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9章 主人厚道狗忠诚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333 2019.10.09 08:08

  焦急的等待中,下晚自习的铃声终于响了。德义头一次觉得这个铃声怎么会如此悦耳动听。以前,他是不喜欢这个铃声的,觉得很刺耳,因为他不想下晚自习,想要在教室里多学一会儿。

  铃声一响,三人冲出教室,德义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

  桩子:别提了,就他爸那熊样——

  有人贬低自己的父亲,满达是不同意的,赶紧喊:桩子!

  “行,我不说他熊样。”桩子瞪满达一眼,接着对德义说,“他爸还挺给面子,先是夸我是巴音支书的孩子,聪明——”

  “谁都知道你爸从嘎查达当上了村支书,你就别显摆了。说正题儿!”德义人些急躁了。

  桩子:满达他爸算了算,一会儿说在正东,一会儿说正北,一会儿——

  满达:那也不能赖我爸,桩子给人家“死蠢犟”编的生日时辰,那能准吗?

  德义:那也不能一会儿东、一会儿北的啊?

  满达:我爸又问“大傻子”被拿走的时辰,我们也不知道啊。桩子就说可能是上午,也可能是下午,反正不是半夜。这不废话嘛,谁会半夜拿狗去?

  桩子:我们就是半夜去拿狗?咋地?

  德义叹了口气,说:算了吧。

  德义转身往教室走,桩子和满达就喊:德义,我们再想别的办法,一定能打听出来的——

  德义没有停下。

  …………

  思念的力量真的很奇妙,似乎真的会在冥冥之中把心与心相连。

  过去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天“傻子”竟然跑了回来。它浑身上下都是泥,也瘦了不少。

  最先发现“傻子”回来的喜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抱着它大喊大叫、亲了又亲。

  “傻子”的回来,让一家人又高兴又心疼。德义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回了家,和喜鹊带着“傻子”到临溪峰下的河边儿给它洗了澡,人与狗边洗边闹,别提多开心了。

  桂丽丝嘎查这边儿高兴着呢,而草原上史纯江牧点儿却有些着急。

  史纯江拿着铁链子,看着被挣开的豁口儿,说:这家伙,真有劲儿啊。

  羊倌儿望着四周,说:能跑哪儿去呢?

  史纯江笑了,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羊倌儿:你是说它跑回家去了?

  史纯江点头。

  羊倌儿:那我们用报案吗?

  史纯江瞪他一眼,说:也不是人家偷去的,报什么案?

  羊倌儿不好意思地笑了,说:我怕他们不给咱们。

  史纯江肯定地说:应该不会,我了解他们的为人。

  羊倌儿:都说打狗看主人,其实从狗的身上也能看到它主人的人品啊。忠诚护主的狗,主人家的人性也差不了啊。

  “唉,我为了自己,夺人所爱,和趁火打劫没什么区别啊。这是我做的最不地道的事儿了,传出去都丢人啊……”史纯江说完,尴尬地笑了笑。

  “傻子”洗了澡,干干净净,一抖搂浑身的长毛,更是威风凛凛。

  德义、喜鹊带“傻子”回到家,山丹早给准备好了丰富的餐食。它吃得特别香,就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一样。

  喜鹊问德义:老叔,这回“大傻子”跑回来了,咱们怎么办?

  德义抬头看着喜鹊,反问:你说呢?

  喜鹊:要不——咱们给“大傻子”藏起来吧。把它送我大舅家怎么样?那个姓史的肯定找不着。

  德义想了一下,眉头舒展开了,说:我看行。一会儿就去!是他先不仁的,咱们这么做也算情有可原。

  山丹发话了,反问两人:你俩说什么呢?好好想想,这样做合适吗?

  德义不说话了。

  喜鹊来了倔脾气,说道:反正我不管,这回我不能再把“大傻子”还给他们了。是它自己跑回来了,也不是我们去他该死的老史家偷的。

  山丹责备道:喜鹊,别胡说。你觉得自己说的挺有道理,是吧?

  喜鹊:就是!

  山丹不想和喜鹊再争吵,瞅了瞅德臣,转身进了屋。

  德臣领会了山丹的意思,对两人亲切地说:德义、喜鹊,这样做不厚道吧?

  德义不服,说:他那“死蠢犟”硬讹去了咱们家的“大傻子”,他就厚道啦?

  “不能说是讹,咱们欠着人家的钱呢,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钱还不得拿东西顶啊?怎么就和你讲不通呢?”德臣有些生气了。

  德义又不说话了,喜鹊搂着“傻子”不撒手,生怕一松手它就跑掉了,或者是被人夺去了。

  山丹在屋里也呆不住,又出来了,说:现在啊,这“大傻子”已经不是咱们家的了。你们想想,别人家的东西跑到咱们家,咱们就能给藏起来?这对吗?

  喜鹊:这回不一样。

  山丹:哪儿不一样?我看就是一模一样!你们说,别人家的鸡跑到咱家院里来了,我就能给藏起来不还?这和偷有啥区别?

  斯琴也趴在窗台向外看,说:德义啊,喜鹊小,一时想不明白行,你都初中生了,这点儿道理都不懂?万一传出去,看你在学校同学和老师面前能不能抬起头!黑老鸹洗不成白鹅,捡东西占不了己有!你可别让咱们老敖家人出去,就让别人戳脊梁骨啊!

  德义和喜鹊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说话。两人思想上都有些松动,而且都希望对方能够坚持,希望对方能够死抗到底,争取最后的胜利。防线就是这样在内部瓦解的。

  德君也了解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也比划着和两人说:我们都舍不得“傻子”,我也讨厌史纯江,但我们不能把它留下来,这样做人不行的,会被人笑话的。

  接下来,在斯琴和山丹、德臣的极力劝说下,德义和喜鹊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同意把“傻子”给送回去。条件是他俩得跟着,为的是能记着路,以后有空儿好去看看它。

  德臣赶着车,山丹、德义、喜鹊坐在车里,“傻子”跟在车忽左忽右地跑着。

  走到半路了,正好碰到史纯江和羊倌儿骑马过来,他俩准备去德臣家找狗。

  史纯江远远就看到了德臣一家和车旁的“傻子”,就喊:德臣——

  德臣喊:纯江叔——“傻子”跑回去了,我给你送回来啦。

  史纯江很高兴,双腿一夹,马快跑几步来到车前,他笑着说:德臣、山丹,谢谢你们啊。前天“傻子”不知怎么就跑了,我一想它肯定回去看你们了,就没着急去找。今天也不是特意去找,也想到你家看看,自从把这条狗拿过来,我心里也不太得劲儿。没想到还麻烦你们跑一趟。

  山丹:没那么多说道儿。叔,我们跟着送到牧点儿吧,好让德义也记记路,以后有空儿他可以来看看“傻子”。

  史纯江:好啊,欢迎啊。那就跟着我走吧。

  史纯江和羊倌儿骑马走在前面,德臣赶车跟在后边。

  喜鹊喊:“大傻子”,跳到车上来,你也坐车走吧。

  “傻子”看着山丹,山丹点头说:上来吧。

  “傻子”这才一跃跳到车里,老老实实地趴在了德义和喜鹊中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