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1章 漂泊的难处有谁知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33 2019.10.20 08:08

  【七年后·2014年】

  春天里的鸿雁

  欢唱歌声多么美妙

  结成伴侣的年轻人

  携手欢聚多么美好

  ……

  夏季里的鸿雁

  河里戏水多么美妙

  绿毯碧波的大草原

  百花开放多么美好

  ……

  秋季里的鸿雁

  比翼双飞多么美妙

  五彩斑斓的山峦上

  骏马奔驰多么美好

  ……

  冬季里的鸿雁

  白头依偎多么美妙

  雪花飞舞的天地间

  温暖毡房多么美好

  ……

  一曲琴声一昼夜

  一首长调一季节

  时光如梭岁月如梦

  幸福的生活花开不谢

  ……

  转眼之间,又是七个年头过去了。孩子们都长大了,生活的变化也大了,社会的进步那就更大了。

  喜鹊已高中毕业,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虎子”长得和“大傻子”一模一样,俨然一只长毛小狮子,简直就是它爸爸的翻版,成了名符其实的“大虎子”。

  如果生活总是顺风顺水、无风无浪,可能就会很乏味了。适当投一块石头激起几圈儿波澜,应该是很有趣味的。

  生活不应该是平淡的白开水,也不可能是。

  高考之后,喜鹊回家消停待了两天,就提出要去城里打工。山丹和德臣那是坚决不同意。

  这天,德臣在帮着山丹择菜,还悄声商量着如何劝说喜鹊打消这个念头。喜鹊从外边儿高高兴兴地回来了,“虎子”跑过去和她亲昵,喜鹊抚摸了一下它的大脑袋。

  喜鹊来到近前说:爸、妈,还是上次和你们说的事儿。我就是想要去城里打工,也能积攒些上大学的学费。

  山丹瞪着眼睛,说:都说过不行了,咋还提?

  喜鹊:妈,我就是想去,也锻炼锻炼自己嘛。

  山丹耐心地说:喜鹊,咱家现在不比以前了,日子好过多了。咱家那二十亩甸子地,租金每年每亩涨到一百二十元了,这样算下来一年就是两千大多。再加上你大伯和你爸打零工,供你上大学问题不太大。你就别去打工啦。

  喜鹊反驳道:我老叔那时候咋行呢?他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在首府还打过工呢,现在又回到咱们城里去打工。为啥我就不行?我差啥啊?

  德臣说: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刚才你妈不是和你说过了嘛,那时候咱家特别穷,你老叔不打工真不行啊。你老叔打工的苦,你知道吗?

  喜鹊没说话,山丹说:就是啊,你都不知道你老叔打工有多难,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喜鹊顶撞妈妈说:那你知道啊?

  山丹没生气,说:我当然知道,你爸更清楚,让他给你讲吧。

  德臣叹了口气,说:也怪我那时候没能耐。不然也不会让你老叔去遭那么大的罪、受那么大的委屈。这些吧,也都是我硬逼着问,你老叔才和我说的。

  德臣开始回忆德义给他讲过的打工经历——

  贫苦的生活锻炼了敖德义自强的品格。大学四年,他都利用假期在“草原味道”打工,基本挣出了四年的生活费。大学刚毕业的那年,他没有回来,选择留在首府闯一闯,他觉得那里会有更广阔的平台。

  事与愿违。德义在首府的打工生涯几乎是四处碰壁的,他想过在大城市找工作会面临困难,可是没想到会如此之难。大多数公司都要求有工作经验,刚毕业的大学生缺的就是工作经验啊。后来,终于有一家保险公司聘用了他。德义淘弄到一辆毕业同学不要的破旧自行车,开始了在首府的奔波和漂泊。

  做保险推销业务和在饭店打工完全不一样,必须要主动出击,还特别不受待见。有时打电话联系客户,好不容易接通了,对方听说是卖保险的马上就挂断,有脾气不好的人还会骂上两句。上门服务时,一介绍说是卖保险的人家立刻把门关上,如果在门口儿多说两句,对方就说要报警了。

  遭遇太多的白眼和冷眼,德义都没有放弃,他坚信付出总会有回报。为了卖出第一份保险,德义在一位个体老板家门口儿等了两天,并把楼道给打扫得干干净净。这位老板深受感动,把全公司的保险业务都给了他。

  德义当初选择留在首府还有一个想法,要找一份体面的、坐办公室的工作,可惜不遂人意,这比打工还要难上加难。德义感觉到保险推销这一行当并不适合自己,加之离家太远,不能常见家人。特别是有一次往家打电话,老妈哭着说想他了,德义这才下定决心离开首府,回来又到“草原味道”上班,为的是只要休息就能回家看看。

  …………

  喜鹊把爸爸德臣讲的这些,只是当成了“故事”去听,并没有真往心里去。

  喜鹊还是坚持和老叔比,说:我老叔他能打工,我就能,别的我不管。

  山丹装着笑呵呵样子说:他是男的,你是女孩,能一样吗?

  喜鹊的嘴也是不饶人,说:有什么不一样?都什么时代了,男女都一样!就你还是重男轻女的老封建!胡静秋假期还到城里打工了呢!

  德臣:胡静秋比你大。

  喜鹊:就大两岁,那能有多大区别?当时,她家那么拦,都没有拦住!

  山丹笑不出来了,说:其实,胡静秋真的是为了打工吗?你小孩子不懂。

  喜鹊:我啥不知道啊?她就是相距我老叔了,就打工去找他,我老叔不理人家,不就这点儿事儿吗?

  山丹:你咋知道的?

  喜鹊撇了撇嘴,说:我知道的比你还早。而且,知道的比你还多——桩子追静秋,追得都要寻死觅活的了,静秋就是不答应。我老叔——哼,还挺能装!

  山丹很惊讶,赶紧说:小孩子,别乱说!

  喜鹊:乱事儿都出来了,还怕人家乱说?

  山丹被噎得无言以对。

  德臣有些生气,说:喜鹊,别提这些了!就说说你自己吧,你这孩子真不知道好歹,我和你妈还不都是为了你好?

  “别总拿‘为了你好、为了你好’说事儿。要真为我好,就让我去。”喜鹊越说越来劲。

  山丹强忍着说:那你这些年上高中,都没好好陪“虎子”玩玩儿,上大学一走就是半学期,你不想它,它还想你呢。

  这时,“虎子”在像是听懂了似的“汪汪”叫了两声,算是提醒小主人吧。

  喜鹊看了一眼“虎子”,说:少见半年没关系,只要你们不把“虎子”像“大傻子”那样送给人家顶账就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