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7章 偏方差点要了命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55 2019.10.23 08:08

  千里追踪,惩恶斗凶。靠的是骨子里的勇气、心底里对亲人的爱,更靠的是对法治社会的信心。

  终于把德君“抢”了回来,德臣和山丹都松了一口气。其他被蒙在鼓里的人也知道了真相,纷纷表示不干了,高二虎他们再想拦也是拦不住了,只好罢休。

  高二虎恶狠狠地对山丹说:你坏了我的好事,我饶不了你!

  山丹毫无惧色地说:那我等着,光天化日你还敢怎么样?现在是讲法的社会,你们还能反天了不成!

  司机在旁边看到刚才这一切,吓出一身冷汗,自言自语:这女的,真有两下子。

  高二虎和那几个小青年退到一边儿,山丹三人坐上了车。

  山丹大声高喊:师傅,开车回家!

  司机猛踩油门儿,汽车一溜儿烟尘飞驰而去。

  一路上,车里人几乎都没有说话。

  到家后,皆大欢喜。斯琴吩咐做俩好菜,给他们接见、压惊。

  晚饭后回到自己房间,德臣问山丹:当时你怕不怕?

  山丹笑着说:当时腿肚子也转筋。这帮虎家伙,啥事儿干不出来啊?但咱们装也装得硬气点儿。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还怕不要命的呢。我不那么做,大哥回不来可就完了。其实,你当时也挺勇敢啊!

  山丹说完深情地看着德臣。

  德臣故意把话题引开,说:孙香这人啊,太不地道啦。

  山丹笑着说:也许她还真不知道具体情况呢。

  德臣: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你啊,就是处处把人想得太好啦。

  山丹说:其实,我早知道她的缺点,可是,怨不能用气解,火不能用油灭。我也不愿意把别人想得很坏,而且还是邻居住着。这样吧,我以后尽量疏远她。

  从此以后,山丹与孙香的正面接触确实少了,也不主动到孙香家串门儿了。但在后来孙香有困难时,山丹还是全力相助,感动了孙香,也多少改变了孙香,这当然是后话了。

  …………

  2014年的时候,扎那已经四十三岁了。孙香四十一岁,她比山丹还要大两岁。而这一年,山丹和德臣的女儿喜鹊都十九岁了,孙香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儿。她自己能不着急吗?

  有时,孙香真的想放弃了,没孩子就没孩子吧,也许这辈子就是这个命。但扎那这个壮硕的蒙古族汉子却不认这个命,仍然四处淘弄各种民间偏方,吃得孙香已经麻木了,索性就任由他折腾吧。

  一天上午,山丹正在院子里晾晒炒米,挑着里面生出的米虫儿和隐藏的沙子。突然,她好像听到了东院孙香“哎呀、妈呀”地喊,再细一听又没动静了。山丹只好继续挑米。

  “虎子”冲着孙香家叫。

  这时,又听到孙香痛苦的喊叫,声音凄厉。

  山丹站起身向东院望去,感觉不太对劲儿,因为孙香的叫声越来越大了。山丹顾不得许多,顺墙头儿翻跳过去,趴窗户往屋里一看,孙香躺在床上正抱着肚子翻身打滚地痛苦挣扎。

  山丹一看事儿不好,赶紧去拉外屋门,结果里面竟然是插上的。

  山丹又跑到窗户前,喊:香姐,你怎么了?给我开开门啊!

  “虎子”也跟着狂叫起来。

  孙香看了山丹一眼,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满头大汗。

  山丹喊:香姐,别着急,我这就进屋!

  情况紧急,山丹一把扯下窗户上的纱窗,顺着窗户钻进了屋,抱起孙香焦急地问:怎么啦?你这是怎么啦?

  孙香面色苍白,浑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她勉强指着桌子上的一个碗,还是说不出话来。山丹看到碗里有汤药的底子,明白了。孙香为了治疗不孕不育,吃了很多偏方,可能是这一次吃出了问题。

  救人要紧!山丹来不及多想,背起孙香就往外跑,刚出门又转身回来拿起桌上的碗。

  出了院门来到大街上,山丹就大声啦喊:来人啊!快来人啊!出事儿啦——

  “虎子”也学着主人大声狂叫,招呼人过来。

  有邻居出来,看到山丹背着孙香跑,忙问:山丹,怎么啦?

  山丹:快去找车,孙香可能中毒啦!

  恰巧百岁和九月开三轮车过来,立即停下,帮着山丹把孙香抬到车上,山丹已是全身湿透了,喘着粗气,说:卫生院——

  “虎子”还要跟着,山丹喊它:“虎子”,回家去!

  “虎子”听话地停了下来。

  百岁把三轮车开得飞快,直奔苏木卫生院。

  见到医生,山丹直接说道:布河大夫,她肚子疼得厉害。可能是吃的什么偏方不对劲儿了,那个药碗就是。

  山丹大致说明了情况,布河医生和郝秋月医生立即对孙香进行检查,并马上进行催吐,接着是一系列的急救措施……

  百岁气愤地说:这也敢吃、那也敢吃,她这样就是作的!

  九月训丈夫道:你别瞎说,这事儿也不赖她。还不是她家扎那说的算?

  “行啦,咱们不要议论人家的事儿。”山丹紧张地盯着处置室的房门,担心地说,“唉,可别出啥大事儿啊。”

  布河出来了,山丹、九月和百岁都围了上去。

  山丹问:布河大夫,她怎么样?

  布河一脸的怒气,说:这也太危险了,什么药都敢吃?不想要命啦?

  山丹:她不要紧吧?

  布河:目前应该没事儿了,亏着来得还算及时。而且还把药碗也能带来,让我们能迅速地做出科学判断,没有耽误抢救时间。你们是她家属?

  山丹笑着答:不是,是邻居。她丈夫外出打工了,没在家。

  郝秋月也走了出来,对山丹几人说:最好让她丈夫回来。

  百岁惊讶地问:郝大夫,这人还有危险?

  郝秋月笑了,说:别多想,因为她的身体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不能干活儿。她丈夫得伺候她。

  山丹放下心来,说:行,人没大事儿就好啊,都要吓得我啦。我马上就给她家扎那大哥打电话。

  郝秋月问山丹:这人怎么什么药都敢吃啊?哪个医生给开的啊?

  山丹: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啊,这些年他们都这样。

  郝秋月叹了口气,说:有病不能乱投医,不能让无知害了命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