁,一脸愁容。

  山丹喊了一声:德臣——

  德臣马上露出笑脸,答:啊?有事儿?

  山丹笑着说:帮我扯一下被单儿,要不晾出来该有褶子了。

  德臣和山丹把洗好的被单儿扯平整。山丹偷眼看着德臣,感觉他像是有心事儿。

  山丹乐了:德臣,怎么不高兴啊?

  德臣笑了笑,说:没有。山丹,别洗太多,累坏喽。

  山丹:我也不是纸糊的、面儿捏的,这点儿活儿不算啥。

  德臣笑了。

  山丹:你刚才去哪儿了?

  德臣:我去百岁家看了看妈。

  山丹不再追问,但心里已经有了数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